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仁这一生最为遵守的便是韩家族规,现在韩霸元再次拿出族规来说话,一时间韩仁又一次的无法应答,他总不能说韩宫是族长继承人吧?

  微微沉思之后,韩仁再次开口道:“即便韩宫违反了家规修炼了海纳洪流,那也是他不知情。大家都知道,这功法已经丢失了二百余年,宫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修炼了,也不算为过吧?”

  “哈哈哈……”韩霸元仰天大笑,内心也是暗笑不已:

  比武力,我比不过你韩仁,不过要说比智慧,老夫的智慧岂是你这个一味只知打打杀杀的莽夫所比?只是可惜老夫未能早知这小孽畜居然不知道从哪找回并且修炼了海纳洪流,否则,老夫岂会让他在这众目之下施展出来?不过,虽然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但是老夫的计划却能更加完美!只要找借口弄死韩宫,然后再废了韩华,这韩家的族长继承人就只有飞儿了,飞儿修炼海纳洪流和老夫修炼海纳洪流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这里,韩霸元表面上停止了笑容,脸色猛地一沉道:“不算为过?老夫且问你,韩家子弟虽然二百年未曾修练过海纳洪流,但是修炼海纳洪流会出现什么异象你敢说韩宫没有学过?族规你敢说韩宫未曾学过?他一开始兴许不知道,一旦开始修炼,他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

  也许是太兴奋,韩霸元略微喘了口气继续道:“我告诉你,他不但知道自己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而且还修炼有成。这说明什么?说明韩宫根本是有心而为之,说明他分明有图谋韩家产业之心,他以为修炼了海纳洪流就能登上族长位置,所以他才敢回韩家。就是这种狼子野心,你韩仁居然就想用不算为过四个字一言概之?”

  “这……”说实在的,韩仁在心机上的确是无法和韩霸元相比,韩霸元几句话就说的韩仁不知如何应答:“你意欲如何?”韩仁问道。

  “意欲如何?哼!”韩霸元看到韩仁无法应变,心中微微得意,脸上却是神色不变,正气凌然道:“不是我意欲如何,而是长老会决定。拿下此孽子,让其交出海纳洪流功法,彻底废其功力,逐出韩家,永不得回归,以正韩家族规!”

  “你……”韩仁气的浑身颤抖,手指指着韩霸元,却是说不出话来!

  “十几年不曾理事,却当真不知道,我们韩家的长老会权利何时变的如此之大?对我们韩家嫡系子弟是想杀便杀,说废既废。”突然,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在演武厅的正门处,随着声音传来,一个素色长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演武厅,男子继续说道:“大长老既然如此能耐,不如将我这个族长继承人也废了,正好一劳永逸,省的我的存在碍了你们行事!”

  随着中年男子的身影渐行渐近,一道惊呼在众人间响起:“大老爷,是大老爷!大老爷来了!”

  随机,围在正门的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通道,而一些年长的家丁们已经纷纷眼含热泪地弯腰鞠躬:“见过大老爷!”

  而韩凤也是快步走向中年男子,伸手挽过中年男子的左臂弯,略带娇气地说道:“父亲,这些人都故意欺负宫弟,要不是宫弟身有海纳洪流功法,说不定刚才就死在韩巨的手里了!”

  “呵呵!凤儿无需多言!”中年男子右手轻轻在韩凤头顶抚摸了一下,眼角掠过一丝伤感:“刚才发生的事情,为父都看在眼里,听在心上!放心,我韩家几百年的历史,岂是几个跳梁者便能颠覆的了的?”

  而看到中年男子出现,韩霸元等人以及台下前方的韩家老三韩承烨和刘氏脸上却是如丧考妣,灰蒙蒙的一片。他们谁也想不到,就在计划即将得逞的关键时刻,这个十六年来除了喝酒和修炼,其余什么都不管的韩承孝突然出来了!

  现在在韩家,长老团已经基本掌控了韩家的所有产业。无论是谁都对长老团的意见没有任何意义,即便当初长老团针对韩宫的父亲韩承归时,韩家也没有人能站出来反对!这里面除了长老团强势的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韩家族长和族长继承人都没有对长老团的意见提出反对!

  韩家所有人,其实只听命与族长,族长不在,大家就听命于族长继承人。这是韩家传了几百年的规矩。任何人都更改不了,即便是长老团,即便是大长老韩霸元,要是族长或者族长继承人想要废了他,那么一夜之间他便会失去一切。

  所以,一直以来,韩霸元在韩家都是兢兢业业,所做一切都是以韩家利益为优先考虑。这也是为什么韩霸天在闭关之前明明知道韩承孝的问题却能依旧放心将韩家大权交给韩霸元这个弟弟去掌管的原因。

  但是,韩霸天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六年前,韩霸元就变了。就在那个夜晚,韩霸元被刘氏引诱到床榻之上后,韩霸元就变了!

  本来,要说与自己侄子的妻子勾搭成奸令韩霸元还有一丝愧疚的话,那么当刘氏告诉韩霸元自己怀了他的孩子的那一瞬间,韩霸元坚守的所有道德理念就全部崩塌了!

  )9酷J:匠W网%‘首发

  修炼无成,韩霸元并没有什么遗憾。毕竟修炼这玩意很多时候是需要天赋的,自己没有武学天赋,能在图城韩家混个长老会的大长老他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韩霸元这一辈子还是有遗憾的,那就是他一直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子嗣。韩霸元年轻的时候不相信命运,将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修炼上,结果等醒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年岁已涨,想要子嗣基本无望。

  可是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氏却告诉韩霸元有了他的子嗣。这叫韩霸元如何不兴奋。一直到韩飞出生,韩霸元悄悄地与韩飞做了滴血认亲,在确定韩飞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后,韩霸元的心真的开始动摇了。他自己可以无所谓,可以做个大长老便满足,可是对于韩飞,他想要的就多了!

  韩霸元与刘氏瞒住了所有人,开始为韩飞谋划未来。本来韩霸元不是看不出刘氏想替刘家吞了韩家的念想。可是韩霸元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在,刘氏就翻不出天,所以也就任由刘氏一家在韩家胡闹。即便搞的韩家族人怨声载道也是不理不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