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疯了,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叶星气势一涨,星云之境的力量爆发开来,抽出青璃剑,挽出几道剑花,随即在八人的身上频频点出。

  噗嗤!

  八声噗嗤的声音响起,每个人的心口多了一个血洞。诸人还没临近叶星十米之内,纷纷停住了身形。

  如果他们没有遮住面容,恐怕叶星便会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

  但青璃剑已经断了他们的生机,随即八人齐齐到底,抽搐几下便死了。

  “你绝对不是蜕凡九重的境界!”看到八人都死了,先前失去战力的黑衣人当即瞪着恐惧的眼睛喊道。

  “谁说我只有蜕凡九重的境界?我已经劝你们离开,但你们不停,为了杀我不惜使用爆裂式,那就怪不得我不留情面了,至于你,也去死吧,我可不能让八长老知道我已经突破至星云之境!”

  一剑点出,只见一道金光没入黑衣人的心口,那人们闷哼一声,随即步入了同伴的后尘。

  一一揭下九人的面纱,看到他们的真容后,叶星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没错,这九人便是在外门仅仅排在唐无敌之下的九大外门高手,如今却一一丧命在叶星的剑下。空气中流动着一抹苍凉可悲之味。

  “我本不愿杀人,奈何人人都想致我于死地,那我叶星此后再不留情,阻我者,杀!犯我者,杀!辱我者,杀!”

  “杀,杀,杀......!”

  酷匠;_网唯一正:u版,√b其($他C都h是D@盗版

  “哈哈哈,九天十天,我叶星一定要做那最强的人,谁也阻挡不了我的脚步!”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遇鬼杀鬼!”

  “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埋不住我心,我要这九天十地唯我独尊!”

  一滴眼泪从眼睑滴落,这是叶星最后一次流泪,就为死在自己手中的亡魂,为这天下弱肉强食的残酷,为自己不屈的意志,杀杀杀,绝不留情,绝不退缩!

  ......

  翌日。朝阳初升,漫天白云,微风阵阵,花草开放,天山鸟鸣。

  叶星上午去任务阁兑换了一万积分,再从药阁兑换了一批药材。到了这种时候,他不打算再隐藏,星云之境的修为展露出来。

  既然决定踏着万骨也要顶上那孤绝之巅,便让这云彩也为自己欢舞吧。

  之所以兑换了一批药材,叶星为的就是炼体。

  从书中得知,一名真正的强者不但要有强大的修为,更要有撼动天地的体质。

  而想要强大身体,一来要修炼锻体术,这种功法外门没有,需要到内门才能寻找到。但修炼锻体术需要身体达到某种基础才行,所以叶星迫切需要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

  从玄技阁叶星得知了一些基本的药浴锻体术,当下便火速开展起来。

  在房间里,待将热水倒入水桶中,叶星才将一袋子的药材全部倒入了其中。水桶中的温度本就是到了100度,再将药材倒入之后,只听到一声轰响,那水面上不断的咕咕的冒泡,水雾蒸腾,可见那温度已然超越了一百度。

  随即叶星咬牙跳了下去,水花四溅,忍着那如火一般的灼烧,闭上眼睛,开始炼药入体。

  想要成为一名强者哪有那么容易,就拿着药浴来说,这么火热的温度就非一般人可以忍受,一般人一旦碰触便会痛呼跳出。

  但叶星执念极深,咬着牙愣是不发出一点的喊声,运转太极玄修法,开始将那些被熔炼的药力炼化到身体之中。

  那肌肤被一百多度的热水泡着,当即变得浮肿起来,然后变得褶皱,仿佛是一层老树皮一般。

  而叶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将皮肤一层层的打磨去除,再生出新生的皮肤。锻体术的第一个阶段便是打爆一副铜皮铁骨。

  进而炼内脏,炼经脉,炼灵魂,开发人体之最大潜力。

  无数的药力灌入皮肤之中,火热的沸水将体表的皮肤融化,再生出新的皮肤,周而复始,永不停止,其中的剧痛简直令人生不如死,但叶星就是这般咬牙坚挺下来。

  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叶星,你可以的,你要成为强者,那就必须忍受非常人一般的疼痛!”

  三天之后,叶星从水桶中跳了出来,此间,肌肤透亮,上面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光芒,仿佛如出浴的芙蓉美人,若是不看脸庞,只看背影,任谁也不会相信这回是一个男人的背部。

  光滑如镜,水珠没有丝毫阻滞的从背部留下来,散发出晶莹的光亮。

  这锻体术的第一步叶星算是挺了过去,只要坚持七七四十九次药浴,锻体术的根基算是打牢。

  “终于结束了,真特么的难受,如果有的选择,打死我都不愿意用这么自虐一般的法子炼体!”

  叶星的脸上终归是浮现一抹满意的笑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新生的肌肤,发自内心的欢喜。

  一万积分都花在了兑换药材上,现在叶星已是积分归零,想要再次得到下一批的药材进行药浴恐怕要进入内门之后做任务才能兑换到了。

  ......

  穿戴整齐后,叶星到了玄技阁开始阅读那些以前没有看过的书籍。他很小就喜欢读书,因为在书中他可以获得许多是修炼无法获得的知识,这些知识在很多情况下甚至比丹药还难能可贵。

  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叶星早有体悟。

  而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后面响起:“叶星,在看书啊。”

  见是李柔,叶星露出一抹笑容。

  在整个外门,叶星可没有多少朋友,这李柔算是唯一熟悉的一个了,而且似乎对自己格外的关心,让他每次都会想到母亲的笑容。

  “是啊,你怎么来了?”叶星问道。

  “我只是担心几天后的比武,你未入星云,根本不是唐无敌的对手,这可如何是好啊!”李柔的脸上布满担忧,她还不知道其实叶星早已是星云级别的玄修者,这几天一直在担心叶星。

  上次叶星废了陈一天,师傅每天都在发怒,说要将叶星千刀万剐,若不是知道唐无敌和叶星有一战之约,早就来玄技阁找他算账了。而且叶星有九长老撑腰,药老知道公然也杀不了叶星,就等唐无敌帮他报了此仇!

  叶星露出思索之色,随即拉着李柔到一旁,道:“师姐,你不用担心的,不好意思我骗了你,其实我也步入星云了,只是怕八长老使什么阴谋诡计,所以才隐藏实力的!”

  闻言,李柔脸上洒满震惊,随即焕发一抹欢喜之色。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随即换上一脸幽怨之色,道:“你也真是的,害我担心了几天,不过现在好了,你要打败他,我宁肯死也不会答应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叶星点点头,随即高兴道:“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好好教训他!”

  ......

  两人聊了会,李柔怀着高兴的心情离开了玄技阁。

  没过多久,蓝龙鬼鬼祟祟的在玄技阁的门口东张西望,看见叶星伏案读书,眼前一亮,随即笑着喊道:“姐夫,在干嘛呢!”

  “姐夫?”见是蓝龙,叶星疑惑问道:“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姐夫了?”

  蓝龙嘿嘿会心一笑,道:“怎么,还不承认啊,你可不能辜负我姐,你这个姐夫我认定了!”

  “蓝龙,你要是再乱说,可别怪我翻脸了!”这没头没尾的被人安个姐夫的称呼,任谁也受不了,关键是叶星什么都没做,这姐夫的称呼从何而来?

  见此情景,蓝龙倒是点点头,随即笑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其实李柔就是我姐啊,如假包换!”

  “你姐是李柔?”叶星想了想,瞪着蓝龙道:“你们一个姓蓝,一个姓李,你当我三岁小孩在骗?”

  “别急啊,我跟你解释啊。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她一直和母亲在娘家住,也跟母亲姓。后来我们便被送来这飞云宗修炼,只是我们姐弟的资质也不是天纵之才,一直未能步入星云,这一呆可就是十年了,真是快啊!”

  蓝龙感叹一声,白皙的脸蛋上竟是有一抹不同于此般年龄的成熟之色。

  闻言,叶星倒是相信了几分。没问其他。

  在人界有三大帝国,分别是落云帝国,沧澜帝国,黑龙帝国。而飞云宗便坐落在落云帝国的境内,是落云帝国最为鼎盛的三大门派之一。

  所以,每年从帝国内的家族中都会派自己的后辈参加飞云宗的考核,希望能成为一名强者,回到家族中也能为家族出一份力。

  毕竟这可是以武立根的世界,大到门派之间,小到小家族,没有武者撑住根基,根本无法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来。

  拍了拍蓝龙的肩膀,知道对方是李柔的弟弟,便多了些好感。

  “没事,努力就好,我相信你会成为一名强者的,首先你得有这个欲望,否则你一辈子都无法突破星云,我想这不是你所希望得到的吧。”叶星鼓励对方道。

  闻言,蓝龙拍着胸脯,义正言辞道:“放心吧,姐夫,我会记住您的教诲的!”

  “等会,我真是你姐夫,我和李师姐只是朋友罢了,你可别多想,否则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叶星摇头苦笑,随即扳着脸对蓝龙道。

  “知道了,姐夫!”蓝龙嘿嘿笑道。

  叶星当即翻了翻白眼,心道:“得,我算是醉了。”

  不多时,只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只见蓝龙直接被叶星丢了出来,大门一关,发出砰的响声。

  蓝龙不甘心的敲着大门,道:“姐夫,姐夫,你不能这样,你,你太无情了!”

  “滚!”叶星在里面怒喊一声。

  蓝龙吓得一哆嗦,随即忙不迭的落荒而逃,边走边唱着:“我有个姐夫,名叫叶星,我有个姐夫,名叫叶星,他的脾气很不好,可我不介意,我有个姐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天说:

  叶星怒了,大家还等什么,和叶星一起走起,踏上人生巅峰吧!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