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三老婆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模样甚是可怜。但旁边没有一人上去劝解,生怕沾上晦气。

  我没去理,只感觉现在脑海一片混乱,这个酒宴并没有表面上的简单。

  “刘榆?”人群中,挤出一女子,身材高挑儿,身上穿着纯白色的婚纱,容貌美艳。

  “干什么?”看到来人,我没好气道。

  李娜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一向在她面前很腼腆的我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你怎么在这儿?”李娜说话间,嘴里香气扑鼻,甚是好闻。

  但我却觉得有点恶心,虽然这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美艳,但这张烂嘴说不定吃过多少男人的……

  “我记得,我好像跟你说过无数次我老家了吧?”我轻蔑道。

  “噢,我想起来了。”李娜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随后轻笑:“真是好巧呐,对了,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找新的女朋友啊?”

  “没有。”我不想跟她有什么瓜葛,敷衍道。

  其实李娜本心并不坏,她只不过是不想自己生活得太寒酸。每个女人都喜欢漂亮的衣服,精致的护肤品,很多的高跟鞋,豪华的房子……她也不例外,只是,这些……我的确给不了她。

  我只是个农村孩子,将来生活就注定是娶妻生子,回到农村繁衍后代。

  但我现在有了不一样的际遇,吞噬灵符,这道神秘的符纸将我渐渐牵引向另一个世界……

  当然,这是后话。

  “哎呀,媳妇儿,你在这儿啊?”这时,一矮个男子从刘老三屋里走出。

  我正眼一看,正是刘伟。一米五五的矮个儿,五官平平,有些难看,或者说丑陋。身上穿着比自己身体都大一号的西服。,走路摇摇晃晃的,似乎腿脚还有些问题,样子有些滑稽。

  “哎呀,小榆你也在这呢。”刘伟走到李娜身旁,说道。

  这两人站在一起,一高一矮,一丑一美,怎么看怎么别扭,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

  “刘伟哥今天挺帅哈……”我有些违心的笑道。

  这刘伟虽然长相丑陋,个也不高,但人很善良,淳朴,我都觉得就是老天对他有些不公平了。

  “呵呵……”刘伟尴尬的笑了笑,自己也知道自己什么样。

  刘伟牵起李娜白皙的小手,一脸幸福的笑容,仿佛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此生便无憾了。

  再看李娜,刘伟握着她手的时候,身体颤抖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嫌弃,不过转瞬即逝,脸上假假的笑着。

  我看在眼里,心中嘲讽:叫你个贱人矫情,目光短浅,也不知道这刘老三到底是怎么贿赂她的就嫁了?关键是这两人的结合,以后生出的孩子……如果是随李娜还好说,如果是随刘伟……嘎嘎嘎,没法看了……

  “啊!死人了!”

  这时,忽听的旁边一老婆子大声喊叫,年迈的手颤抖的指着刘老三家门口。

  我从回过神来,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我顿时大惊。

  刘老三垂老的身体正在剧烈颤抖,嘴里还不停的往外喷血,奇怪的是,那血里竟然还夹杂有黑色的头发丝。

  “爸!”刘伟看见父亲惨状,扔下李娜,猛地过去抱住他的身体哭叫:“您这是怎么了啊?您别丢下伟儿啊……”

  而刘老三老婆看见血里的黑色头发,吓得双目圆睁,眼前一黑,竟晕过去了。

  我见到黑色头发,心里也是一惊,这不就是那白衣女鬼的头发么?但白衣女鬼已经被灵符吞噬,应该死去了,而白衣女鬼一死,刘老三也跟着死去。

  他果然是在养小鬼么?!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养小鬼的人,可以让小鬼帮他做任何事,但代价是生命会与小鬼绑定。小鬼一死,主人也会跟着遭殃,如果是有道行的人,只会大病一场,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若是普通的人,亦是承受不住反噬直接死去。

  刘老三就是个普通人,可能不知从哪学来这养小鬼的邪术,自己也没有什么道行就胡乱使用,当然禁不住反噬。

  “妈!”刘伟见老妈晕倒,又是哭道。

  而刘老三这时往外喷出几口血,垂老的身体再颤抖了一下,不再动弹,眼珠子瞪大,似是不甘,但显然已经气绝。

  刘伟见父亲死去,不禁放生大哭起来。

  周围人议论纷纷。

  “唉,大喜的日子,出了这种事儿。”

  “好恐怖啊,这血里怎么会有头发呢?”

  “谁知道呢,估计是作孽了,阎王爷要收他的命。”

  “快报警吧,叫警察来处理……”

  “你有病啊,没看出来这事诡异啊?那警察能管这这些么?别回头把自己给害咯……”

  “真是晦气,老家伙们都散了吧,别沾上了还给子孙添麻烦……”

  ……

  聚集的老人,见刘老三死去,树倒猢狲散,都各自离开,也不参加什么酒宴了。

  刘伟抱着死去的刘老三,哭的极其可怜,泪水鼻涕把整洁的西服都弄脏了。

  “你不去看看么?”我看着旁边的李娜说道。

  “有我什么事,爱死死哪儿,正好,我也解脱了。”李娜淡然说道。

  “哼,你还是这么绝情。”我漠然说道:“你也真是好意思,他可是你丈夫。”

  R.最=$新章节b上P_酷8匠{T网3

  “丈夫?呵呵,我本就不愿嫁给他,对他没什么感情,反正也没登记。”李娜轻蔑的笑了笑。

  “哼,你这个女人!”我冷冷说道。

  这时刘老三扔开老爹,冲过来一把抱住李娜,神情亦是激动:“娜娜,我爸死了,我爸死了……”

  刘伟哭哭啼啼,眼泪鼻涕往外流,李娜一阵恶心,忙是挣扎想要推开刘伟。但刘伟情绪激动,再加上农村人有力气,别看刘伟个小,但也把李娜死死的抱紧。

  李娜用求救似的目光望向我,希望我帮忙。

  我虽然不想,但也不想看着我曾经的女人在我眼前被人搂搂抱抱。

  我极为不愿的上前将两人分开。刘伟被我推翻在地,情绪高涨的指着我瞪了瞪眼,随后竟直接昏过去。

  “对不住了,兄弟。”我看着晕过去的刘伟说道。

  “谢谢。”李娜拍了拍胸脯,冲我说道。

  “你还是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吧。”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