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姐姐明白的,你无需解释。”韩凤笑道:“这不是知道你实力恢复了,猜测你肯定要去参加试炼,连一向不管事的大哥都跑过来了,就是想看看我们家的小天才,如何继续耀眼夺目。”

  说到这儿韩凤看了一眼身旁的韩华,而韩华此时却是一脸的愧疚:“宫弟,真是对不起,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密室陪着父亲,根本不知道二叔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要是我和父亲早点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二叔二婶也……”

  说到这里,韩华的声音有些哽咽。

  看着满脸愧色的韩华,韩宫也是微微叹息,在这个大陆那一世的记忆中,这个大哥是一个真正的孝子。一直以来陪着自己失落的父亲只顾着修炼。从来不过问韩家的事情。就是这么一个根本没有威胁的韩家子弟,最终也没逃过刘氏的毒手。

  在那一世,韩华的死讯对韩宫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虽然记忆中自己跟这个大哥接触并不是很多。但是仅仅有数的几次见面大哥都是很疼爱自己。所以韩宫暗自下过决心,既然老天给了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就不会再让这些事情发生。

  不但如此,韩宫还决定,尽一切可能和努力让自己的大伯和大哥恢复正常人的心态。其实大伯和大哥不外乎是心病而已,在这个大陆上没有人能医治心病,但是对于曾在地球进行过杀手系统学习的韩宫来说,只要利用好了催眠术和心理学,还是很有希望的。

  想到这里,韩宫微微一笑说道:“大哥无需如此,弟弟这不是好好的吗?而且我相信父亲和母亲自然会吉人天相。等试炼和大比结束后我和仁爷爷就会前往大黑山寻找他们的踪迹。”

  %更新a`最z快上%◇酷匠z网

  一个杀手,小心谨慎思维缜密是必须的,但是杀伐果断更是杀手必不可缺少的东西,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拖拖拉拉。作为当初拥有冥王称号的杀手之王,韩宫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微微一停顿后继续说道:

  “大哥大姐你们今晚不知是否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弟弟想跟你们聊些事情。是关于大伯的。师傅对于我们家的事情似乎比较了解,他教了我一些东西,说是也许对大伯有用!”

  要说韩华和韩凤心中最大的心结,不是别样,正是自己的父亲。尤其是韩凤,虽然母亲是被自己的舅舅们害死的,但是要不是为了生自己,母亲也不会被他们钻了空子。导致自己出生之日母亲大出血而死!

  后来,韩华告诉韩凤,自那天起,父亲就变了一个人。以前的父亲脸上永远铺满笑意。对谁都是温和无比,无论是韩家大事,亦或者晚辈修炼的小事,父亲都会放在心上。现在父亲什么都不管不问,只是一心把自己关在密室里修炼。要不是后来韩华发现不对,父亲都有可能活活饿死在密室。

  这也是为什么韩华一直陪在父亲的身旁。要是没有韩华照顾的话,韩承孝真有可能随时出事。

  现在听到韩宫这么说,韩华和韩凤眼前都是一亮。就连站在韩宫身边的韩仁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韩宫的借口可是那个虚无缥缈的“师傅”啊!不过三人俱是聪明人,一看韩宫的眼神就知道韩宫不想现在说什么!

  “没问题!”不待韩凤说话,韩华抢先点头道:“本来大哥我就该给宫弟道歉,今天我就陪着宫弟好好的转一转,先是试炼,然后咱兄弟们好好的聊一聊!”也许是知道父亲有可能康复,韩华气场都有一点的变化!

  说罢,几人就在大伙的簇拥下向韩家大宅深处的演武场走去。这演武场平时就是晚辈们修炼的场所,所以自然大家都是轻车熟路。不一会便到了地方!

  “哈哈”刚进演武场,一阵大笑声变传了过来:“早就听说仁兄弟出关了,本来一直想去探望一下,无奈这试炼大比即将开始,老夫一直忙着操办,也就没顾上。不过想来仁兄弟今天定是要过来的,所以也没着急,这不,想着想着就见到仁兄弟了!”

  顺着声音,一个白发长眉,锦衣玉袍的老者从演武场深处迎面向众人走了过来。看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者,韩宫的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一抹隐藏极深的恨意!

  这个老者叫韩霸元,是韩宫爷爷韩霸天的堂弟。也算是图城韩家的分支,据说年轻时忙于修炼,一生没有伴侣。只是此人实在是天赋不算很好。四十岁时突破到液海前期,并因此进入了韩家长老团。成为了韩家长老之一。结果在长老的位置上一搁便是三十多年。

  随着以前的长老一个个的逝去或者离去,韩霸元慢慢地从七长老的位置上一直混到了现在的大长老位置。虽然三十多年来境界毫无进展,但是毕竟在图城来说液海期也算是高手了,再加上三十多年来韩霸元一直兢兢业业,尤其是在掌管戒律堂的时候能够秉公执法,该奖励的奖励,该罚的罚。令众人信服,所以虽然在大长老的位置上坐了将近十年了,众人却是没有什么异议!

  可是,别人不知道,韩宫却是很清楚。就是这个大长老,和刘氏勾结在一起,逼走父母,毒死韩华……刘氏之所以在那一世那么嚣张,一切都是因为有这个大长老在背后撑腰。直到后来爷爷韩霸天出关,也是因为这个大长老一句话,说是韩宫已死,才导致韩宫一直到二十九岁死去都再没有见到爷爷一面!

  那一世的韩宫,年岁小,心性不稳。所以在七岁遭遇大变便成了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再加上大陆本身讲的就是实力至上,弱肉强食。所以那一世的韩宫根本生不起什么反抗的念头。直接沦为了韩飞的出气筒,就在后山那个小茅屋中过着奴隶不如的生活,而关于韩霸元的事情也都是韩飞在酒后拿韩宫撒气的时候说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