“Oh,shit!何,你到底在做什么?这种重复性的设计不要再拿给我!创意,imagination,你懂吗?”

  一个一头长长的卷曲金毛的男人在长桌上大声叫嚷,用手扯着自己茂密的头发,强烈的表现出“我要崩溃了心情。”

  盛情歌有些奇怪,他那顶着金毛的脑袋怎么没被扯秃呢?

  “Kevin,不要这样打击年轻人嘛!”卢宁看着这个完全情绪化的白种男人,无奈的抿了下唇角。当初这家伙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嚷嚷着“我的中国女神,快嫁给我吧”,搞得见面的咖啡厅里所有人都用目光“扫射”他们,这让卢宁好不尴尬。要不是他实在才华惊人,卢宁说什么也不会招这种痛让人头疼的人进公司。

  “哦,你们都走吧,明天再把成果交给我。好好修改,绝对不允许再出现这样没有风格的东西!”Kevin大手一挥,众设计师们如鸟兽散去,甚至没人去看站在门侧的母女两人。天呐,部长虽然才华横溢,英明神武,但这种身心被碾压的感觉,能早点儿结束,就是一种幸福。美女什么的,就暂且忽略吧,他们还要加班去赶稿呢!

  “哎呀,美丽的董事长,见到您真是非常——”Kevin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他一个健步从椅子里跳出来,飞身来到盛清歌身前。趁卢宁还没反应过来,Kevin飞快的拉起盛清歌的小手,吻了一下,面色真诚的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缘’,美丽的小姐,我们的相遇一定是上帝的旨意。我愿意成为你的骑士,时刻准备奉上一颗炽热的心。虽然是一见钟情,但我的爱诚挚而又深沉。你愿意接受这到海枯石烂永不改的感情吗?”

  盛清歌有些傻了,她不是被刚才的吻手礼吓坏了,而是这种中西合璧式的奇葩表白,简直能把人雷的外焦里嫩。

  对,搞艺术的都有些不正常,没错。

  心中默默的安慰着自己,盛清歌的手被卢宁拉回来。

  卢宁用自己的高跟鞋尖儿狠踢了Kevin一脚。

  “嗷呜——”Kevin用手摸着自己的大腿,夸张的大叫。但他仍保持单膝跪地的姿态,神色坚定的说:“女神,即使你要拒绝,也请亲口告诉我,否则,我会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煎熬的心碎。”

  卢宁害怕女儿没见过这阵仗,不知道怎么应对,在心里把Kevin骂了个狗血淋头。

  嗯,能让卢宁暴怒的男人,这个Kevin也算本事了。

  刚要开口说kevin几句,卢宁就看见盛清歌把手伸出来放在Kevin的头上,特别温柔的揉着他的脑袋。Kevin一脸陶醉的样子,让人不能直视。

  突然,盛清歌说话了。

  “你好像一只大金毛耶~”转过头去,盛清歌问卢宁:“妈,我们要不要买只金毛养嘞?”

  卢宁一怔,旋即笑意婉转,说:“金毛太便宜了,不能进我们家的门。眼前的这只金毛好像没洗澡,来,妈给你张纸巾擦擦手。至于你,一边儿蹲着去!”

  瞪了一眼在秋风中独自萧索的Kevin,卢宁带着盛清歌走到主座。

  十分钟后,盛清歌愉悦地品尝着一颗酒心巧克力,这是Kevin送她的礼物。

  “我说大叔,你是不是每天随身带着小礼物,用巧克力、香水一类的东西讨女孩子欢心啊?”盛清歌舔舔牙齿,确认上面没有东西才开口。

  “你怎么知道?”

  “哎,大叔你这样是不行的。中国女孩那么矜持,你跟个熊一样扑上去,还不把人家吓死!再说,你连我这未成年少女都不放过,真是‘人面兽心’啊!

  盛清歌摇摇头,又剥了一颗巧克力去喂卢宁。

  “小歌,你还挺有经验嘛!”户宁接过巧克力,语调怪怪的揶揄。

  “哎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哈~”盛清歌眨巴眨巴眼,赶紧向母上大人洗白自己。

  “对了,大叔,你送我一份礼物,我也送你个东西,礼尚往来。”

  一卷白纸被盛清歌从长桌一头扔向另一头。她的力度刚刚好,白纸从半途落下,滚至Kevin面前时恰好展开。

  卢宁不知道那上面是什么东西。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次简单的礼物交换成为日后“衣式”走出中国的契机。

  白纸上究竟是什么呢?

  没错,白纸上是一件件服装的设计图纸。前世,盛清歌的兴趣之一就是服装设计。她不是专业的设计师,但作为一个完美的职场女性,盛清歌记得每一次时尚大潮是以何种形式涌流而来。好歹她也去巴黎米兰看过几次时装周,把记忆里的东西搬出来,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Kevin陷入长久的沉默。

  盛清歌也不管周遭的气氛如何诡异,继续低下头,像小松鼠一样啃巧克力。

  真是太赞了!修炼什么的,吃啥都不胖的福利最暖心了。

  “这是什么?”

  Kevin面色罕见的严肃,眼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你把这个给我,你能明白它的意义吗?在时尚界,只要存在过抄袭,设计师和公司都会掉入无底的深渊。我很难相信,它们都是出自你手。”

  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盛清歌只能先点点头。

  “嗝儿——可它们就是出自我手啊~”

  两手一摊,盛清歌心里不高兴。一个嗝儿,把形象都毁了。

  “哈哈哈哈哈哈!Godisagirl,andyouarethegirl.(上帝是个女孩,你就是那个女孩).今年秋冬款就定这个吧!”

  Kevin喜不自胜,抱起那几张白纸亲了又亲,用一种爱抚的目光描摹着纸上的每一个线条,仿佛那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卢宁在一旁坐的有些烦躁,她起身走到Kevin那边,盛清歌也跟过去。

  摊开的白纸上,风衣、套裙、衬衫……以卢宁老辣的眼光,自然不能发现,件件都是精品。可最让她震撼的还是那条修身收角的西裤。

  盛清歌在这件草稿旁边加了一行小字:此款可广而推之,面料不限。

  Kevin和卢宁对视一眼,瞬间明白对方的想法。在这个微喇盛行的年,这种能完美的展现女性腿部修长的线条的裤型,必将引起轰动。

  甚至,它将开创一个新时代。

  顿了一会儿,卢宁悠悠叹道:“一代新人胜旧人呐!Kevin,你老了。”

  Kevin脸上一僵。

  盛清歌在心里为老妈竖个拇指。

  “我说小公主,你是怎么想到的啊?”Kevin笑得一脸谄媚,眼里的绿光让盛清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酷t2匠/、网永G久A免%:费看小R说

  “呃,你要知道,关于人类的脑域开发,自古以来众说纷纭。一个人究其一生,也不可能开发超过40%。同时,对不同的人来说,利用哪部分脑域是有选择的。你明白了吗?”

  盛清歌严肃而认真的回答了Kevin的问题。

  Kevin摇摇头。

  “算了,艺术这种神圣的、上天赐予的东西,不是言语能表达清楚的。”

  “那你的灵感来自哪里呢?”

  盛清歌看着这个像好奇宝宝一样的男人,复原了《名侦探柯南》中的一个经典场景:她食指放于唇间,轻轻吐出几个单词:“Secretmakesawomanwoman.(秘密让女人更加女人)”

  Kevin一瞬间被她散发出的魅力煞到,眼中流露出几分迷茫。等他回过神来,那对母女早已相挽着胳膊,只留下一双美丽的背影。

  “妈妈,我们中午吃工作餐吗?”

  “你想吃就吃。”

  “好啊!”

  ……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Kevin低下头去研究自己手上的设计图。这时,他突然发现白纸右下角有一行漂亮的圆体。

  Legend.“传奇?果然是。”不过,这一串名单是怎么回事?

  邓宇恒,Lee,久川雄志,White,Bella,金美善……国籍有些丰富啊。

  “关注一下,最好能挖过来。钱不是问题,我会和董事长谈。”

  Kevin缓缓出了口气,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把那几张价值千金的白纸装进去。这个东西还是带回家吧锁保险柜里,,放在办公室实在不安全。

  “你的心很大啊……不知道董事长会怎么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终于走到女主的事业线了,气运的力量开始了显现,那么争夺也要开始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