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今天没我们什么事儿了?那我们就走吧!”

  无视大家看向自己这面的眼神和议论,韩宫带头转身向外走去,韩华韩凤韩仁等人也紧随其后。

  “三弟为何不留下来观察一下,也好打探一下长老团这次作出这样的决定是有何目的?”韩华跟在韩宫后面低声问道。此时不管是韩华还是韩仁亦或者是韩凤,却都没有注意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在知道了韩宫的真正修为和经历了昨天后半夜的那件事情后。他们都不再把这个还未满8岁的孩童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甚至隐隐地有了以韩宫为主心骨的样子。

  “没什么好打探的。”韩宫语气平淡:“他们不外乎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需要时间安排,否则他们又怎么会专门给直系子弟安排一天大比呢?加上堂叔堂伯的孩子,直系子弟拢共也就十几个。呵呵!不过他们需要时间,我们何尝又不是呢?两天的时间足够我们把那些事做好了,到时候就看,到底是他们的底牌大,还是我的炸弹猛。”

  说完,韩宫头也不回,加快速度往前行去。留下韩华等人一头雾水地在风中凌乱:“底牌?炸弹?都是什么玩意儿?”

  韩家在图城经营了好几百年,算得上是家大业大,所以韩家堡内部等级分明。除了家丁与家仆外,还有分旁系和直系。凡是被韩家赐予韩姓的人以及其子女皆算是旁系子弟。就像韩仁,虽然他一直以家仆自居,但是实际严格算起来他也是韩家旁系。而像韩华,韩飞还有一些他们堂叔伯的子女,都算是直系子弟。当然韩华韩凤,韩宫韩飞四人更是属于直系中的嫡系子弟。

  转眼间就到了打比第三天,第二天的直系子弟大比中,韩宫着实是小小的意外了一下,本来他以为韩飞会在大比中做一些手脚。可是等到韩宫和韩飞比试时,韩宫明明能明显的感觉到韩飞对自己的杀意,谁想还没开打韩飞就主动认输下台了。

  实际上就这件事情,韩华等人也着实研究了一番,得出的结论就是,长老团的行动一定是放在了第三天,不过韩宫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不管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在曾经的那个世界,韩宫都相信实力至上,只要参加大比,必须是16岁以下。以韩宫气旋期的实力,何以惧之?

  看着演武台上辗转飞腾的两人,韩宫不由得暗自琢磨:“这已经是最后一组挑战了,眼看大比就要结束,自己也毫无困难地拿到了第一名,可是韩飞他们却迟迟没有出牌,难道自己想错了?”

  正在思索间,台上挑战结束了,大长老重新登台,也就在此刻。韩宫看到了从大长老眼中透露出来对着自己的浓浓杀意。

  “哼,肉戏总算是来了,也不枉我给你们准备的这份炸弹,父亲,母亲,你们坚持住,等今天解决了他们,我就和仁爷爷去找你们!”韩宫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微微抬起双手压制住了大家对于挑战者胜利的欢呼,大长老轻笑了一声说道:“这次试炼和大比让我们长老团看到了韩家的未来,而且我们更是欣喜地得知我们韩家出了一个天才,那就是还未及20岁便修炼至气旋初期的韩华,这一辈第三代弟子的领军人物。”

  “吼!”听大长老说到此处,演武台下响起了一阵欢呼,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喊起了韩华的名字,慢慢的大家都跟着喊了起来,最终汇聚成一个声音:“韩华,韩华……”

  大长老并没有制止大家的欢呼声,只是笑眯眯看着韩家子弟们的表情,似乎很为韩华的横空出世而高兴,只是那眼底的一丝杀机却没有逃过在场的唯一的一个真正杀手的感知!

  眼看众人的情绪被完全调动了起来,大长老才继续说道:“为了让大家真正感受到韩华的实力,也是为了激励所有的韩家子弟。长老团决定在这次大比的最后增加一个项目——随意挑战赛!”

  “随意挑战赛?”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无法理解这个所谓的“随意挑战赛”。要知道,这次大比本身就合以前的大比不太一样,本来一天就能完事的大比,硬生生的被长老团延长到三天。结果还没结束,多出来个什么“随意挑战赛!”低沉的议论声在大厅各个角落慢慢响起。

  “呵呵,大家无需猜测!”大长老韩霸元笑眯眯地说道:

  “前几日在试炼的时候,我们韩家的韩华给大家漏了一手,这才让大家知道我们韩家居然有这么一个绝世天才的存在。之前我们长老会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发现这件事情,这是我们长老会的严重渎职。所以,在反思之后,我们决定增加这个随意挑战赛,目的也是为韩家发现更多的天才!”

  说到这里,韩霸元微微停顿了一下,看上去大家似乎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后才继续说道:

  “这个随意挑战赛其实和刚刚结束的大比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无论嫡系,直系,旁系,亦或者家丁。只要你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都可以互相挑战,唯一和大比不同的一点就是……”

  再次停顿,韩霸元才一字一顿地说道:“此次挑战赛的年龄放宽到二十五岁以下……”

  “哄……”这下,大厅瞬间炸锅。要知道,长老会既然把这个挑战赛放到大比上来进行,那么就是说只要获得前三名,就会有丰厚的奖励。二十岁以下的气旋期只有韩华,可是当吧年龄限制设置在二十五岁以下的话,气旋期的高手可就不仅仅只有韩华了,韩华也只是气旋初期,二十五岁,韩家气旋中期的都有……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韩霸元提出的这个所谓的挑战赛有违于韩家祖传大比的规定,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违制的挑战赛,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

  站在演武台旁边的其余几位长老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的交流却是只有他们能懂:“老大不愧是老大,连大家的表现情况都能猜得这么准!”

  不过说来也是废话,这东西还用猜?别看这些人说起来都是韩家后代,不过他们各自哪一个没有背后属于自己的小集体,这种明显能为自己的小集体争取到好奖品的机会,他们反对才怪!

  5更v新最2快上+酷…e匠}N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