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奇遇

  五年的爱情结束了。

  数着自己快到三十的年纪,要说不难过也不可能。但如果用诸如“心碎”、“悲痛欲绝”来形容现在的的心情,盛清歌自觉太过浮夸。

  “唉,岁月不饶人,我也不想饶过岁月啊……”

  盛清歌用卫生纸擦着玻璃上的水痕,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想当年程刚牟足劲儿追了自己一年,如今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他和洛家小公主洛樱的婚讯。伤心有之,但更多的还是愤怒吧。

  作为霸占京大校花宝座四年的“才女+美女”,追求盛清歌的男人可以站满京大400m标准跑道。程刚阳光英俊,谦和有礼,相比众多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还有大自己十来岁的“成功人士”,盛清歌很难挑出什么毛病。既然自己该考虑找个男人,程刚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

  两个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虽然关系确立初期,盛清歌对程刚谈不上感情,但相处久了,就是冰山也会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融化。然而程刚从未带盛清歌见过父母,只说母亲不好相处,怕她受委屈。可现在盛清歌明白,这不过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在最后通牒下达前的苟延残喘。

  一阵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看3√正版章#节g《上酷b匠0网

  是啊,她又能做什么呢?

  程、洛两家都是顶级世家,军、政、商三界手眼通天,自己区区一个经济杂志主编,在两头巨鲸面前能翻起什么浪花?最可气的是程刚连分手都是通过他母亲转达的。至今盛清歌还记得那个高傲的贵妇人的轻蔑口气:“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你这种人,连我们程家的视线都入不了。”

  越想越烦闷,盛清歌拿起手袋穿衣下楼。

  一辆黑色奥迪静静停在高层间的车位线里。秋风微凉,枝叶半黄,这是夏日璀璨盛宴后的荒凉冷寂。

  发动起车子,盛清歌只想到一个可去的地方。

  京郊一座废弃的工厂前,黑色奥迪犹如步入贫民窟的王子,步态缓慢从容。盛清歌刚从车里出来,就有一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屁颠屁颠跑到她身前,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清姐今天怎么有空?正巧老大也在,要不要赛一场,让咱过过眼瘾?”

  盛清歌白了这个叫李胜的男人一眼,将奥迪车钥匙反手丢了出去。

  李胜“噌”得窜起来接住钥匙,动作沉稳利落。但他一直苦着一张脸,好像女朋友跟人跑了的衰仔。

  清姐不点头,老大哪能允许他翘岗呢?

  高跟鞋在满是沙砾的地上左右颤动,盛清歌在心里将这个破工厂的主人徐胤鄙视个彻底。二世祖有钱把工厂改成地下赛车场,就没钱给自己修饰修饰门面?

  这个荒凉的工厂在周围精致楼盘的衬托下很是诡异。但也正是这种诡异,让人不难猜到它的主人究竟有多大能量。毕竟把市容看的跟脸一样重要的市政人员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再往里走,兰博基尼、法拉利、阿斯顿马丁、哈雷、玛莎拉蒂……男人的梦想在这里依次呈现。盛清歌看见坐在一辆奥迪R8车头上的徐胤。这辆车是《钢铁侠》里史塔克爱车的同款。

  徐胤,军委副主席徐定山的孙子,父亲是中央某部部长徐青峰,母亲是四大世家之一风家的女儿,据说父母未出生时就被两家老爷子定下了婚事。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男人从某秘密部队退出来后,就在京郊买下一座工厂搞起赛车。现在赛车场的人大都是他的旧部,一身兵痞味儿。

  阳光下徐胤小麦色的肌肤被染上一层醉人的颜色,那起伏完美的胸线撑着他解开两颗扣子的白衬衣。

  盛清歌记得自己曾问过徐胤两个问题。

  盛:“门口为什么不修一修?”

  徐:“我不喜欢张扬。”(领口半露一块祖母绿的麒麟,左腕一只百达翡丽的蓝色皮革钻表熠熠生辉。)

  盛:“天冷了怎么也不好好穿衣服?系个扣子能累死么?”

  徐:“没办法,扣不上啊。”(肩膀微动,呈现出一般只存在于白人和黑人身上的好身材。)

  特么二世祖们玩低调只是一种更深沉的装逼好么?

  ……

  “今天怎么想起我来?”徐胤长腿一伸从车上下来。

  盛清歌没好气的说:“前男友订婚,心情不好。”

  “是程家那小子?没事儿,我瞧他也没什么大前程,女神就当摆脱渣男困扰,开心玩儿一把。”徐胤一脸“无所谓”,暗中却仔细观察盛清歌的神色变化。

  沮丧,嘲讽,无奈……盛清歌的脸上闪过许多情绪,快速变换着又化归虚无。盛清歌永远是盛清歌,不会被什么打倒击溃。

  徐胤叫他女神绝无反讽之意。这个女人是个孤儿,养父母在她十几岁时撒手人寰,她靠着一笔还算不菲的保险金一个人过活。经济、法律双硕士学位和国内最年轻的经济杂志主编,这一切都彰显着盛清歌的天分与能力。这种内外兼修的女人,连他徐胤自己也有几分动心呢。

  “钥匙。”盛清歌伸手看向徐胤。

  经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盛清歌把钥匙紧紧攥在手里。

  “这车我还没上手呢,便宜你了啊,记得请我吃饭。”徐胤一边说着一边从盛清歌身后绕过,顺手拍拍她肩膀“语重心长”的嘱托。

  留给徐胤的只有加一记眼刀和R8绝尘而去的背影。

  徐胤摸摸自己的下巴,心里不停盘算着自己追盛清歌到底有多少把握。家里老爷子倒是开明,可他妈那一关着实不好过。算了算了,有个好哥们还贪图什么?万一真闹僵了,他身边就只剩那些虚伪的女人了。

  ……

  赛车驶入地下阶段。窗外有些昏暗,沿壁的吸灯向前排去,仿佛穷极时间的尽头。盛清歌只将那灯光串成一条流火,任其在身边呼啸奔腾,燃尽心中所有的不满。迷蒙间,她感到一阵五彩幽光从身边升起。

  盛清歌才发现,车右座上有一颗不知道什么质地的石头,宝光莹莹,晕华流转。更让她惊奇的是,那光华竟越来越浓郁,伴随着石头由半透明转为完全通透。盛清歌以为这又是徐胤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新奇东西。

  刚把视线集中到前方,盛清歌还没有转过弯道,身边的五彩光芒忽的升腾起来,转瞬间将她吞没。一声惊呼都未来得及发出,盛清歌便失去了意识。

  身体仿佛不再属于自己,一阵酸痛从四肢百骸传来。盛清歌醒后便是这种感觉。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盛清歌有些茫然。天地间都是一片雾蒙蒙的景象,灰白的、浓稠的一片。她已经分不清上下左右了。

  盛清歌在这灰白色的世界里漫无目的的走,希望自己看见点什么别的东西。你知道那种感觉么?就像笼子里的小仓鼠,脚下踩着滚动的圆,永远也没有终点。

  走了仿佛几个小时,这“天”和“地”还是和醒来时看到的毫无分别。盛清歌此时已经走不动了,便只好蹲在地上,内心这才惶恐起来。

  盛清歌从来不怕困难,她怕的是不知道眼前的困境是什么。

  疲惫与恐惧一阵阵袭来,让盛清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昏睡了过去。

  恍惚间,她感觉离开了那个昏暗的地方,进入一个绵软而又温暖的怀抱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清歌慢慢地睁开双眼。

  没有刺目的光,周围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以盛清歌的眼力,自然不难认处身边的紫檀家具,珐琅彩瓷。尤其是那盏晶莹澄澈的琉璃灯,中央跳动着的火焰仿佛有生命似的,给她一种亲切与熟悉感。

  果然是玄幻了吗?盛清歌已不复刚才的惶然。这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好像本就该如此似的。

  《洛神赋》里这样形容女人的美丽: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绝世的仪容是可以让人失神的,盛清歌此时就处于大脑当机状态中。眼前的人没有洛神的华裳,她光美丽就已经让人心悸。

  “你醒了?”女人笑容温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 说:

第一次写,紧张啊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