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许多奇怪的鱼种和草类,令叶星有种新奇的感觉。只是这深潭之中越是往深处走,便越发闻到一阵血腥味。

  在深潭之中,叶星功聚双目,视线毫无阻拦,很快发现前面不远处,一口足有四个成人大小的洞穴,镶嵌在一道笔直的峭壁上。

  而在那峭壁上还有一些明显的蛇爬过去的痕迹,在峭壁之下,无数的鱼骨,甚至人骨堆积成一座小山。

  皱了皱眉,叶星眼见那深不见底的洞穴,怕是贸然进入反而会让自己深陷危机当中。

  不多时,只见他眼前一亮,看向周围的奇怪鱼种。

  叶星首先抓来许多的鱼,还有一些水蛇,乌龟等动物,然后将它们剖开,让鲜血从洞口流了下去。

  很快,一阵地动山摇,周围的水类动物在这个变化之下全都四下逃窜,不一会儿这片水域便清空了。

  只见一只巨大的头颅从洞穴中伸了出来,然后是另外一只头颅,接着是几个水桶粗的身体。

  待整个身子从洞穴中爬了出来,叶星脸上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那双头鲛将尾巴盘踞在一起,两只巨头挺立在身体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叶星。那不满鳞片的面容上,一双眼睛露出贪婪的目光,獠牙伸出足有半米之长,锋利无比。

  一声吼叫,双头鲛的两只头颅一前一后立马对着送上门的猎物一口咬去。

  叶星在水下的功力不比在陆地上,所以他见到双头鲛袭来,并不硬悍,只是朝着水面游去。

  哗啦一声,他直接从水面跳出,到了陆地上。

  眼见猎物想要逃脱,双头鲛愤怒的大吼一声,随即身体自由蜿蜒的摆动,速度无比快速,眨眼间便浮出了水面。

  只是它刚一出水面,迎面而来的是叶星一剑刺来,直接刺中双头鲛的一只眼睛。

  趁他病要他命!

  叶星手起剑落,一剑将双头鲛的一只头颅劈飞。那双头鲛一尾扫来,被叶星躲开,随即想要逃入水下。

  哼!叶星双手凝结四道天极纹,轰向双头鲛。

  那双头鲛还未潜入水中便被四道太极纹轰成了粉末。

  从水面上溅起一片双头鲛的鳞片装入怀中,叶星想了想,道:“等有机会向那三个老头讨要个须弥戒指,不然还真不方便。”

  眼下完成了双头鲛的任务,叶星满意的笑了笑,随即向着远处的谷中行去。

  凤鸣草是一种珍贵的药材,是炼制美颜丹和活体丹的其中一味药材,但或许还有其他的功用,这就不是叶星所知晓的了。

  毕竟外门玄技阁的书籍比较有限,涉猎不广,这关于炼丹方面的秘籍是根本不可能存在,也只有到了内门方才有。

  只是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一来需要很强的感知力,这种感知力不是所谓的精神力,而是直觉与经验,就像一名主厨一样,掌握好时机火候。

  另外便是炼丹炉,好的炼丹炉能够将一种丹药的药效提升一成至两成。最后就是火源了,火源并不好寻找,用寻常的木炭之类的易燃物代替效果不好,很难掌握火候,所以天地间生有地心之火,而地心之火又分很多类。

  地心之火分为十级,好的地心之火不仅能够让人称为炼丹师,还能让火源注入玄力之中,弹指间,火焰燎天,方圆百里皆虚无。

  叶星跃入谷中,他知道凤鸣草的珍惜,自然知道一般凤鸣草所在的地方都极为的隐秘,再就是有着妖兽守候,毕竟妖兽若是常食凤鸣草能让它们的机体更加有活力。

  寻找了足足一个时辰,叶星终于在一处低凹处看见了所谓的凤鸣草。三片叶子,呈现白,青,紫三种颜色。

  面上一喜,叶星当即便要将这颗难得寻找到的凤鸣草取走。可就在这个时候,眉头一皱,叶星如同一颗皮球一般向旁边躲去。

  砰!

  在叶星方才所站立的地方,一头血甲雕的一双利爪袭来,将大片土地生生抓起。

  叶星一眼便将这种飞禽认了出来。

  血甲雕,它通体被一成血色的坚硬铠甲覆盖,非常的坚硬。恐怕叶星此刻的身体素质都比不上血甲雕,是飞禽中防御力靠前的一种雕。

  只见那血甲雕似乎并不是想要置叶星于死地,见叶星逃走,随即将凤鸣草抓起,飞向不远处。

  “我的凤鸣草!”叶星怒道。

  寻声望去,那血甲雕竟然落在了一名身穿黄色长袍,面容冷峻,鹰钩鼻,凤眼的男子的旁边,而那男子的手上不正是拿着叶星最先发现的凤鸣草吗?

  瞬间,叶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眼神不经意间,叶星发现了男子胸口上的徽章,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地字。这种徽章叶星知道,那是证明自己是地门弟子身份的徽章。

  “地门的人?”叶星眼神冷了下来。

  对方明显是抢在自己的前头将凤鸣草取走,还有用血甲雕偷袭自己,若不是自己心生警兆,恐怕在这一爪之下,自己铁定受伤。

  地门的人果然是那么的嚣张霸道!

  “朋友,我不管你是谁,这凤鸣草是我先找到的,你必须把它还给我!”叶星脸色肃穆,声音沉道。

  只是对方显然并不把一名凡门的弟子放在眼里,只是冷冷的瞥了叶星一眼,随即道:“谁看到了这凤鸣草是你先找到的?既然我先拿到那自然是我的东西,你一个小小的凡门子弟难道还想跟我抢不成?”

  “呵呵。”叶星冷不丁的笑了笑,摇摇头,破有种觉得无奈的模样。

  随即猛然抬头,眼中金光闪烁,四道太极纹瞬间轰向对方。

  见叶星竟然敢对自己出手,青年明显感觉到颇为的惊讶,脸上露出一副很有意思的表情。

  “小子,勇气可嘉,可是你得实力终究太弱,不过玄技的威力倒是不错...”声音一顿,咦了一声,道:“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不过也就玄阶罢了,给我消失!”

  那青年一手探出,强大的玄气猛烈的轰出,四道天极纹在他的手中被生生抓爆。

  忽地,青年出现在叶星的面前,速度之快让叶星根本反应不过来,随即一股大力冲向自己的胸膛,身体被远远抛飞,砸在了不远处。

  叶星只觉得身体仿佛散架了一般,这道府之境果然强悍,在这种对手下,根本连还招的机会都没有。

  “太弱了,太弱了!”青年抓起叶星的胳膊就是一拧,只听见咔擦的声音响起,叶星忍住不叫,随即右手拍向对方。

  可是青年早已料到敌机,偏过头,一掌拍在了叶星的胸膛。

  咔擦一声,胸骨碎裂。

  随即如糖衣炮弹一般的拳风不断我的往叶星身上招呼。身上无数的骨头被打碎,四肢耸拉着,根本连一点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凡门?哼,一群废物罢了,只不过抢了你的凤鸣草而已,虽然地门的人不能对凡门中人出手,但这里荒郊野外,便不会有人发现,就算我将你杀了也没人知道!”

  被打得几乎要昏死过去的叶星脑海里一直不动弹的金纸忽然间冒出一点淡淡的金芒,复又暗淡下去,但第二次亮起来的光芒程度是第一次的两倍。如此循环往复,九九八十一遍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而这些金光全部都没入了叶星的身体之中。叶星迷迷糊糊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强化,而力量也在快速增强。

  一点清明自脑海中响起,叶星猛然睁开眼睛,身上伤势以肉眼可见的地步快速的恢复着。

  那青年脸上露出一副诧异震惊之色,他明显感觉到一股令他都有些心悸的力量在少年的身上缓缓形成,仿佛一头蚩扶的猛兽,经历了无数的黑暗而在光明中被唤醒。

  叶星身体一震,只觉得身上的力量无比的强大,随即一拳轰向青年。

  青年诧异的望了对方一眼,这种呢诡异的场景让他心底莫名的生出一丝的胆寒。

  明明方才被碾压般轰击的少年此刻不但伤势尽复,而且那节节攀升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甚至都已经和自己持平。

  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叶星轰来的拳头,青年终于正视起叶星,随即更加猛烈的攻势朝着叶星罩来,让叶星无处可躲。

  但野心根本没有想过要躲,只觉得身体内仿佛有着另一个灵魂在操纵着自己的身体,那神秘的力量从双拳内滚滚而出,轰向对方。

  砰!

  青年瞬间被砸飞,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青年蒙了,明明双方之间的差距根本就不可能被某种东西所拉平,但是现在青年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和自己相差无几,难道对方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但他很快就否认了这一点,如果对方的实力和自己一样,那不可能待在凡门,面对自己几乎致他与死地的攻势,他也不可能不反抗。

  所以,青年很快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对方的身上藏着极为神秘的秘密,但到底是什么秘密他不得而知,随即一抹贪婪的目光盯着叶星,仿佛看到了极为鲜美的猎物。

  “小子,不管你身上有什么秘密,从此这个秘密可就归我了!”青年拍了拍血甲雕,然后一跃上去,骑着血甲雕冲向叶星。

  叶星双手联动,很快四道太极纹凝结出来,可他的手却并没有停止,渐渐的又是四道太极纹形成,总共八道太极纹,一股狂暴的力量从其中散发开来。

  酷匠网》唯{一。+正$/版,K9其他都O是/S盗R版(P

  这让叶星的脸上闪过一抹兴奋之色,心中有种仿佛这八道天极纹能将一切都给轰开的错觉。

  舒服的呻吟一声,叶星见青年骑着血甲雕向自己冲来,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讥讽之色。

  随即八道太极纹被叶星缓缓推出,轰向对方,只听见空气中不断传来撕拉啦的声音,仿佛空气被撕裂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天说:

坑很多,大家耐心看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