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冰雨有些无语的看着我,她虽然现在表现的很是开心的模样儿,但内心却是充满了复杂,纠结。

  她已经二十三岁了,而且再过两月,生日一过,又即将进入24岁的门槛儿。

  女人的一生,或许也就这段时间是最为清纯美丽动人的。

  她如果真跟我在一起,等她人老珠黄的时候,我还正直青年,大小伙子一个,到时候她得郁闷死。

  而且我才不过十八九岁,半大小子一个,大学都还没上,家里条件也一般,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

  她以后若真的嫁给我的话,可能会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还要把自己给搭进去,跟着吃苦。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她已经都二十好几了,在她眼里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刚成年的孩子儿,而且长得还显嫩儿,整个一看就跟个未成年似的。

  要是真在一起,两人走在街上,哎呀,那画面没法想象了,自己的爸妈也都不会同意的。

  一想到这儿,张冰雨又开始哽哽咽咽的哭了。

  我并不知道她所想的有这么多,只是以为她是因为身体不适,太痛了,才会哭的。

  我赶紧一个劲儿的安慰,一直不停的说着好话哄她,她才没有继续哭。

  我们依偎着,静静的躺了好一会儿。

  “呀!”

  我忽然想起龙原好像也在这儿,而且昨天晚上被恶鬼一巴掌抡倒之后,直接就晕过去了,不知道有没有事了。

  糟糕,昨天晚上太激烈了,我自己都沉浸在其中,哪还管他的死活啊。

  当然了,我是希望他没醒的,我可不希望给他白白看一场现场直播。

  “哎呀,你又干啥?”

  张冰雨依偎在我怀里,正感觉一阵温暖与幸福,不想有人打扰这个时间。

  “是龙原,他也在这呢。”

  我说着,同时连忙给自己穿好衣服,然后打算去看一看他。

  张冰雨一听,也着急忙慌的整理好衣物,不过她的衣服已经被我撕破了,什么都掩盖不了。

  她不禁又是白了我一眼儿,我见状儿赶紧将自己的衣服递给她穿,免得春光泄露。

  不一会儿,我赤裸着上身跟张冰雨走到龙原面前,见他还处在昏迷的状态中,而且地上一大滩血迹已经凝固,看样子显然是他吐的。

  我眉头皱了皱,赶紧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他怎么样了?”

  张冰雨这时穿着我的衣服,显得有些宽大另类,不过更增添了一点别样的美感。

  这亦是美人如衣架了,穿什么都好看。

  我深呼吸了口气,不紧不慢说:“还好,没死。”

  “啊,那咱们赶紧回局里吧,通知警队,叫人过来处理,昨晚太可怕了……”

  张冰雨眨了眨狭长的睫毛,有些后怕的感觉。

  我笑了笑,调侃道。

  “是啊,好可怕啊,昨晚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对我各种凌辱啊……把我累得不要不要的……”

  张冰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悠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儿,小手直掐着我的手臂,嗔骂道。

  “混蛋,你再提,你在提,让你提……”

  张冰雨虽然是个女子,不过我猜应该有练过格斗散打,这小手给我掐得也是生疼不已。

  我挥开她的手,然后将龙原背在身上,感觉一阵轻松。

  “这货儿还挺轻的吗。”我打趣儿道。

  随后,我跟张冰雨开着昨晚的警车驶回警察局里。

  当我们回到警察局的时候,张冰雨先是领我去她的办公室,将龙原放在一沙发上。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发现这个办公室很大,而且装修的很卡哇伊,在桌子上,沙发上都放着几只玩具卡通猫咪咪,我有些玩味的看着张冰雨问道:“还真看不出来啊?你表面上大大咧咧脾气火爆,但内心还是挺少女心的呐?”

  “那当然,老娘可是漂亮淑女一个。”张冰雨淘气的自夸道。

  “哎呦,还淑女……”我上前将她抓住,然后……

  十几分钟后,张冰雨红着脸带着我走向局长办公室。

  一路上,她小脸红扑扑的,不敢看我。她想不明白,好像自从跟我发生关系以后,她就很容易脸红了,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呀?我怎么看见张大小姐好像脸红了?”警察甲看着张冰雨从他身旁走过,忙是冲另一个警察说道。

  “哎呀,是呢?跟在她身后的小屁孩是谁啊?难不成是她弟弟?”警察乙奇怪说道。

  “哎,别吵了,赶紧办正事吧?再看人家也是女神,不是你这种吊丝可以触碰的。”警察丙说道。

  “切,说得好像你不是吊丝似的……”众人皆是一阵鄙夷。

  随后我跟张冰雨走进局长办公室,只见一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穿着局长制服,双手靠在办公桌上,脸上露出很猥琐的笑容,美滋滋的数着红花花的钞票,没有注意到我们进来。

  “冰雨宝贝,这胖子就是局长啊?”我小声对张冰雨问道。我虽然是本地人,但平时不太关注这些,一有空就看一些片子……聊聊嗑,打打球什么的,别说一局长了,就连我们村的村长我都不知道叫什么。

  “嗯呐。”张冰雨在我耳边说了一声,然后冲屋里大喊道:“王胖子,快滚过来!”

  我在一旁吓了一跳,这张冰雨还敢跟局长这么说话呢?不怕下岗呢?不过这大嗓门给我喊的,哎呀,我有点动摇想娶她的心了……

  正数着钱的局长,顿时也吓了一跳,:“谁呀?进来不敲门的么?看来你是想去街边巡逻了……”王局长说着,看清来人,顿时整个脸憋成了猪肝色,“哎呦,这不是小张么?哎呀,怎么来得这么早啊?是不是磕了?来,我给你倒杯热茶喝喝解解渴……”说着就要去鼓弄茶杯。

  “滚!我是要向你报告命案的,昨天在飘渺村,整个村子发生一起重大命案!”张冰雨没好气道。她平时最烦的就是这个王胖子了,什么任务都不给她发,就让她一个人整天在局里打酱油,她真是恨死这个局长了。

  若是让王胖子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一定大声喊冤:“小张啊,不,姐姐,不是我不给你发任务啊,实在是你的正义心太强了,见到人家长得凶的你也抓,没犯事的你也抓……而且你那老爸是谁啊?市里高级审查官,看人不爽就查,简直是官场杀神啊,他可是发话了,要是你敢掉一根头发,就撤我职,我哪敢不从啊……”

  “什么?!命案?我只是让人去抓一个小屁孩而已,怎么会搞出命案呢?小张,你又开玩笑了吧?你要是实在想出警的话……呵呵……这样吧,东城小街有个老奶奶被虐打事件,我允许你带两个警员过去解决纠纷……”王局长显然是不相信张冰雨的话,笑了笑说道。

  “王局长,我怎么会骗你呢?你赶紧派出警队去查看吧,真的,就在飘渺村,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张冰雨摇了摇头,解释道。

  王局长只是一味的呵呵笑,以为这个大小姐脾气又犯了而已。

  这时我从旁说道:“她没撒谎,我们就是刚从村里出来的。”

  “嗯?小孩子儿,你又是谁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王局长好像是才看到我,装作威严道。

  “因为我就是刚才你口中的小屁孩儿。”我露出一个无比阴深的表情盯着王局长说道。

  “什么?你就是那个刘榆?”王局长有些心虚的看着我。毕竟他刚刚才收了人家钱财答应要整我。

  “王局长,你心虚什么?”我有些玩味儿的说道。

  “你……你胡说!我才没有心虚呢。”王局长紧了紧身子,紧张道。

  “那你紧张什么?”我又说道。不过心里却在想,这样的人为什么能当上局长呢?难怪这座小城发展不起来,看来是有原因的。

  “好了,你们别吵了,局长,都这个节骨眼了,我真的没必要骗你,真的发生了很大一起命案。”张冰雨故作生气的说道。

  王局长听了张冰雨的话,又被我古怪的眼光盯着,然后想了想,“那就去看看吧。”

  ……

  ……

  于此同时,在世界中心,天龙岛境内,天龙军战队,本部总会。

  三名中年男子分别坐立在三张将军椅上。

  一个面容刚毅,正气凛然,身穿白色将军装。一个形态懒散,却霸气无比的黑袍男子。一个面露凶狠,一看就知道是脾气不好的暴躁红袍男子。

  他们便是让道贼们闻风丧胆,让人们敬仰尊崇的,天龙军部,三大领军级人物!

  》‘酷q*匠H网.首U%发Ca

  白袍威严,天军大元帅,华天雄。

  黑袍霸气,地军元帅,黑虎。

  红袍火爆,先锋军元帅,铁骑。

  此时此刻。

  华天雄坐在将军椅上,面色沉重的对两人说道:“吞噬灵符被夺走,你们如何看待?”

  “嗯……还真是有点难办呢。”一向懒散,不以为然的黑虎,此刻眉宇间也是露出了一抹凝重。

  华天雄听了黑虎的回答,有些不太满意,转头又对铁骑问道:“铁骑,你的看法呢?”

  铁骑脾气一向火爆,不过这时也是沉声应道:“吞噬灵符被夺走已成定局,但是我们却还不知道是谁夺走的,怕就怕如果是让那帮人得到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见得两人回答,华天雄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那个人太可怕了,竟然连是身为重力人的铁骑,释放出连我都得忌惮的一万倍重力磁场也不能奈他分毫,不知是哪位高人了。”

  “是啊,那人神鬼莫测,好像所有的灵符能力都不能对他起作用,那一刻,我感觉我就算变身为终极狂虎兽,在他的面前,也只是一只小猫咪而已。”黑虎感慨道。

  “好在他只是来夺走吞噬灵符而已,不然的话,如果他要对我们开战,天龙岛有可能将不复存在。”铁骑面上露出了一丝后怕,说道。

  “嗯,吞噬灵符固然重要,但若是为了它得罪那个人的话……就得不偿失了,何况还有一群道贼在一旁虎视眈眈,一旦我们倒下了,整个世界都将会面临重大危机!”华天雄想了想,认真道。

  “没错呢,道贼一众里,也有一些很强大的角色呢。”黑虎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