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怪物施展出灵力“黑暗之光,射”同时发出怪笑震慑扰乱敌对的心神。

  “居然还敢出来害人,上次在昆城让你侥幸逃跑了,今天我一定要收了你”周末气恨的冲上接过黑袍的攻击“净化镜,出”两道光撞在一起发出巨响,周围的树木、山石被炸的精光。

  “你们还不上愣着干吗!”周末边打边对其他三人喊道。

  “我们这么多人打她一个,是不是不太讲道德!”马岳假意同情。

  “你心这么好不如留下陪她吧!看她寂寞的都没脸见人了”左右也讥讽的调侃着黑袍。

  “哇哈哈……好啊,本尊最喜欢你们这样的小子了,吸你们的灵力可比那些死人的魂魄强百倍”黑袍吱呀怪叫着。

  “想的美死你!电闪雷明,去!”左右也发动灵力攻击黑袍。

  “风中火,燃!”

  “呼……”一串烈火随风击向黑袍。

  “小末,是姐姐呀!你怎么要杀我?”

  “姐……”周末看到出现的周初停住攻击,愣住。

  “小末……小末,姐姐是替你死的……替你死的,它们要吃的是你……它们要吃的是你”周末满脑子都是这些话,慢慢的陷入迷茫中,听不到丁峻他们急迫的呼唤声。

  “周末,醒醒,她不是你姐姐!”丁峻紧迫的喊着周末。

  “姐,别听她的,她在骗你!”

  “末末,她不是周初,是她害的丹丹魂飞魄散的”玉白只能干着急却不敢靠近,她已经跟普通的蟒蛇没什么区别。

  马岳更彻底,直接变了周初的样子“周末回来,那里危险,快回来!”

  黑袍衬周末发愣的时候一个灵力波击向周末,周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见她危险扑上来的丁峻压在身下。

  “丁峻……”

  “师兄……”

  周末被扑倒了才醒悟过来,却发现丁峻压在她身上不动不由的心里一紧“丁峻,你怎么了?丁峻……”周末翻过身体看丁峻有没有受伤。

  “小末,快杀了她……快呀!”周初被禁锢的灵魂苏醒冲周末喊道。

  “姐……”周末泣泪看着姐姐。

  “小末……替我照顾好爸妈,我爱你们!”周初的魂魄若隐若现“快烧了那棵柳树,快呀,快来不急了!”周初急声催促。

  周末痛苦的痛上眼睛“乾坤法则,乾坤金钢圈,去!”随着去字一出只见一只闪着金光的金圈撞击在柳树上,柳树瞬间裂成碎屑燃烧待尽,周初也随着消失。

  周末看着那堆灰屑欲哭无泪。

  “丁峻,醒醒,别装了!”马岳拍着丁峻英俊的脸说道。

  “师兄……师兄……别闹了!”左右也喊叫着。。

  周末赶紧跑到丁峻身边探了下他的灵脉“没事,他只是昏睡过去了。”

  “吓死我了!”马岳一皮股坐在地上。

  左右也舒展了紧张的神情。

  此时的丁峻陷入了那个有着'茉儿'的梦境不愿醒来。

  一片美丽的茉莉花丛中,一名精灵般的女子在翩翩起舞,飘逸的长发,白色的茉莉花环;雪白的衣裙舞动着,像天上的云絮在天空轻旋;多彩的蝶儿飞飞停停落在花儿上落在那轻舞的人儿衣裙上。一名红衣男子,如墨的长发随意披散着,一顶镶嵌着红晶石的红色珊瑚王冠衬的那清俊的容颜更是妖孽,细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时不时的抬头温柔的看花丛中正在跳舞的人儿。

  “你们把他背回去吧!”周末转身走到玉白的身边,拿出了一把匕首划伤手腕。

  “周末你要干什么?”

  “姐……”

  “末末,你……”

  看到周末的动作几个人惊呼。

  “玉白,喝了我的血你就又能修炼了。快呀!”

  小蛇妖玉白流着泪喝下周末的血,白光一闪,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就是那条巨蟒?可爱的小萝莉!”马岳手摸着下吧向玉白抛了个媚眼。

  “马岳,你怎么啦?眼抽筋啦!”左右说着伸手就去摸马岳的眼睛。

  “去……去……去……一边玩去,我正跟玉白妹妹培养感情呢!”马岳拍开左右的手向玉白献上殷勤。

  地府的生门前,周末跪求着黑白二仙。

  “地仙,我愿以五年的灵寿换取姐姐的投胎重生。”

  “小友应该知道这是有背天礼的!”黑无常无情拒绝道。

  “所以我用五年的灵寿啊!求地仙成全。”周末仍然坚持己意。

  “你本就在阳世的灵寿不长!”白无常冷面言道。

  “那不是正好,多几年少几年又如何?还不是早完都要离开!”周未表情恍惚。

  “唉!你既已决定,那好吧!”黑白二仙对看一眼点头同意。

  黑无常伸手在周末头上一挥,一道绿光飞进白无常刚拿出的一个闪着绿光的玉瓶中。

  周末脸色一白,顿觉体内的灵力空虚了很多。

  回去的路上丁峻已经醒了,只是身体有些虚脱。

  酷2匠$B网正#C版首i、发

  马岳一边开车一边问坐在后座的周末“你那个金钢圈是怎么得来的?不会真的是哪吒那个吧?”

  “不是,不过确实有些关系!”周末语气平常的很。

  “吱……”汽车一歪差点撞上路边的树。

  “马岳你想死可以但别拉上我们!”左右气愤的冲马岳吼道。

  “等……等等……周末那有点关系是什么关系?”马岳真的很好奇的说!

  左右也看向周末也好奇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太上老君在为哪吒炼出乾坤金钢圈后还剩下一些材料,便应二狼神君所托为啸天犬炼制了一个项圈。你们不知道墨墨是啸天犬的后代吧!”

  周末看着傻了的二人无奈“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看来只有我来开车了!”

  汽车安稳的在路上行驶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