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见的东西一见这样,可把他给吓坏了。虽然现在的小高阶才有五岁,可是五岁的孩子也是什么事情都懂什么都知道了。像它们这样小东西,这不是在后面鼓捣着要吊死这个老工人吗。

  不能叫它们干这样的事,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于是他就大声的喊了。

  向小高阶这样的,就是叫他上前,他也去不了的。一个小屁孩,除了会喊人,还会干什么。何况,像他这么大的小孩,有的连人还不会喊呢,要是遇见这样的事情,早就把他们给吓蒙了。

  不过,这个时候喊人,也是不好喊的,现在还在家里的人,除了向他这样的小屁孩就是一些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了。向爸爸妈妈那样的早都起来上班去了。

  这时候也就是老人在家里还能管点事了,而那些孩子,见到这样的场面,早就给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向高阶这样的就不错了。

  在这时候,就见有几个松鼠就这样的接连到了一起,拽着他还在那里蹬搭的双脚,就这样往下一拽,这个老工人就不动了。

  人家救人的时候都是往上托的,向它们这样的,又接着这个向下的力,还有好吗。

  现在的高阶虽然还不知道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林场发丧的事情,他还是见过的。现在的高阶也知道人死了,就是没有来了,虽然没有理解内在的实质,可是就是这个外在的表象也是实在的叫人害怕的了。

  这时的他就知道,这个老工人就是这样叫那些个小东西给整死了。可是他还是幻想着,要是等过一段时间他能活过来多好,向这样的事情,在小高阶看来,玩玩也就算了,还能当真吗。

  不过,就是这些个在下面的小东西,一看老工人不动了,好像办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一样,就围着这棵大树,在这里又跳又蹦的庆祝起来了。

  向这些老人能干什么,而且还是女的居多,老太太一个个的就是会在那里向高阶一样的空喊就完了,她们可是干不了什么事的。

  就是那些个老年的男人,也是不行的,现在不用别的,就是那三米多的空树干,他们都爬不上去了,还能干什么呀,这个时候他们才看出来自己确实是过时了。

  也就是这些个年轻的一听这个事情就立刻回来了,到了那里就把那个老人给放到了地上了。

  向这个事情,等到他们来了,就是有黄瓜菜都凉了,这个老工人还有什么希望啊。在一看,他都挺尸了。就这样,仅仅一会的功夫,这个老工人就让高阶亲眼看着就这样在那里吊死了。

  向这个事情,高阶虽然会学舌,可是他们也就是听他给他们说说这个老工人怎么上的吊,也就完事了,谁还听他说别的呀。要是这样的事情,就是高阶对着他们说出去,也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这回的高阶一看这样,也就不说了,像这样的事情,自己还说什么呀,就是把自己看到的实际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再说了,弄不好还会说这个小孩就会把瞎。

  不过,现在的高阶也是知道了,自己能看见的东西和事情,他们这些个人是看不见的。就是自己把自己看见的实际的事情说给他们听,他们还以为自己在这里给他们八卦呢。向他们这些个人,只有是他们自己看见的事情才行,要是没有看到,那就是没有的。

  而像这位老工人在他的身体里就这样的出来,就像别的地方去了,要是自己大的话,一定的把他给拉回来的,可是,事情到了现在一切都没有用了。

  虽然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过去了,可是在高阶的心里,还是觉得这个老工人就是叫它们那些个小东西给害的,要不是它们,那这老工人也不会就自己爬上去就吊死呀。

  就是他自己想上吊,它们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他可是亲眼看见老工人上不去,是它们在下面托着他往上爬的,到了上面又把绳套给他套到脖子了,而后就这样的往下一推,最后,还拽了拽。

  而他们这些人有的竟然还说这个老工人该死了,因为他的鞭子栓的套就是在那里给压了一个揆。这样的绳子要按常理来说,只要他一下来,绳子自己就会开扣的。

  他们看得虽然是这样,可是,小高阶知道,要是它们那几个小东西在那里给他按着这个绳套,这个事情就是另一样了。那它们又犯了什么罪呢,该怎么样对它们进行惩罚呢。

  就让它们这样就把这个老工人给弄死了,这些个人怎么就不管呢,它们就能这样的逍遥法外了吗。就是这个,也有点太不公平了吧。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呀,就活啦的叫这个小东西给弄没了。

  这时的小高阶别看还小,可是他知道,这个老工人,也是死的不明不白的,也有些冤枉的。向这样的事情,现在自己有没法给他管去。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叫小高阶从幼小的心灵里就记住了,等自己长大了,有本事了,一定要给那些个有冤屈的人讨回一个公道才行的。

  就在那个老工人死了三期以后,吊死老工人的那棵大树,也叫林场派人给放倒了。这时因为这棵大树人住的地方太近,以后叫这里的人看了,也膈应,不但不好,也不吉利,所以才放倒的。

  不过,小高阶可是明明就听见那棵树在倒下的时候在那里哭泣的声音,可是,连他爸爸妈妈在内的这些人都说,什么也没有听见,还说这就是自己的耳朵听邪了。

  这个时候的妈妈还抱着他在那里说,摸摸毛,吓不着。妈妈可就怕小高阶前些日子因为第一个发现的这个事情,叫那人给吓坏了才这样的。不过,向她这样,也是这里的一个通行的给小孩叫魂的法子。

  可是,小高阶坚信自己确实的听到了那棵大树在那里哭了。不过,就在这些人散去以后,小高阶就看见被这些人给扔在那里的鞭子,就被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一个像小孩子的小人给拽了过来。

  现在的小高阶虽然还不懂这个事,可是他也知道,向这个鞭子,在这里是没有人要的。别看这个鞭子是那个老工人从老家给带来的东西,看着也是挺好的,一尺二的鞭把,一丈多的牛皮鞭身,几条鞭稍,一看就知道,这是个专用的东西。

  就是这条鞭子,他在这里放羊的时候是用不着它的,可是他就是习惯了,每当没什么事的时候,就带着这条鞭子出去,也是挺好的。虽然在林子里他的这个东西是耍不开,可是要是一到了亮场里,可就能甩的开了。要是他甩开了这条鞭子,在空场里可是够响亮的。同时还听他说过,要是叫他的这条鞭子,打到老牛的身上,都能把老牛给打个跟头,要是这样,这个鞭子可是真的就了不得了。

  就是这里的那些个小孩子也是喜欢他在亮场里甩鞭子的,那些个孩子们,大点的,要是等到他高兴了,还能到他的跟前摸一摸。向高阶这样的在小的,就围不上边了。向这个鞭子,在小高阶的眼里,可是个无价的好东西了。

  但已经叫他当做上吊的绳子给用了,向小高阶这样的小孩,就更不敢到近前看了,就是那些个比他大的孩子,也是对于这个避而远之了,因为这条鞭子不吉利了。

  既然在当时的时候,他们没有给捡回来,这东西就没人要了。向这个东西,就是小孩捡了,要是叫大人看见了,也得叫他给扔了的。

  可是这个家伙就这样的给拽过来了,不但给拽过来了,到了小高阶的跟前,还把这个东西就这样的团了一团,就给小高阶拽进了他的衣服里面去了。

  向这个跟他差不多的小孩,他可是从来就没有见过他的。因为和自己在一起玩的小伙伴里,他也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他。可是这个小孩是哪里来的呢,小高阶就想问问跟自己一起玩的这些个小伙伴,可在一看,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向回走了。

  在看这个时候,已经是快要天黑的时刻了,可是小高阶的家在这里,就没有注意这个事。而那边的妈妈,也是在院子正炒菜呢,一看自己家的高阶在大门外正跟几个小孩在那里玩呢,就没有管他。

  而这个小孩一看这样,就推着小高阶向林场的南面走去。

  虽然这时的小高阶不愿意跟着他走,因为现在可是天要黑了,自己还等着妈妈给自己做饭呢。虽然南面也是林场的一部分,可是在这时候要是俩个小孩无缘无故的去那里,毕竟不好。

  可也不知道怎么整的,小高阶就是这样的被他推着向那里走了。这个时候的小高阶也不知道了,就是向回头叫一声他的妈妈,也没有叫,就这样的跟着他走了。

  :0最B新|章节/@上E4酷p匠网

  不过,他们俩个很快的就到了林场的上坡处,那里有一家正在那里搞庆祝呢。这个时候,天还没有黑下来,怎么就在外面摆上了礼炮了呢。就是要放礼炮,也不能这个时候放呀,这个时候要放,谁看呀。

  不过,小高阶也想了,这个也可能就是先摆上在说了,等到了时候了,在放炮,也不晚的。

  虽然这样,可是这里的小孩还是不少的,他们也都是在这里等着看他们家放这个东西的。

  向林场的这些个孩子,看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少的,所以一有这个事情,就都很好奇的就围了过来了。

  这时的小高阶就向叫了那几个小孩一声,因为既然看见他们了,就得给他们说话呀,要是不说话,可就不是好孩子了。

  可是这些个小孩好像就是没有看见自己一样,在那里也不搭理自己了。他们就好像跟他从来就不认识的一样,这时的小高阶也来气了,这些个小孩真是欠揍了,平时在一起也是挺好的,怎么在这个时候就不搭理自己了呢,你不理我我还不理你们了呢,有什么呀。

  就在这个时候,小高阶又看见从旁边来了两个人,这俩个人看样子是想把到他家来的人的汽车给推到在正在院子里烧火做饭的火堆里去的,可是他们没有推动。没办法,只抓住附近的几个小孩,让他们伸手向那锅底下拿了炭火,就把那几个礼花给引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董传林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就见有几个松鼠就这样的接连到了一起,拽着他还在那里蹬搭的双脚,就这样往下一拽,高阶就见这个老工人就不动了。人家救人的时候都是往上托的,向它们这样的,又接着这个向下的力,在这样的一拽,还能有好吗。

  现在的高阶虽然还不知道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林场发丧的事情,他还是见过的。要是这个人就这样的俩腿一蹬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