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那个废人在庄门外用门卫的长矛杀了李二!”

  作为图城最大的家族,内部消息的传播是非常快的,就在韩宫杀了李二,在两个被震惊了的门卫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信步走进韩家庄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韩飞已经得知了李二被杀的消息,不可置信的冲着报信的家仆呵问道。

  “是的!”向韩飞禀报的家仆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他心里很清楚,虽然同为家仆,但是因为李二会巴结主人,再加上不管怎么样,韩飞毕竟只是一个七岁的孩童,所以,李二在韩飞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地位的。

  而且,如果说是别的韩家人杀了李二,也许韩飞虽然会恨,但是也不至于发飙。但是,现在杀死李二的偏偏是以前韩家的天才现在的废人,韩宫。

  身为韩三爷家的家仆,他很清楚韩飞对韩宫的仇视到底有多深。尤其是以前韩家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韩宫身上的时候。。

  在云海大陆,孩童在练功的时候扎个稻草人作为假想敌训练是一种风俗。为此,眼前这个九少爷专门请画师画了很多张韩宫的脸部画像。每次练功的时候他会命令家仆扎个草人并在其脸部贴上韩宫的的画像,然后用毫无章法的剑技将稻草人砍的稀烂。由此可见韩飞对韩宫的仇视到了什么地步!

  这个家仆还记得,在韩宫被确定为废人之后,韩飞有多么的开心。而当自己的父母抢夺了韩二爷原本在韩家的生意权限,后来舅舅又占据了韩二爷家的小院这一系列事情之后,韩飞更是毫无忌惮,在韩家庄打骂家仆的时候总爱说一句话:“你怎么跟韩宫那个废人一样没有出息?”

  可是,就是这个现在眼前九少爷压根就瞧不起的韩宫,居然在韩家庄门外一矛扎死了九少爷最器重的家仆之一。可想而知此刻九少爷的心情又多么的愤怒。

  家仆战战兢兢,生怕九少爷迁怒于自己,同时心中也不断咒骂李二:“这个废物,虽然说只是个武者,但是毕竟也是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居然被一个修炼反噬之后,实力连武者都不及的八岁孩童随手一矛扎死了!”

  “那个废物杂种现在在什么地方?”韩飞开口问道,声音中夹杂着愤怒,难忍的愤怒。甚至顾不上迁怒前来禀报的家仆。他现在一心只想抓住韩宫,然后……然后怎么样他没工夫去想,只是想立刻就抓住韩宫。

  “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进了韩家庄了。”家仆低着头,老老实实答道:“看他的方向,似乎是朝刘爷家的院子方向走去的!”

  “什么?”韩飞有点不相信:“他杀了李二后不但不跑,反而去我舅舅家了?”

  在韩家庄,家仆口中的刘爷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亲舅舅。自己母亲在接管了韩宫父亲在韩家的所有经营权之后,经韩家几个老辈的点头,专门请了舅舅刘北桥过来帮韩家打理一些生意!

  “走!”韩飞抚了抚衣袖,“我们去舅舅家,我倒要看看,他个废人还反了天了不成!

  此刻,韩飞决定了,他今天就要在韩家庄杀了韩宫。一来可以出气,二来,也可以借着这件事情在韩家立威。

  “小少爷,先请暂时留步,听老奴一言!”

  就在韩飞抬腿准备出门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侧屋响起:“小少爷此去可以先借口担心韩宫逃跑而抓住他,但是却万万不可打杀于他!”

  要是别人在韩飞正在气头的时候劝他,估计他直接会破口大骂。但是这个声音却让韩飞停下了脚步。

  “忠叔,为什么要阻拦我?以我们家现在在韩家的权势地位,还需要怕他一个废物不成?韩飞疑问,“就任由他杀了李二而不管?那样别人不还以为我韩飞怕了他韩宫!”

  韩飞话音未落,被称为忠叔的人已经从侧屋走了出来。作为韩飞父亲年幼时的老师,忠叔是仅有的能让韩飞老实下来的几个人之一,不仅仅因为他是家中的老资格,更主要的,他是液海初期的高手。

  6√看正。◇版章节0上^酷匠网c`

  “小少爷,请听老奴解释。”忠叔微微摇头道:“以三老爷现在在韩家的势力,夺了韩宫家的房屋,没问题,逼他们前往大黑山,没问题,让韩宫在后山草棚自生自灭也没问题,但是你若是一时冲动杀了韩宫,问题就大了!”

  看着眼前七岁的韩飞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忠叔微笑:“现在虽然韩家老一辈的在三老爷的游说和活动之下,很多人都站在三老爷一边。但是这些人之所以站在三老爷的一边除了三老爷的身份之外,其实还有更主要的一点。”

  韩飞稀里糊涂的听着,似为所动的样子。

  “那就是老太爷!”忠叔继续说道。

  “三老爷现在所做的一切等老太爷出来后最多会责备三老爷几句,因为这一切只是家族内部争权的一种方式。三老爷能将二老爷逼走,能让大老爷放弃争权,一心求修为上的突破,这是三老爷的能力!怪罪不得。”

  “而且,等老太爷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在大老爷无心掌管韩家,二老爷身死不明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只有三老爷一个接班人。所以,即便知道了这些事情,顶多就是将韩宫接回韩家,责骂三老爷一顿。最后,他还是得要将韩家交给三老爷的,因为那个时候,老太爷已经没得选择了!”忠叔顺手端起一侧桌子上的茶壶,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转头话锋一转:

  “但是,你要是将韩宫杀了,那就是弑兄!

  “大风王朝,这个罪名是谁也承担不起的。包括老太爷,也包括你的父亲。

  “可是……”韩飞很不情愿:“那废物在庄门处杀了李二,虽然李二只是一个下人,但是大家都知道李二是我的人,我的人被随意杀害,我难道还要委曲求全不成?”

  “小少爷!”忠叔面上表情依旧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能换得最后的胜利,一时的委屈又如何?现在您看似委屈了,但是若是想想办法,或许要不了多久便能得报此仇。说不得真便是达成小少爷的目的也未尝不可啊!”

  “哦?”韩飞听到这眼睛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