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高中生,家境一般,志愿不高,打算混个三流大学,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大学三好。

  只是不巧的是,老同学寄来一张请柬。

  内容说的是三天后在农村老家大办婚酒,本来我是不想回去的,但看到请柬上,新娘的名字……心中一沉,有了打算。

  于是,我收拾自己的一个小破包,买了张火车票,踏上了归乡的旅途。

  火车缓缓开动,我像是打坐的僧侣一样,安静的坐在座位上。

  回到老家需要差不多两天的旅程,坐火车又很闷,人多嘈杂,空气也不流通。我带上耳机,静静的听着舒心的音乐。

  这时,我注意到我对面坐下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穿着黑白色绅士马甲,国字脸,梳了个大背头,相貌平平却有淡淡正气萦绕,整体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此时,他把玩着手指上的一个绿色扳指,目光有意无意的暼向我。

  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平常见着陌生人多看几眼罢了,但我发现这绅士男子越看我越久,那眼神我感觉心都被看穿了。

  我不明所以,摘下耳机,主动开口问道:“大叔干嘛这样看我?”

  绅士男听到我说话,这才收回目光,语气略微严谨:“小兄弟,我观你眉目阴暗,中庭黑气缭绕,你近期要有血光灾祸啊。”

  我一听,心想这不会是什么江湖骗子吧?见我年轻便想来坑骗我?也不像啊,这男的衣冠楚楚,满脸正气,要真是骗子,那估计也是个有道行的骗子……

  我是个农村孩子,虽然在大城市待久了,但一些习俗封建意识还是有点的。

  e《酷|匠V9网首D发FS

  我故作不解,问道:“大叔何出此言呐?什么又是黑气啊?”说完我拿手机自拍了两张,照片上的我跟我往常一样,看不出什么异样。

  绅士男摇摇头:“非也,黑气通俗来讲的便是所谓的阴气,寻常人看不见摸不着,只有开了天眼或者用符纸烧成灰伴水喝下去才能看见。但凡倒霉灾星,大祸来临者必先有阴气入体,而后灾祸缠身!”

  我听的有些明白了,这绅士男是在说我有阴气入体,祸事将来啊。

  “大叔,小子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骗,本本分分一学生,哪有什么血光之灾啊,要有顶多也是摔个跤,磕破点小皮的小事儿。”

  我不以为然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绅士男见我有些敷衍,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和一张黄符纸,说道:“我能与你相遇就是缘分,你骨骼惊奇,相信能自己躲过一劫。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不解的,可以打上面的电话咨询我。这张符纸被开光过,或许能在你危难时刻救你一命。”

  我接过名片和符纸,首先便看到符纸上醒目的血红的图案。跟电视上道士捉鬼用的灵符不太一样,上面勾勒的是一个四方形穿插在中间的圆形,圆形中间又有一只闭着眼的眼睛,图案有些奇怪。我又去看名片,名片上就简单多了,上面只有一串长长的数字电话。

  我将东西揣回兜里,然后对绅士男感谢道:“虽然不知有什么用,还是谢谢大叔了。”

  “你很快就会用到。”绅士男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起身匆匆离去。

  我以为他只是去上厕所,但等了半天都没见人回来,估计是下了火车离开了。

  “真是奇怪的大叔呐。”我暗自撇撇嘴。

  ……

  ……

  火车速度不快不慢,两天后,到站,下了火车,见很多摩托车都在拉客,索性也叫了一辆摩的,就直奔老家而去。

  老家发展缓慢,经济较为落后,不过也铺了村级公路,一路上,倒也没有颠颠簸簸。

  回到村里,人迹稀少,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过半百的老人小孩儿,年轻男女都在外打工,差不多都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

  天边太阳渐落,亦然是到了下午。

  我直奔自己家,一踏进家中的小院,看见门前那棵已经垂老的龙眼树,眼眶有些湿润。小时候和小伙伴常常在这棵龙眼树下玩耍,留下不知多少的童年回忆。如今时逢秋季月份,树叶泛黄脱落一地,勾起心中记忆,眼泪不禁从眼角滴落。

  自从长大以后,见识更加广阔,离开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已经有三年没有回来过了。虽说外界灯红酒绿,繁华似锦,但在我眼里却不及老家一寸泥土地。

  我擦了擦眼泪,小步走到门前,略带深沉的推开沉重的木门。

  映入眼帘的是正躺在睡椅上的奶奶,奶奶头发已经全部雪白,半眯着眼,面显老态,全然没有那时追着我跑喊我回家吃饭的精气神了。

  “奶奶。”我叫出声,奶奶却没有听见,我才想到,她耳已聋。

  “谁啊?”这时正在内屋打扫的女人听到声音,走出房门,见到来人,扫把“啪”的掉在地上,神情难掩激动的喊道:“小榆?”

  “妈……”

  “哎呀,你这孩子,回家了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我好给你做顿丰盛的晚饭啊……在学校吃的好不好啊?你看,都瘦了……”我妈上前抓起我的胳膊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话虽多,却全然是表达对儿子的关心。

  “我爸呢?”我问道。

  “你爸被村长叫去张罗喜事了,明天刘老三家的小儿子结婚呐……”我妈说道。

  “那我也去凑凑热闹吧。”我说道。

  “那行,我现在去买菜,回来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爆炒豆腐……”我妈又说了一大堆,然后出门买菜去了。

  我看了一眼奶奶,见还处在半醒半睡状态,也不打扰她了,将背包放回我的房间,随后出门。

  刘老三家在村里的中心,占地风水极好,这些年也发了点小财,盖起一座三层的小洋楼。

  此时在刘老三家门口,老人小孩聚集,欢声笑语,都在祝贺他的小儿子即将大喜。

  刘老三长相老实,身高一般,大约一米七左右,第一眼看见就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很容易让人骗的那种人。

  此刻,他坐在门口,一脸憨厚的陪笑,一双眼睛却左右转动,目露丁点邪光,又一闪而逝,没人发觉。

  他的小儿子刘伟随他母亲,长相丑陋,个子也矮小,如果不是他这些年赚了点小钱的话,这辈子估计娶个寡妇都难!哪还能娶到这么漂亮如花的女学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页青春说:

仅供娱乐,别太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