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儿的确被确认无法突破,但是他是我的儿子,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你们想要这间院子,我们一家人现在就腾。但是请你们记住,宫儿今年才刚7岁。莫欺少年穷!”

  迷糊中,韩宫听到了这个声音。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对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能发出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声音的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劲,眼睛却似乎被高效万能胶粘住了一样,无法打开!

  不一会,韩宫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抱了起来。然后自己似乎被放进了一辆汽车。他能感觉到,道路很是不平,因为躺在车里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骨头都有点被颠簸的要散架了似得!不一会,韩宫再次昏睡过去……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的韩宫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场景却和他在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时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就在他听到那个记忆中很熟悉的声音的时候,韩宫就知道,自己没有死!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在那么多的,几乎能将整个小岛夷为平地的导弹下存活下来。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他要么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要么是躺在那个号称世界警察的国家的某个基因研究基地里!

  不管是在那个地方,在韩宫的印象中,这两个地方的场景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如果是在某个基因研究基地的话,伴随自己的还应该有无数发光的,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影子的无影灯。

  可是,现在韩宫所在的地方却是一片枯黄和褐色交杂的颜色。黄色的是干枯的草,而褐色的是已经失去水分不知道多少年的粗细不均的树枝。很明显,这是一间茅草房。或者,用马棚来形容现在四面漏风,抬头便能看见蓝天的房间更为合适。

  “难道我是被导弹的冲击****到海里?然后被某些渔民给救了?并不是被那五个国家给俘虏了?”勉强坐起身子,韩宫开始环顾这个“马棚”!不知道为什么,韩宫总是觉得这个马棚很熟悉,在他记忆深处似乎有某根弦子在轻弹!

  下意识地,韩宫扭头望向自己现在所躺的草床床头所在的角落。当他的视线落在那个对于韩宫来说永世难忘的用来充当马桶的陶罐的时候,韩宫的瞳孔瞬间开始扩大,不由自主地,韩宫的身体开始颤抖!

  突然,韩宫猛地闭上眼睛重新躺在了床上。半响后,他才迟疑地将自己的右手抬到自己脸孔的上方,尽力将五指张开。然后,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那只韩宫所熟悉的因为常年握枪和匕首而磨出肉茧的布满力量的右手。而是一只白白嫩嫩,一看就是一个儿童所拥有的,还没有经历过风尘洗礼的右手!

  “不可能!这不可能!”空荡荡的草棚中,只有韩宫的低喃:“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小琳,小五,小枫。他们怎么可能在我的梦境中显得那么的真实?还有……我的戒指!”

  》最新章#C节8Q上☆酷匠~网

  说到这,韩宫突然将本来握紧的左手再次用力握紧。他记得很清楚,在死之前,他把那从未摘下来过的指环摘了下来捏在左手。当感觉到掌心那指环带来的摩擦感之后,韩宫突然笑了:“看来这不是梦,我真的回来了!”

  草棚内再次一片寂静。半响后,韩宫的声音又响起:“是了,我全部想起来了!现在我应该是7岁,半年前我在家族试炼检查的时候被证实无法突破气海初期,当时我一时冲动尝试强行突破,结果造成反噬。不但没有突破,境界反而倒退到普通武者的境界。”

  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韩宫依旧自语道:“接下来,我便陷入了长达半年的昏迷。我家的四合院应该是被三叔家的占了,父母被逼带着我来到后山木林的柴房生活。而几天前,父母已经被家族逼着前往大黑山。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放下昏迷中的自己,是因为他们的侄子,我三叔那可爱的儿子,向他们保证会照顾好我这个哥哥的!”

  又是片刻的沉寂:“那就让事实来证明我所判断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吧!”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韩宫的声音依然有点自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那可爱的弟弟过一会就得前来‘照顾’我这个还未恢复痊愈的哥哥了!”

  “你们两个,进去看看我那天才哥哥有没有醒来?要是醒来的话,就请他出来说话!”草棚沉寂了一个小时之后,草棚外面终于响起了韩宫期望听见的声音。

  “呵呵,连说话的内容和口气都是一模一样。看来老天真的是待我不薄啊!”草床上的韩宫突然笑了,笑的很是灿烂!

  这时,两个穿着家丁服饰的大汉推开半掩着的草棚的破门走了进来,看着船上睁着眼睛的韩宫,两个大汉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九少爷,看来我们三少爷的命还真的很大,他已经醒来了!”其中一个大汉转头对着外面喊道!

  “哦?”稚嫩的童音再次响起:“那就把我天才的三哥请出来吧?”

  “是!”两个大汉同时应了一声后,其中一个大汉走到草床旁边,看着睁着眼睛的韩宫道:“三少爷,听说您的气海已经破了,现在您和我们一样是个武者了!估计现在的您还不能走路,那就让奴才带您出去?”

  虽然听上去是询问的口吻,但是大汉手下却并没有停。只见他一把提起韩宫,转身大步向草棚外走去!

  虽然被人提在手中,但是一出草棚后强烈的阳光还是刺的韩宫有点睁不开眼睛,还没等他伸手遮挡一下阳光,韩宫就被大汉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韩宫努力的使自己在地上坐了起来,但是还未来及抬头,一条大绿色的绸缎裤子和一双一看就是精心手编的黑色小布鞋就落入他的眼中。韩宫明白,这套行装,不正是属于自己那当初在自己出事之后,被称为真正天才修炼者的九弟的吗?

  “哎呀!这可是我们韩家的天才,我的三哥,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呢?”童音再度响起,而韩宫的天才九弟韩飞,也蹲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这张遥远而又熟悉的还带着稚气的脸,韩宫内心不由的一声轻叹:“长的这么可爱的一张脸孔之下,怎么会有一颗如此歹毒的心呢?”

  “三哥,疼吗?”韩飞蹲下来看着韩宫,虽然语气听起来是在询问韩宫的疼痛,可是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喜悦和兴奋!

  “三哥,我问过父亲了,他说像您这样强行突破反噬后,不但修为会降落一阶。而且还有一点点的后遗症,就是好像要小半年都不能站立行走!我这专门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韩飞开口问道。

  韩宫轻笑了一下,依稀记得当年自己也是这么轻笑了一下:“估计是真的,我现在虽然能坐起来,但是却是根本无力站起来。而且,我体内的气流似乎也都消失不见了!对了,我问一下,我父母现在何处?我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早已经知道结果,但是韩宫依旧忍不住询问出口。而韩飞的答案自然也是依旧:“二伯和二伯母为了你的身体,几天前就去大黑山了。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以后照顾你的事情就由我来做了!至于你家的院子,现在是我大舅一家住呢!”

  “果然一模一样呢!”韩宫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却是没停。虽然他记得很清楚,就是因为接下来的这句话使他挨了第一次毒打:“他们怎么能去大黑山,父亲才是气海后期,母亲也只是气海中期。而且,还托付你来照顾我?你可是才只有6岁啊,九弟!”

  “啪!”和韩宫的记忆如出一辙,九弟两个字刚出口,韩宫的脸上就被韩飞扇了一巴掌。稚嫩的小手却是一巴掌将韩宫的半个脸颊扇的整整肿起两指宽!

  “谁是你的九弟?你叫谁九弟?”韩飞的嗓音虽然听上去很嫩,但是却透漏出一丝狰狞:“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个废物,而我,才是韩家的天才。将来带领韩家进驻韩城的,一定是我韩飞!”

  伴随韩飞“豪言”的,是他的拳打脚踢,直到他似乎累了,才狠狠地啐了一口吐沫在韩宫的身上:“记住,以后对我的称呼是九爷!如果你胆敢再喊我九弟,那后果就不是今天这么的简单了!另外,不用想二伯他们了,估计他们夫妇此刻已成为妖兽腹中的营养餐了。哈哈哈……”

  说完后,韩飞带着两个家仆扬长而去,而无法站立的韩宫却是蜷缩在黄土地中瑟瑟发抖。与当年不同的是,那时的韩宫是恐惧的面孔加上抽搐的身体。而如今,虽然韩宫身体依旧抽搐,但是半掩在黄土中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喜悦的笑容!

  至此,韩宫已经彻底的清楚,自己没有死。当年自己死了,然后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现在自己虽然在另一个世界再次死亡,却是又重生到这个世界,而且还是重生在自己七岁的时候!

  所以,韩宫放心了!他明白这是老天给他的再一次机会。而这次,他会好好把握。因为他明白,未来的三年,韩飞还不会太针对他。而且除了父母,韩家还有一个很爱她,保护了他三年,直至最后拜师离去的大姐……韩凤!

  三年,足够了!三年时间,足够让自己再次崛起了!

  想到这,韩宫强制忍住身体的抽搐,将一直紧攥在左手的指环,再度戴在了左手小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