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刘老三家前,这时,村里老人家见到我有些惊讶,纷纷嚷嚷。

  “哎,这是不是刘峰家的小崽子么?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在外地的大城市读书么?”

  “是啊,听说准备考大学呢……”

  “不会吧?要真能考上,那可是给咱村里争光啊……”

  “这小崽子从小就讨喜,人长得标致,头脑又机灵,要真考上了,我把我孙女介绍给他当媳妇儿……”

  ………

  听着老人们叫我小崽子,我有点别扭,不过想想也释然了。农村人没城市人那么规矩,讲话也是三句不离口音粗话,这亦是真性情了。

  刘老三这时也注意到我了,他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哎呀,这不是小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哟!都长这么高了,比叔叔还高半头呢……”

  我看着刘老三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假,全然没有小时候的感觉了。

  “额……刚回来,这不是听说小伟哥大喜么?我跟他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了,当然得回来祝贺了,对了小伟哥呢?怎么没见到人?”我挠挠头说道。

  “这会儿正跟媳妇儿在屋子里腻歪呢,唉,真是有了媳妇儿就忘了爹娘啊……”刘老三说道。

  “那会啊,小伟哥他心地善良,一定好好会孝敬你的……”我迎合道。

  “也是,行了,你去玩儿吧,年轻人不用和我们这些老大爷儿们腻歪,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刘老三笑着转身离开,又回去和老人小孩儿继续唠嗑。

  我摇摇头,然后趁大家不注意,伺机找了个空隙溜达进刘老三家内屋去。

  这刘老三之所以在门口守着,不就是怕别人惦记他那儿媳妇么?不过农村人想法单纯朴实,想不到这里。

  进到内屋小厅,刘老三老婆不在家,我看见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特别贴满几个大大的红色囍字剪纸。

  我小心翼翼走到房门前,发现门紧紧锁着。

  我贴着门,侧耳去听,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令人脸红羞怯的靡靡之音。

  “我靠!”我心中大骂,这刘老三说他儿子儿媳妇在房间里腻歪,难道就是……

  “真是贱啊,女人果然还是欲望的动物呐……”我心中一阵惆怅。我之所以回来,基本就是冲着新娘子来的。

  没错!新娘子就是我的前女友,李娜。我们以前很恩爱,但是由于我家境一般,我不能给她太多物质上的享受,于是,我们便分开了。虽然分开以后很少有联系,可是我知道,直到现在我依然爱着她。

  我甚至幻想过这次回来,会上演一个抢亲大战。可她现在就在门的那边,与矮小丑陋的刘伟尽情的欢好……

  想到这,我咬牙切齿,拳头几次抬起想破门而入,但最终还是放下。

  这刘伟相貌如此丑陋,光是看着就慎人,哪还能干那事儿呢?难道真的是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么?

  尽管我想不明白,但也不打算闹了,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

  心情低落的走出屋门,却被刘老三撞个正着:“呀!小榆你怎么从里面出来了?什么时候进去的?我咋没看见呢?你没干什么吧?”

  “老三叔,我只是借个厕所而已。”我随意找个借口。

  “那就好,那就好……”刘老三拍着胸脯嘀咕道。

  刘老三转身坐下,这会儿更加坚定的守在门口了,那架势,生怕放进一个苍蝇。

  在他转身之际,忽的,我发现他背上竟趴着一个白色人影!

  我揉了揉眼,以为这是幻觉,但那白色人影依旧趴在刘老三的背上。

  这时,太阳已经落入山边,借着日落的余晖,我看见人影似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看不到脸,两只手干枯无肉塌陷,只剩一层皮也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她趴在刘老三背上,似是注意到我的目光,她的头竟然直接扭转一百八十度朝我看来!

  我看见她的脸,五官已经严重变形,本该装着眼珠子的眼眶内漆黑无比,嘴巴张裂的很大像是鲨鱼嘴一样,牙齿牙龈朝外露着,甚是恐怖!而且鼻子处平平,像是被人用刀割走整个鼻子一样。

  令我更害怕的是,她那鲨鱼样儿嘴此时竟咧出月牙的弧度,像是在冲我笑!但这笑太吓人了!牙齿牙龈往外翻出,恶心又慎人。

  我心中顿时大惊,和她一比,什么恐怖片鼻祖贞子、伽椰子都弱爆了!

  /酷!E匠{网j¤唯R一正版,B◇其P)他D都是盗版^{

  这特么的绝不是人!她是鬼!

  而这时刘老三还在哈哈哈的大笑,我看向周围老人孩子儿,却发现他们嘻嘻哈哈的聊天唠嗑,像是没看见一样。

  “只有我能看见么?为什么我能看见?她为什么要对我笑?难道她要害我么?她又为什么趴在刘老三身上?她跟刘老三到底有什么联系?……”我惊恐间,心中无数个疑问,我也不敢再看那女鬼,生怕她记住我的样子儿,没事就惦记我……

  我赶紧低头奔出刘老三小院儿,趁现在还有一点日光,不都说鬼怕见光么?她应该不敢追过来……

  果然,跑了几十米开外的空地上,我回头见没人影,顿时松了口气。

  我没敢直接跑回家,就怕她记住我家,然后去祸害我的亲人。

  旁边有一棵柳树,细长的柳枝上,片片柳叶正随风飘动。

  我有些纳闷,这里什么时候种了棵柳树,我怎么不知道?柳树不应该是种在湖边或河边的么?

  这时我耳边传来一声冷笑:“我,看见你了!”

  声音如同寒窖冰冷刺骨,我顿时大惊,朝四周看去,却没发现任何异常,柳叶依然是随着清风轻轻摆动。

  我大概是幻听了,正当我放松下心,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凭空响起。

  “你!躲!不!掉!的!哼哼哼哼……”

  一字一顿,仿佛是判官宣判死刑一样,我无力的摊坐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页青春说:

新人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