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哥哥会同意吗?”

  冯启智激动起来,一摆手,说:“那小子还催我趁早办成这件事。这么说你答应了?”

  “谢谢叔叔,阿姨!”盛清歌站起来,朝两人鞠躬。

  不料冯启智一拍桌子,这可把盛清歌吓了一跳。

  卢宁拉他一把,狠狠一记眼刀过去。

  “都吓着孩子了。”

  冯启智不好意思的一笑:“是不是该改口了?”

  盛清歌突然脸红起来。憋了好几秒,突然蹦出一句:“爸爸,妈妈!”

  冯启智一高兴,直接干了半杯香槟,脸上升起一团红。

  盛清歌的眼泪早已落下。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不是困难。冯启智一家让她冻结多年的心又有了温度。

  父亲,母亲,你们看到了吗?其实我很幸福呢,因为哪怕被抛弃过,也有像你们一样的人来爱我。求你们保佑我,不再被别人掌控。我绝不能让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悲剧再在冯家人身上重演!

  欠我的,是时候还回来了。

  餐桌下,一只素手悄然紧握。然而此时,没有人知道,这一握,就是风云变幻,天翻地覆。

  ……

  夜色温柔,夜风微凉。盛清歌挽着卢宁的胳膊从酒店里出来,冯启智跟在两人身后。听着前面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热火朝天的聊着美容、健身,冯启智的心情异常轻松。

  他很久没见到卢宁这么高兴了。自从儿子去国外读书,卢宁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冯启智知道卢宁和她家里人的矛盾,也明白,她不是和什么人都做得成朋友。盛宇的孩子——他的决定果然没错。就是这个女儿太黏老婆了,冯启智觉得自己以后可是有麻烦受啦。

  “妈,咱们去哪啊?”盛清歌眨着大眼睛问。

  “嗯”,卢宁用手点了下盛清歌的小鼻子,说:“带你去恒升广场买衣服。”

  “算啦,妈,刚才吃饭都花好多钱了,再说,我一个学生,哪用得着穿那么贵的衣服。”

  想起冯启智付账时发票上的数字,盛清歌就一阵肉痛。

  卢宁心里有点吃惊。小哥怎么会知道这些?

  斜睨了冯启智一眼:“瞧,闺女这就开始给你省钱了。我们这宝贝儿可比美国的那只白眼狼强多了,半年都不回家。”

  “你可不知道,刚才那顿饭,咱娘俩可没花多少钱。钱呐,都被老冯一杯杯喝进肚子里去了。”卢宁神色充满兴味的看向盛清歌。

  冯启智见状,只能干笑两声。卢宁活泼起来,他也招架不住。

  盛清歌看着卢宁和冯启智两人精致且低调的衣着,也不再坚持。她相信卢宁不会用一对品牌logo将她淹没,自家老妈的出身和修养,可是比她这个半吊子强多了。只是从十四岁就踏入高端消费群体,盛清歌还是有些不适应。

  怎么说呢,哈,激动啊。

  几分钟功夫,三人已经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巨大的钢架结构建筑占地极广,像丘陵一般的蜿蜒起伏,在霓虹下展示着金权的优越。说老实话,盛清歌欣赏不了绝大部分商场的外貌。她就不明白了,怎么设计能弄成这么丑啊?!

  卢宁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就拉着盛清歌直奔各大牌女装,将她从头到脚换了个遍。Prada的白色裙子,MiuMiu的银链挎包,Channel的双色高跟鞋……

  卢宁看起来偏爱Prada更多,但盛清歌更喜欢Channel一点。不算盛清歌身上的,冯启智手里已经拎了五个袋子了。

  这时的卢宁正在.RogerViver和店员详陈自己的要求。按卢宁的话说,高跟鞋是为的好看,平底鞋是为的舒服。不精挑细选,还有什么好看、舒服可言呢?

  “清歌,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么?”卢宁终于结束各种交代。

  天哪,已经很详尽了好么?没看人家小店员已经紧张的冒汗了么?

  盛清歌在店员充满渴望的目光下,立刻摇头说没有。小伙子感激地看着她,却让盛清歌心里一阵哆嗦。

  真是——太受了!这种气质,让人想起了《伤爱罪》里面的……呵呵。

  不做多想,盛清歌以上厕所为由,飞快离开这个空间。果然,做人不要太腐。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盛清歌一边哼着歌一边洗手,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有个男人正盯着她一直看。不,他还算不上男人。因为一看那精致绝伦的面庞,就知道他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小姐,冒昧问一句,您唱的是——”

  盛清歌老脸,哦不,是小脸一红。这时候,《传奇》这首歌还没现世,她怎么一激动先唱出来了呢?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清澈而空灵的歌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镜子里的少女唇红齿白,黑发水眸。即使过分瘦弱,也丝毫不减她的美感,反而显的纤腰不堪一握。清秀美丽的面庞神色淡淡,一种岁月沉淀后的风情铺展在上面,与青涩稚嫩交织成极具冲击的美感,让原本已有六分的容貌,硬生生提到八分。那琉璃宝石的眼睛,光华下藏着无边无际的黑暗,看不透,更引人探究。

  她一直没有回头,也不回答,只就着歌声,用沾水的手指在巨大的镜子上写下:“Legend(传奇)。”

  漂亮的圆体。

  盛清歌已经认出眼前的人。李博晟,香港帝星娱乐公司的控股人,东南亚最大军火商李约文和金三角向家大小姐的儿子。现在的他应该只有十七岁,还不是后世那个在娱乐圈呼风唤雨、被众多女艺人视为“最佳男友”的黄金单身汉。不过,他人不该是在香港吗?

  理了一下头发,盛清歌转身,一双黑眸毫不畏惧的对上李博晟审视的目光。两人对视数秒,盛清歌神色突然转变,眼波流转,媚笑一下,恍若游荡人间的妖精。

  李博晟有些看呆了,等到他回过神来,眼前已没有方才那少女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他对这个不知名的女孩,倒是有几分兴趣。那份气质,比起香港许多富家千金都要强上许多。

  要不要查查呢?

  “呵呵。”宛如大提琴般的轻笑从男子嘴角飞出,划过那精致的锁骨,钻进微微敞开的领口,蔓延出完美的胸肌轮廓。李博晟觉得,他好像想太多了。纵然是有意思的美女,但年纪这么小,恐怕她父母也不会给自己风花雪月的机会。再者,这次办正事要紧,那批军火的价格不能再让了。

  从洗手间出来,盛清歌一路上都在分析刚才的相见。

  李博晟是人们口中说的型男,这一点,即便在他年纪尚轻时也能看出。象牙白的肤色,刀削斧劈般立体的五官,让他精致完美的同时又不显丝毫女气。紧贴绸衬衫的肌肉并不明显,却给人一种时刻撕开外表布料的冲动;西裤包裹的双腿笔直修长,力量与美感兼具。而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罪孽根源的雅痞气质——侵扰的人皮肤发烫,神智迷蒙。

  不过,李博晟可不是个外表光鲜的纨绔子弟。盛清歌前世就职的杂志社,曾做过多次他的专访,话题离不开一个个夺人眼球的商业举措。由此,盛清歌和他也打过交道,但那时已经成熟的无可挑剔的男人,不再是一个能被人走进内心的少年了。

  “应该算是恰到好处吧……”盛清歌喃喃自语。

  引起了李博晟的注意,又不显得刻意为之。她也算误打误撞办成一件好事。以后,肯定会有再见的机会。前世,她在权贵面前一文不值;今世,又怎么能犯同样的错误?不过,幸好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不然,恐怕会被误以为是想钓金龟的女孩。

  两个人谁也没有料到,下一次的见面竟如此之近。

  果然,缘分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有时求而不得;有时,恰如你所愿。

  回到卢宁身边,盛清歌又跟着逛了几家,每个人都买了几件东西。走出恒升门口,冯启智笑着对母女俩说:“老婆,闺女,现在咱们成穷光蛋啦!以后,我就得老婆养了。”

  “德行!”

  盛清歌看着被瞪的冯启智,捂嘴偷笑。

  ……

  冯家在辽阳城郊的一个高档小区。三口人用不着多大房子,所以冯启智和卢宁也没浪费钱买别墅。冯启智老家是长江沿岸的一个水乡小镇,所以在辽阳没什么亲戚,复式房里,做客房用的房间不少。因此,当盛清歌被领上这个复式的二楼,看见家具等一应俱全的卧室时,她的吃惊自然摆在了脸上。

  “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也太……”抚摸着被罩的丝绸质地,盛清歌仿佛回到自己前世的公寓,那一床轻滑柔软的丝绸是让她安眠的法宝。没有它,盛清歌总是睡不踏实。半夜里会突然醒过来,一直睁着眼,挨到天亮。

  “家里的东西都是这样。你呀,别忘了以后这儿就是自己家。想要什么就直说。我和你爸对你好是理所当然的,明白吗?”卢摸摸盛清歌的头,温柔而怜爱。

  盛清歌的眼眶有点红,她重重的点头,随即扑进卢宁怀里。这还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真真正正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酷HH匠网'永久L、免S费fH看k{小《说_

  眼泪没有掉下来,她不想让这幸福的时刻染上任何悲伤的颜色。

  这一刻,卢宁猛然发现,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即使知道,她没有那么单纯。

  这份感情,不是出于对柳婉心的感激,也不是出于对盛清歌的同情。不知缘何而起,不知至何而终。

  卢宁回头看冯启智一眼,两人瞬间明白对方心里的想法,不约而同,会心一笑。他们也要感激这份意料之外的幸福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男主还不错吧~要开始学校生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