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将晓,盛清歌从浅草色碎花薄被里钻出来,蹭蹭枕头,打个滚,这才顺眼惺忪的抓起衣服往身上套。

  最近的学校生活有些无聊,盛清歌都没交到几个朋友。果然,转学的美女学霸,是很容易被孤立的。

  “哎哎,姑奶奶,衣服穿反啦!”

  小白软糯的声音在盛清歌脑海中响起。

  “知道,知道。昨天刷作业到一点半,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儿。”

  盛清歌翻了个白眼,双腿全莲花盘坐,也不管那垂在胸前的帽子。

  面前,紫色薄纱窗帘自动向两边打开,微凉的风穿过纱窗在卧室内自由游荡。盛清歌闭目凝神,心中流淌起《无上凤经》古奥的颂文:“行般若,波罗密,照见五蕴,无量功德;帝子降,道门生,浑全之朴,众妙之宗;目渺渺兮凤不来,水澹澹兮龙不至……”

  第一缕霞光在盛清歌身上铺洒,耀眼的金黄让她的睫毛,鼻翼,颧骨下颌都变得精致立体,恍若神妃仙子。

  在小白的威逼+利诱下,盛清歌答应他在每天早晨日出时分修炼,吸取太阳第一缕光芒中的日精之气。但起床这件事,对每一个夜猫子来说,都是最艰巨的任务。即使盛清歌心志坚定,也还是第一次,没有在被叫醒后冲进空间打小白的屁股。

  天地灵气以盛清歌为中心汇聚而来,室内一派安静祥和。

  生活不是一部舞台剧,帷幕一旦拉开,合不合的上就不是你我说的算了。

  ……

  “好了吗?再不走你爸就要迟到了。”

  “来啦来啦!”

  盛清歌穿着一件Channel的白色连衣裙,脚蹬Gucci的白色吊带凉鞋,一阵风似的“嗒嗒嗒”从楼上跑下来。

  “慢点儿慢点儿,你就不怕把脚崴了!”

  卢宁拉着盛清歌的一只手把她塞进奔驰,自己在另一侧坐下。

  今天是计划好去参观卢宁公司的日子,这种场合还是穿的正式些。略偏成熟的打扮模糊了盛清歌的年龄,此刻她就像一只芍药,毫无顾忌的绽放在最美的年华。

  卢宁的服装公司在CBD去恒宇大厦的35、36层,规模不小。这个名叫衣式的品牌,在后世也发展的不错,是国内女装市场数一数二的存在。前世盛清歌对这家公司没什么了解,她的任务中心是伦敦金融城和纽约华尔街,看银行家们如何呼风唤雨,搅动一盘金权大棋。

  “哧——”汽车停下。

  “老爸再见。”

  透过车窗,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笑容恬淡静美,正在轻轻挥手与冯启智告别。他看着这一幕,瞬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幸福指数满槽的他的他好像开启了人生第二春,不由的喃喃:“今天中午来二斤牛肉,我还是个年轻人嘛~”

  卢宁带着盛清歌直接去了36层,六六三十六对应着六六大顺,恒宇大厦36层的租金远高过其他楼层。卢宁的办公室就在这一层视野最开阔的位置:透过全景窗能一览辽阳的繁华气象。

  身边的员工看见卢宁,都会倾身尊敬地叫一声“董事长”。盛清歌看着那忽然散发出女王气场的老妈,心中也不由得一阵感叹:能掌握这样一条服装业巨龙的女人,怎么可能只有温温柔柔的一面呢?

  推开玻璃门,一张巨大的黑晶玻璃桌映入眼帘,。白色的真皮转椅于低调中透露奢华,长桌右侧是一张惊讶的面孔。

  “董事长您怎么来了?我,我——”,短发女孩慌乱的顺平自己的“鸡窝”——因思考问题被抓的惨不忍睹的头发,急急忙忙跑过来去接卢宁的手袋。

  “噗嗤——”

  盛清歌憋不住笑出声来。这个手忙脚乱的妹子,真是太可爱啦。

  邢珂这才注意到董事长身后有个人。

  该怎样形容呢?分明一身洁白像天使,可双瞳却透出一股狡黠;分明是个未成年少女,可她看你的眼光如同长辈打量一个孩子。还有那惊人的美丽,这也太——“盛清歌,我女儿,最近才是呦,你可不要说我这个当妈的坏话。”卢宁笑着又介绍道:“邢珂,我的私人秘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硕士在读。”

  盛清歌伸出手去,心想缘分真奇妙,参观公司竟然还能遇上学姐。

  入手是软软滑滑的触感,邢珂觉得这太美好了。

  +V酷H匠~网\首Q发8\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盛清歌的皮肤越来越细腻。卢宁自动把原因归结为“女孩子长开了”,又愤愤地扫荡了一堆高档化妆品和精油。

  原来是董事长的女儿啊。有其母必有其女,这样一切都正常了。但是,邢珂怎么就感觉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呢?

  对,她忘了卢宁那句“最近才是”的含义。

  ……

  手里捧着邢珂从星巴克买来的拿铁,盛清歌有些无聊。卢宁和邢珂都埋头于文件中,进入全情工作状态,以致忘记了她这个灵魂成熟的小人。她怎么就忘记自己是个小孩子的事了呢?卢宁带她出来只是为了开开眼界。

  “唉,做点什么呢?”盛清歌自言自语,从桌子上抓起一支笔和几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

  她在做什么?

  时间似滚落的雨滴,因为太过寻常而难以引人注意。卢宁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了。小歌不会自己溜出去玩了吧?

  “干什么呢?”卢宁走到盛清歌身后轻声问。因为太过投入,盛清歌甚至没有听见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嗒嗒”声。

  桌上的白纸被盛清歌“啪”的盖住。她转过脸来,伸出食指放在嘟气的双唇上,吹了口气,说:“Itisasecret.”

  卢宁笑着摇头,说:“走吧,今天带你来主要就是看看衣式的设计部。以后有什么想穿的,妈让他们按你的尺码定做,怎么样?这可是独一无二的。”

  “小的谢主隆恩,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盛清歌麻利的把纸反盖在桌上,回身在卢宁脸上“啵(╯3╰)”了一口。

  是惊讶还是欢喜?刹那间卢宁的脸上闪过太多情绪,盛清歌都来不及捕捉。

  突然,卢宁出人意表地赏了盛清歌一个脑瓜崩:“油嘴滑舌,还敢占你母后大人便宜!赶紧的,后头拎包跟上!”

  “得令!”

  卢宁率先推开办公室门。盛清歌卷好那沓画过的纸,握在手里,拿起包跟上去。

  曾经有人说,越是强大的女人,就越疼爱自己的女儿,因为她明白,站在巅峰对女人来说有多么困难。与男人相比,女性在社会上要遇见的阻挠太多太多。不希望女儿经受那般的磨难,所以才把最美好的东西拿出来,围绕在她身边。

  盛清歌也曾注意过,卢宁眼眸间无意流露出来的哀伤脆弱。她不清楚这感觉从何而来,只希望这个温柔、美丽、坚韧的女人永远不要有悲伤的表情,即便脆弱的她更加楚楚动人。

  “我能给予的报答,也就这么多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有个傻子要出现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