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点铜板是韩宫存下来的。

  每次韩凤来看他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个银币。一个银币省着花,能让韩宫吃一个月左右。本来韩宫还能多省点,只是修炼,也是会很饿的!

  半响功夫,韩宫掂量着手上的铜板自语道:“嗯,够买件衣衫,在吃顿好的了!韩家三少爷重回韩家,怎么也得穿的稍微体面一点吧!”

  走出破落小院,韩宫头也不回地往山下韩家庄外的小集市走去,而身后,火光冲天而起!

  在集市上,韩宫先是买了件衣衫穿上,尔后走进集市上两家酒店中的一家。在小二诧异的眼光中点了一盘熏鸡,一盘蒸鱼和半斤大风王朝有名的火烧酒。然后,众食客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已经被韩家抛弃的八岁孩童将酒菜吃喝干净,结账走人。

  直到许多年之后,这个集市都成为了一座大城。城中的老人一说到韩天王的时候,第一句话都一样:“韩天王从小就与众不同,要不,你们谁见过一个七岁的幼童能一口气干了半斤火烧酒还一点醉意都没有的?”

  走到韩家庄外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看着熟悉的庄门,看着庄门外如同城门士兵一样站立着的两个韩家家丁,韩宫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之后,抬腿向庄门走去!

  “站住,这里是韩家庄,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刚到庄门,两个手持长矛的家丁便将韩宫挡了下来。想来这两个人是新来的,没有见过韩宫,而在韩宫的记忆中,也同样没有这两个人!

  “呦!这不是我们尊敬的天才三少爷吗?啧啧,怎么?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的三少爷不在后山的马棚中抱着尿罐子睡觉,反而穿的人模狗样的来韩家庄外看风景了?”韩宫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不用回头,韩宫也知道后面来人是谁,这个声音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上一世,每次韩飞欺辱自己的时候,这个人都在场。而这一世,仅有的几次韩飞欺负自己的时候,这个人也在。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韩飞的两个奴才之一,也正是一年前将自己赤手提起,从草床扔到院子里的人。

  只是,在听到这个人的口出侮辱之后,韩宫并没有生气,反而淡淡一笑,反手指着这个韩飞的奴才冲其中一个门卫说道:“你们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看的出来这个门卫是个老实人:“他是三老爷家的家仆,很受九少爷的器重。”

  “哦!”韩宫点点头:“原来是三老爷的家仆!”

  停顿了一下,韩宫又开口问道:“那么,这个三老爷家的家仆说的话,你们相信吗?”

  “相信!”虽然不知道韩宫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门卫依旧点头应了一声!

  “那么!”韩宫转过身去对着家仆说道:“你能不能将我的身份告诉这位门卫大哥呢?”

  “哈哈!”家仆眼神呆滞了一下,虽然他看不出韩宫现在的修为,但是他看得出韩宫很淡定,这种淡定让他心头微觉不安,不过,一想到自己在九少爷跟前的地位,想到现在三老爷在韩家的地位,再想到韩宫现在的地位,家仆放声大笑起来!

  “你俩听着,”家仆走到韩宫跟前指着韩宫对两个门卫说道:“这个人,是我们韩家庄的三少爷,是二老爷的独生子。以前,是我们韩家庄的天才,不过现在嘛,只是一个废物,只配睡在草棚的废物!哈哈!”

  听到家仆的介绍,韩宫又是淡淡一笑。指着庄门里面继续对老实门卫说道:“现在,他告诉了你们我的身份,你们相信吗?如果说,我要进去,你们同意吗?”

  “相……相信!”门卫迟疑,现在,即便是猪,估计也能看出韩宫的地位了,连一个家仆都敢站在韩家庄门外如此羞辱于他。但是,韩宫毕竟还挂着韩家三少爷的名头,要是不让他进的话……门卫犹豫着向韩飞家仆投去了询问的眼光。

  “好吧,我不进了!”不等家仆说话,韩宫接着开口。说完他便转身似乎准备离开。不过,就在他转身走了没一步,忽地又转过身来,径直走到门卫面前。

  “你放心,我不进去!”看着门卫紧张的表情,韩宫微笑着:“只是一年没有回到韩家庄了,很是想念!大哥,我想借你的长矛看看可以吗!”

  门卫愣住了,不知道面前这个三少爷要自己的长矛做什么?这么重的长矛,光长度就快顶的上两个三少爷这样的孩童了!

  “呵呵!”韩宫依旧笑着解释道:“小的时候,我就常在庄门玩耍,那时候也常喜欢摸这里的长矛玩,所以,只是个念想!”

  看着这个孩童,想想刚才三老爷家的家仆的恶相,门卫禁不住有点同情起韩宫来:“只是一个孩童,却是……哎!”想到这里,门卫将自己手中的长矛递给了韩宫:“小心,这玩意重,别砸着自己了!”门卫好心提醒道。

  “没关系的!”韩宫接过长矛,轻轻抚摸着。半响,他突然抬头问门卫:“门卫大哥,我以前似乎没有见过你们,你们是刚来的吗?”

  “是的,我们是八个月前才从天方城韩家钱庄调过来的!”门卫答道。

  “哦?”韩宫似乎很好问:“天方城的韩家钱庄?这么说你们也算是韩家的老人了!

  韩宫顿了顿又说:“”那么请问大哥,你们在韩家钱庄的时候,是否要学习韩家家规呢?”

  “这是自然!”门卫点点头说道:“只要属于韩家产业的人,不管产业在什么地方,这韩家家规是必须要熟记的!”

  "酷hc匠网正版T首发Nq

  “那就好!”韩宫的表情像如释重负一般:“那就请两位大哥给我做个见证!”

  说到这,韩宫转身面向刚刚侮辱过自己的家仆淡淡道:“刚才是你说的吧?说什么我应该抱着尿罐子在马棚睡觉,不应该穿的人模狗样的站在这里?”

  看着韩宫依旧淡定的表情,家仆刚刚平定下来的心又有点不安起来,他不明白,韩宫已经是个废人了,自己平时陪九少爷去拿他逗乐的时候,他的懦弱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怎么今天有点转性了呢?

  不过,不安归不安,家仆知道,现在自己必须硬起来,否则如果自己被这个废人吓到的事情传到九少爷那,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这,他脸上再次浮现出嘲讽的讥笑:“不错,是我说的!你能怎么样?奉劝三少爷一句,这里……”

  刚说到这,家仆的话便被一声利器插入肉中的噗嗤声打断。

  低头看看穿胸而过的长矛,再抬头看看握在长矛另一头那只稚嫩的小手。家仆艰难开口道:“你……你怎么敢……”

  “噗嗤!”又是一声。韩宫拔出了长矛淡然说道:“韩家家规第七条,仆辱主者,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