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韩家众子弟看向韩宫的眼神慢慢的变了,先是从同情变成惊奇,进而转变成惊叹,此刻,大长老明显从众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狂热。

  韩霸元见过这种眼神,那是在光明帝国,那些虔诚的光明教徒们在谈论到他们伟大的光明神的时候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神色。而其他帝国称这种眼神为——信仰!

  “哼!”韩霸元运足功力冷冷地哼了一声,总算是拉回了众人那让他很不舒服的眼神。转头看向韩宫道:“韩宫,尽然华儿要保你,长老会也就破例一次。你的事情先暂且防线不提,等族长出关后再行议论!”

  毫无疑义,韩宫的表现让大家彻底相信了这个世界上市有奇迹存在的,而那被砍进了三分之一的耀金石更是激发了韩霸元心中的杀意:“好了,试炼结束,明日起便是大比的日子了。都回去各做准备吧!”

  众人闻声,便在这一片或惊叹或质疑的唏嘘声中各自散去。

  夜幕降临,图城韩家,“归”字号院落.韩仁,韩华,韩凤和韩宫四人围坐在桌旁,屋角的檀香架上,三根檀香正在悠悠地散发沁人心脾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

  端起桌上的茶壶,给大家续完茶。韩宫坐下,先是微微思索了一番后才说道:“仁爷爷,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未等韩仁回答,韩凤抢先说道:“这个东西还用说吗?今天的事情一眼就看出来了,长老会和那个女人已经抱成一团。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给了长老会什么好处?能让长老会如此打压宫弟,真是欺人太甚。”

  看着韩凤脸上的嗔怒,韩仁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了韩华:“长老会和刘氏走到一起,这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情了。不知道大少爷,对此事有什么打算?”

  $◎最Y新‘*章n"节}A上\L酷匠d,网

  “唉!”听到韩仁问自己,韩华先是叹了一口气道:“我今天虽然说,不惜冒险叩关去求爷爷出关,其实只是一句空话。想必要不了多久长老会便能猜出我只是在吓唬他们!爷爷现在正在紧要关头,一旦叩关对他造成的伤害不是一点半点,长老会也是因为怕我年少气盛,不懂这些道理才会暂时妥协的。”

  说到这里,韩华喝了口茶,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我能拿出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先靠二十岁前突破气旋中期的事情上做做文章,只要能坚持一年,明年韩城就会来人挑选精英子弟了,到时候依宫弟的能力想必定能让整个韩城惊为天人,到那时候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大公子说的没错。”韩仁点了点头:“等明年韩城来人,想来不仅是宫儿,大公子也必是韩城所调之人。到时候别说是长老会,就算是整个图城也找不出一个人来撼动你们的地位。”

  其实说起来,韩仁和韩华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可是韩宫却清楚,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要知道在那一世,韩华可是死在了刘氏的手中,本来韩宫还想不通,刘氏为什么会对毫无威胁的韩华动手。现在他却明白了,一定是韩华无意间让别人得知了他的实力,这才动了刘氏的杀意。

  韩华18岁就达到气旋中期,确实是惊为天人,也证明了韩华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但是这也只是证明韩华将来会有出息,对于身边聚集的很多液海期的刘氏来说,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一个气旋中期还是很简单的。

  而现在,无论是韩仁还是韩华,甚至是韩凤,他们也只是认为刘氏现在想尽办法打压韩宫也只是为自己的儿子韩飞在韩家争权而做手脚。他们并不认为,刘氏胆敢为了在韩家争权而对直系子弟下死手。

  想到这里,韩宫右手双指在桌子上不停的轻轻叩打,脸上表露出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着与冷静:“仁爷爷,大哥,大姐,此事我认为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哦?”三人不解的看向韩宫。

  斟酌了半天,韩宫再次在心里将自己的语言组织了一遍后才缓缓说道:“现在父亲母亲生死未卜,本来按道理说,如果我没有恢复功力还在那个后山上的话。谁如果想我死的话易如反掌。”

  “那么这样一来,他们只要确认了我父母已去,我也死了。大伯和大哥依旧像以前一样不管不问。即便爷爷出关后想惩罚三叔,估计也得考虑考虑了,毕竟到那个时候韩家直系子弟也只剩三叔家的人了。”

  听韩宫这么一分析,韩华三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半响后,韩凤才不解地说道:“不至于吧?如果真的到那个时候,爷爷出面的话,大哥肯定还是会接掌家族的,毕竟大哥也只是为了尽孝才陪着父亲的,大不了到时候我去接替大哥守着父亲就行。”

  “假如……”听到韩凤这么说,韩宫的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杀气:“大哥在爷爷出关之前,也一不小心意外身亡了呢?

  “砰!”韩仁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具跟着跳了几跳:“宫儿说的没错,这下我算是彻底想通了。”

  看到大家的眼神都看向自己,韩仁一脸愤怒的说道:“现在老爷子在闭关,除了我们三个老家伙和长老会之外,在韩家真正能说上话的也只有直系子弟了。义弟被他们派往了天方城,而我又随着老太爷一起闭关,从那一天忠弟的表现来看,他也已经彻底的倒向了老三家。”

  说到这里,韩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过:“如果大公子和宫儿都意外身亡,大小姐迟早要嫁做他人。即便老爷子出关了,有忠弟和长老会说和,估计老太爷和我都不会对老三家起哪怕一丝丝的怀疑。”

  “的确如此!”韩华恍然顿悟:“本身我就在陪着父亲,很少在众人眼前露面,他们如果真想害死我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随便下点毒都有可能致我于死地。然后随便给我安个暴毙而亡的理由,即便到时候爷爷有所怀疑,可惜苦于没有证据,而那时候韩家的直系子弟也就剩三叔一家人了,爷爷就是想惩罚他们估计也是无济于事!”

  “真是可恨!”听到这,韩凤忍不住恨道:“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歹毒?”

  “不过现在好了,大哥已经出来了,并且展露出气旋中期的实力。宫弟功力也已经恢复,再加上仁爷爷出关,想来刘氏即便想做什么事情也是没有办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