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符纸握在手心,我突然想到了火车上的绅士男,这符纸是他给的,他所说的灾祸也来了,他还真的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神秘高人呐。

  不过,奇怪的是,刚才虽然没有太大动静,但我爸妈竟然也没有醒来,可能是累了一天了,睡得比较沉。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找理由解释了,这种事情还是别让他们知道了。

  将符纸放好,我便睡去了,大半夜的折腾这么一出,也是心累了。

  ……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找出那张名片,照着上面的电话拨打过去。

  铃声响了几遍,电话才接通。

  “喂?”电话那头,磁性的嗓音响起,却是一个女声。

  “额……请问是……我找穿马甲的中年男子。”名片上没有名字,我开始以为打错电话,但想了想,不太可能,电话是名片印的,所以应该是他的朋友或亲戚接的。

  “你找师傅啊?等等,我叫他来接……”电话那头,似乎非常了解绅士男,磁性的声音说话非常好听,让人不禁觉得,拥有这种音嗓的女子一定很漂亮。

  我听着,竟有些心神荡漾,有种想要立即见到这个女人的冲动。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才听见有人接起电话。

  我忙说道:“大叔是我啊!”

  “我知道是你,怎么样,灵符已经动用了吧?”电话那头,绅士男说道。

  “我去,大叔您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还有,这符纸好厉害啊,连鬼都能吃……”我有些惊讶,这绅士男好像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那是自然,这灵符名为吞噬灵符,是灵符种类中,最为厉害的霸王类,区区一个小鬼又算得了什么……”电话里,绅士男语气略微骄傲。

  “那它还能使用第二次么?”我赶紧问道,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当然,霸王类灵符能量取之不尽,每使用一次所消耗的力量,都会自动补充,但由于能量太过强大,一天限用三次,你这次用来对付一只小鬼,倒是大材小用了,我应该给你一道普通的灵符就能应付了……”

  绅士男在电话里解释道。

  我听完绅士男的解释,心中顿时激动无比,霸王类哎,光听这名字就霸气无比,怪不得能秒杀白衣女鬼,这简直就是牛叉拉轰的神器啊!

  难道我从此就要逆袭了么?嘎嘎嘎……

  “你小子给我保管好吞噬灵符,我将来还要要回来的……”

  这时,电话那头,绅士男的话如同一桶冷水将我的熊熊欲望之火浇灭。

  “我吖?这货还打算要回去?做梦去吧,虽然你帮助了我,灵符也是你给的,但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再想溜走,可难咯……”我脑里起了贼心,嘴上却说道:“喂呀?大叔,这是什么话?小子一定替你好好保管灵符的,就等您哪天来取呐……”

  “呵呵,你小子……”电话那头,绅士男似是了解一切,淡笑几声,随后挂断电话。

  “小榆,出来吃早餐了。”刚挂掉电话,便听到我妈敲门喊我出去吃早餐。

  我换了一条有拉链的休闲裤,然后把吞噬灵符小心翼翼的放回兜里,拉上拉链,美滋滋的打开房门,出去吃早餐。

  ……

  彼时,一栋高楼大厦直插云霄,最高层内,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豪华的沙发上,旁边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莫约二十四五岁,身材高挑,容颜极好,天生的鹅蛋脸,皮肤细腻白皙,一双高贵的丹凤眼,睫毛长长微翘,极为明亮动人,而恰到好处的小琼鼻配合不抹唇膏就艳红火辣的朱唇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仿佛是上苍完美的恩赐。

  当真是美人一笑惹人潮,人间难得几回见呐。

  这样一个女子出现在大街上,不知要引起多少骚动了。

  “师傅,你真打算把吞噬灵符交给一个半大小子啊?那可是你千辛万苦才夺来的。”绝美女子,朱唇轻启,声音磁性的动人心弦,让人一听见就心旷神怡。

  “怎么,冰儿莫不是心疼了?”中年男子,背靠沙发,笑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只是觉得那小子太年轻了,怕担不起你的计划。”

  “呵呵,看人,不要只看表面,我相信他会很快成长起来的。”男子轻笑道。

  绝美女子不再多言,对于男子的话,她很是相信,心中对于那个半大小子竟也是隐隐有些好奇起来……

  吃过早餐,我溜达到刘老三家,今天是他儿子正式办酒宴的日子,本应该是喜喜庆庆的。

  但我一到刘家小院,便见村里老人聚集在一起,围在刘家小院儿门前,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唉,真是怪事啊,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人也老了一圈。”

  “真是作孽啊。”

  “可不是么?我说怎么小三子一家一下子就成了有钱人,莫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老天爷看不过去了就惩罚他。”

  “对啊,我问他是靠什么发财的,他还骗我说是捡到金条呢……”

  “哎哎,老伙计们都别念叨了,今天是小三子家大喜,别刺激到人家,就算有什么霉运也让这大红喜事给冲走了。”

  {4酷q匠网…‘正版首发

  ……

  听完老人们的谈话,我大概明白了,这刘老三一夜之间就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老化成老人,可不吓到这些老人了么?

  农村比较迷信,这时见到刘老三的惨状,便各自猜测纷纭。

  我挤上前去,果真见到刘老三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坐在门口,身体皮肤干皱,哪里还有四十多岁壮年的样子啊?甚至比之周围的老人更显老态。

  而他老婆则是蹲坐在他的旁边,哭闹着。

  “怎么会这样?”我心中疑问不解。

  忽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刘老三,白衣女鬼,白衣女鬼被吞噬,刘老三一夜之间苍老……难道说白衣女鬼跟刘老三有联系?她不是要来害刘老三?她是刘老三养的小鬼?刘老三突然发迹其实是在养小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