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外面蓝龙那无耻难听的歌声,叶星一张脸黑了下来,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随即摇摇头,继续埋头苦读。

  偶尔有人来借书,叶星也不会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如往常一样为他人登记,态度十分友好。

  正因如此,众人便觉得叶星这人着实不错。不骄不躁,的确令人佩服!

  不过想起三天后的玄武台之战,众人又只能摇头叹息,为叶星即将陨落而感到不忍和惋惜。

  有人劝告叶星退出这场比斗,但叶星只是摇头一笑,并不说话。

  ……

  一间雕梁画栋,四壁装饰书画的房间里,只听到一声震怒传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门排名从第二到第十九名蜕凡九重的高手竟然连一个蜕凡九重巅峰的小子都杀不了,还竟然全军覆没了!”

  龙八掌心忽然卷起一股强大的玄气,瞬间将旁边的古檀木褐色宽椅拍成了粉末。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是天九救了这小子?”

  脸上浮现一抹疑惑之色,但这次的事情布置得极为隐秘,除非天九寸步不离叶星,否则根本想不到我会派人杀他。

  底下唐空山和唐无敌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想来这件事情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不多时,唐空山眼睛一亮,道:“这叶星在我看来不是愚昧之辈,在得知无敌已步入星云的情况下仍然敢于挑战,我猜想他有可能也已步入星云之境,恐怕是修炼了境界隐藏术欺骗了所有人!”

  “不可能,我在蜕凡九重圆满之境停留两年才有契机突破星云,他的确是晋升蜕凡九重圆满没多久,又没有五玄丹,如何晋升星云!”

  唐无敌满脸狰狞,一副绝对不相信的表情,肯定道。

  “等等,谁说他没有五玄丹的,他的身边可是有着天九,五玄丹也很有可能是天九送给他的,而叶星隐藏多年,很有可能早就是蜕凡九重圆满的境界。”

  “若真是如此,此子绝不简单,既然我们已然成为死敌,三日后的玄武台生死之战无敌一定要杀了此人,以绝后患,这几日我会帮你突破至星云二重的境界!”

  龙八的双眼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手掌握紧再松开,全身散发出浓郁的杀气。

  唐无敌闻言一喜,露出冷笑,心道:“叶星,这一次我定让你挫骨扬灰!”

  ……

  三道太极纹瞬间凝结成,随即缓缓推出,刹那间空气都有了一抹躁动,不远处一块两人高的巨石在太极纹的轰炸下化成粉碎。

  这几日叶星都在巩固自己的境界,顺便练习太极纹。

  太极纹是叶星自创的功法,这些日子总有些新奇的念头在脑海里浮现,随即对太极纹加以改良。

  如今叶星能够一次性凝结三道太极纹,并且每一道的太极纹威力提升了一成。

  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叶星露出一抹笑容。只见他满头大汗,一身衣服早已湿透。

  整个上午他都在钻研太极纹,片刻都未曾停止,每每有些感悟出来,都令他欢心不已,完全忘记了时间了流逝。

  七日之期已至,叶星与唐无敌的挑战正式开始。

  路上,无数的外门弟子将玄武台围了一圈又一圈,人头攒动,议论声此起彼伏,如无数的蜜蜂聚集嗡鸣。

  “妈的,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两大外门红人终于要殊死一搏了,今天的比斗肯定十分精彩!”

  “是吗?我可听说唐无敌又有提升,现在已经步入星云二重了,就算叶星这些天也已步入星云,也不是唐无敌的对手!”

  “来来来,大家押注了押注了,赌叶星赢的押在这边,赌唐无敌赢的押在这边,买定离手,不能更改哈!”蓝龙又在一旁摆起了赌桌,吆喝不停。

  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跑了过来,一把黑漆漆的大刀刀尖抵在蓝龙的脖子前。

  “喂,上次你可是吧钱都卷走了,竟然还敢在这里坐庄,就不怕我手中的大刀割破你的喉咙吗?”大汉浓眉大眼,不怒自威道。

  蓝龙嘿嘿一笑,摊了摊手。

  “别啊,大哥,这次我绝对不会卷钱跑路,而且上次的钱我全都吐出来,但是今天这个庄我是一定要摆的,谁都知道我蓝赌王一天不赌就受不了。”

  “而且比斗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哥您老你准备押谁?”

  只见那大汉黑脸骤然一变,随即笑哈哈从怀里掏出一包金币丢到赌桌上,押在了唐无敌的名字上。

  “老子就赌唐无敌了,小子,你这是给俺送钱来了,要是待会你还敢卷钱跑路,我郭老三走遍天涯也要将你剥皮拆骨,听见没有!”

  蓝龙吓了一跳,这人变起脸色来真是比翻书还快,而且露出一排歪七扭八的牙齿,直在你面前咬动,令人忍不住恶心。

  “自然,自然不会的,老哥你就放心吧。”蓝龙连忙陪笑道,脸上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欢喜和得意。

  “哼,量你也不敢!”那黑脸汉子背着大刀转过身守在赌桌边,大有等着收钱,又防止蓝龙逃跑的意思。

  蓝龙见此,不以为意,继续吆五喝六叫人过来下注。

  这次的比斗肯定是要比上次更加具有可观性的,于是押赌注的人比上次要多很多。而且看着唐无敌名字的这边,那钱袋可要比叶星这边要多很多啊。

  此刻,在玄武台的最高看台上,三位长老坐在古檀木椅子上,对这次的比斗都格外的期许。

  这三位长老便是龙八和天九,还有外门总老王军,是一名颇为英俊的中年人。

  为了到时候避免天九出手帮助叶星,这总老便是龙八刻意请来的,为的就是做一个见证人,也免得待会自己徒儿将对方打得满地找牙,这天九会坐不住。

  看着龙八脸上得意的笑容,天九心中冷笑,心道:“这就笑起来了,等会有你哭的时候,在蜕凡九重圆满的时候叶星能虐你徒弟,在星云之境照样碾压无意外!”

  龙八看了看气定神闲的天九,心中胸有成竹道:“这天九倒是沉得住气,不过等会看到叶星那小子被无敌打得满地找牙,你又会是什么表情呢?呵呵,真是无比期待啊!”

  这时。只见一身煞气的唐无敌提着一把重刀从高空猛然跃下,两脚一塌,脚下的玄武台立刻深陷十厘米有余,形成一块方圆十米的凹陷圆坑。

  淡淡的扫了扫周围羡慕的面孔以及听到那无数赞叹的议论,唐无敌扛着重刀昂着头犹如一只好斗的公鸡。

  他身穿一身黑色的皮甲,配合那不错的身材和相貌,倒是惊艳了不少的女性弟子,只听到一片欢呼声传来。

  只是看叶星竟然还没有出现,唐无敌眉头皱了起来,觉得对方一点都不重视这场比斗,这是对他的极大侮辱。

  4(最新B章节^上y酷4D匠P网

  随即将刀抵在地上,发出轰隆巨响心道:“叶星那小子竟然敢迟到,待会定要好好的折磨他,以为自己很牛是吧,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唐无敌的下场!”

  许多唯唐无敌马首是瞻的弟子纷纷叫嚷道:“这叶星是想当缩头乌龟吧,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没到,我老是不敢来了!”

  “就是,我们唐师兄只是动动手指头就能点死他,还敢主动挑衅唐师兄,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看他也别叫叶星了,直接叫叶龟吧,乌龟的龟,没来也好,省得丢人现眼!”

  ……

  听着众人对叶星的侮辱,唐无敌身心无比畅快。

  大家越是侮辱叶星,也就更加显得他的强大。

  烈日炎炎。这强烈的太阳光洒满大地,视线里到处都是扭曲的金色平面,如水波一般。

  众人满头大汗,面露苦色,口里不断的骂着叶星。

  本来许多弟子对叶星还有些好感,这一下彻底对叶星有意见了。

  你说你不来,大家当你缩头乌龟,假如你要来,可你又让大家等这么久,就有种自视过高的样子了。

  要不是天九向总老求情,恐怕这场比斗在半个时辰之前就结束了。

  “妈的,那小子到底敢不敢来,这天气热的,还叫我们这般苦等,实力强了不起啊,能比得上唐师兄吗!”

  “就是,我看就应该直接将他抓起来,废去修为,省得搞得外门鸡飞狗跳的!”

  “特么的真是拽,就算唐师兄不教训他,我都忍不住了!”

  ……

  看台上,总老的脸色极为的阴沉。

  头一次,头一次,一个弟子让自己堂堂外门总老等了这么久。

  王军哼哼的笑道:“天九,你的眼光我一向并不怀疑,可是这次,你是不是真的看错了,让我足足等了一个时辰,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闻言,天九立马站起来躬身道:“实在抱歉,我看他多半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我亲自去将他带过来,还劳烦总老多等些时间。”

  总老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脸色越来越黑。这一小的让自己等,大的还让自己等,难道真当我这个总老是摆设吗?

  “天九,你这话说的就不妥了吧,凭什么叫总老等一个毛头小子,我看你们两个就是在刻意侮辱总老!”

  随即笑呵呵的对总老道:“总老,我看不如让我亲自将叶星带过来,如若不从,我当场杀了他,叫他知道您的威严不是他一个毛头小子可以触摸的!”

  天龙刚想反驳,总老却摆摆手,脸色极为难看。

  “你不用再为他争辩了,龙八,你去吧,切记如果没有反抗就直接带他过来说清楚再定不迟。”总老不耐烦道。

  “是,是,龙八明白。”龙八的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心道:“哼,我怎么可能让那小子再活着过来,到时候随便编个理由就行,总老根本不会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天说:

  叶星碉堡了!有谁知道他为何没来吗?扫描二维码,你立马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