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空气中只有风的气息。盛清歌躺在床上,因为激动,没有一丝困意。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而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一只南美平原上的小蝴蝶扇动翅膀,就可能引发太平洋上的一场飓风。她很好奇,自己现在造成的改变,会对未来产生什么影响呢?

  时间慢慢流逝,盛清歌的心情渐趋平静,终于合上双眸。那对像蝴蝶翅膀的闪动的睫毛,安静下来,沉入休息。然而,空气中的气流却开始躁动,一股过于清甜的气息从窗外挤入纱窗,汇聚在狭小的卧室。此时,若有人站在窗边,就能看见这样一副神奇的景象:一团五彩光点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以床上熟睡的少女为中心,形成一个不断流动的五彩光幕。那些光点不断向少女身体里渗透,即使被阻碍,也奋不顾身地前冲。少女的皮肤也随之呈现颜色的转变,青色,黄色,红色……此消彼长,此起彼伏,周而复始。

  突然,五色光芒大盛,整个房间亮如白昼,在漆黑的夜里,像启明星。

  约莫一个人呼吸工夫,所有的异象全部消失,空气里干干净净,夜晚也依旧安静的如在沉睡中。床上的少女额头上沁着一层薄汗,她有些难受的翻个身,但仍处在沉睡中没有醒来。

  而此时,遥远的西方有一双眼睛忽然睁开,金色的目光在空气里留下一道淡淡的虚影。一个一头金色长发的的英俊男人,身穿白色圣袍,端坐于一张巨大的水晶椅上。那椅子通透无瑕,是整块水晶镂刻而成,象征着权力。那暗金色的瞳孔写满仁慈和怜悯。他像是在感应着什么,却毫无收获。

  突然,男人美丽的眼睛里流出鲜红的血液,带着诡异的美感与罪恶。

  长白山上,一个顶着鸡窝头的的老头儿折断了拐杖,用脏兮兮的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神情凝重。背心加裤衩,他的表情和身上的衣服违和感爆棚。

  “刚才那动静,怕是女娲石在沟通天地啊。

  这世界,又该不平静了……”

  ……

  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盛清歌盘腿坐在床上,隐约可见几道白气在她的体表流转。这些天她哪也没去,有时间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研究那神奇的空间,姑且,就叫它神石空间。为此,她还被卢宁强迫着出去逛了几次街,又带着一大堆东西回来,塞满她的衣橱和抽屉。

  几天前,盛清歌从小白那里得到《无上凤经》的口诀,就着识海里风舞雩留下的指引,开始她的修炼菜鸟生涯。头天晚上,她打坐冥想了一整夜,才成功感应到空气中的灵气。小白告诉她,《无上凤经》的修炼极为困难,用个十几天、几十天的去感应灵气的人,自古以来数不胜数。听到这后盛清歌才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是传说中的废柴体质呢。

  小白没有告诉盛清歌的是,能在一天之内用《无上凤经》感应到灵气的,除了风舞雩那个变态,天下再无第二人。盛清歌的天分,已经很惊人了。如果不是工业化后的地球灵气稀薄,估计她还能再快一点。

  一小时过去,盛清歌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唔,还没给锦年哥哥打电话呢~”盛清歌嘟囔一句。冯启智已经先把收养的消息告诉了在美国的儿子。他怕盛清歌不好意思,就让她过几天自己跟冯锦年聊。

  看了一眼床头的小座钟,还不到六点。嗯,再补会儿觉。

  ……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盛清歌觉得有人在叫她。

  “清歌,起床了!今天该去上学,快点儿起来吃饭!”卢宁难得提高声音说话。

  什么?盛清歌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天呐,她竟然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学生啊!

  盛清歌一边刷牙一边回想,三天前冯启智去给她办户口时,顺便把她从原来的初中转学到哪里去了来?辽阳外国语学校吧。记得外国语学校是分初中部和高中部的,看来她不用在初中生活再做停留了,嗯?现在让她去面对那些嫩到炸的初中生,她真的适应不了。

  吃早饭的时候,盛清歌思索一会,对卢宁和冯启智说:“爸,妈,我能跳级直接上高二吗?”

  冯启智正喝着牛奶,听到盛清歌的出语惊人,一下子就呛住了,咳嗽得连杯子都差点拿不住。卢宁在一旁轻拍他的后背,也用一副“不知道你在说啥”的表情看向盛清歌。

  “有必要这么惊讶么?只是跳一级而已。”

  );酷!匠:。网!|永E,久免^费^r看小H'说a

  盛清歌撇撇嘴,看上去有点委屈。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高中可不是小学初中,跳级没那么简单。”

  冯启智缓过气来,语气严肃。他知道盛清歌学习很好,但他不信能好到这个程度。

  “我知道。那些东西我都学会了,再学一遍,也没什么意义。所以我才想跳级。”

  “你就算掌握了知识,在新学校里,万一不适应环境怎么办?再说,自学能比得上老师讲吗?你还是按部就班的来吧。”

  “可是,爸——”

  “别说了,这个我不能同意。”

  这时,卢宁突然说话了。

  “清歌,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只要你确定,这件事,我给你做主!”

  “妈。我真的想好了。”

  “行,学校的方主任正好是我的大学同学,你只要能让他点头,我就不拦你。”

  冯启智正要开口,卢宁朝他摇摇头。她算是看出来了,清歌这孩子,实在是不一般呐。或许,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在小小年纪也有这种气魄吧。

  ……

  “听说了吗,今天新转来一个,好像是个女的。”

  “唉,早知道了。估计又是托关系进来的,操那么多心干嘛。”

  两个男生白衬衣加黑色长裤,一边往校门口走一边议论着。辽阳外国语学校的校服还真不错。盛清歌从车里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整个学校的建筑呈现一种深棕色,颇有东欧风情。大门给人以沉稳内敛的感觉,连学校的名字都小小的,不甚显眼。远处一座钟楼耸立,旋转楼梯充满浪漫气息。再往边上似乎是一个池塘。

  “下车吧。”卢宁叫盛清歌。

  印象里那个省实验中学已经模糊不清,但相比之下,盛清歌还是能断言自己更喜欢眼前的学校。

  一截纤长的小腿从车门中伸出,在阳光下有些晶莹。自从修炼了《无上凤经》,盛清歌的皮肤是一天比一天好了。白色的平底凉鞋,一头乌青的秀发被白色的缎带束在脑后。带子是卢宁扎上去的,盛清歌本人是无法理解,一个贵的要命又实用性不强的东西价值何在。

  盛清歌这副打扮,在卢宁的眼中算挺好看,但落入其他普通学生眼里,已是惊为天人。

  “美女耶~”一个男生低声惊叹。

  “不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千金小姐,一看就是进来混保送的。你高兴个什么劲儿,所不定到时候,请走你名额的就是她。”一旁的女生不屑的“哼”了一声。

  盛清歌挽着卢宁的胳膊走进校园。一路上,各种各样的议论纷纷入耳,她不由得嗤笑。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博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卢宁看着盛清歌,发现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是啊,清歌怎么会受影响呢,她只是成熟的让人担心罢了。

  一个学生会干部带领两个人去教导处。门口,儒雅的男人站的笔直,金丝边眼镜下平静不复,激动升起。

  “小宁,真是好久不见啊。怎么,忙得连我这个大哥都忘了?这是——”

  方俊看向盛清歌。

  “盛清歌。”

  “来,清歌,这位是辽阳外国语学校高中部主任,方俊。你叫他方叔叔就好。”

  卢宁拉着盛清歌,算是正式介绍。

  “哦,这是谁家孩子?长得真漂亮。”

  “是我女儿。”

  方俊听了之后有些愣神。他和卢宁的关系不错,这些年一直都有联系。他只记得卢宁有个儿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女儿,还不姓冯。看来,是最近才收养的。不过,为什么要收养这么大的孩子呢?

  “方叔叔好。”盛清歌甜甜一笑,说:“不过,我还是叫您方主任吧。因为,以后我就得在您的‘管制’下‘讨生活’啦!”

  “而且,我本来是该上高一的,但我想直接跳级上高二。可以吗?”

  刚压下好奇心的方俊,很快被自己听到的话吓了一跳。

  要知道,外国语学校的竞争,一点不比那些某某实验中学弱。学生们为了保送名额,说争得头破血流也不为过。

  “小宁,这孩子——”方俊神色犹疑。

  “她坚持要跳,我就带她来了。”卢宁的表情有些无奈,但不是勉强。

  方俊知道,卢宁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情。于是,他叫来几个老师,安排出一间教室做考场,从题库里调出来一套卷子让盛清歌做。因为时间不充裕,他只找了语文,数学,英语的试题。

  盛清歌早已算计好,学校不会让她把所有的科目都考一遍,除了时间紧张,外国语学校更重视特长生的培养。要让她现在去考什么理综,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三张正反面的试卷放在桌子上,方俊只给她四个小时时间。可正常考这三科要六个半小时。盛清歌看着两个监考老师明显不耐烦的神色,就知道他们认为,她只是在浪费时间。将右侧的碎发向耳后一别,盛清歌笑着拿起笔,在答题纸上开始写字。

  方主任,你还真是会出难题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新的学校,有三个男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