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睁开眼睛愣住,只见三人都站在床边正看着她。

  “靠,你终于醒了!知不知道都快把我们吓死了”马岳怨恼的对周末发火。

  周末莫名其妙的看着左右问“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姐,不带你这样吓人的!刚才眼见的香就灭了还不见你回来,我们着急死了,正想法子唤醒你呢”左右擦了把汗说道。

  周末看了丁峻一眼,二人谁也没有说话,可丁峻自己心里清楚刚才不见周末回来有多害怕和无助。

  “见到黑白无常没?他们长啥样”马岳又恢复了本性八道。

  “比你帅”周末特正经的回道,捋了捋头发又拉了拉皱巴的衣服下了床。

  “你……”

  “他们怎么说?”丁峻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事好像跟我有点关系!”周末皱了下眉如实的说道,其他三人均都一愣。

  “姐,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白地仙要我去寻根源,我们或许该回去我老家一趟!”

  “易早不易迟,我们现在就动身。”

  “好吧,你们现在方便吗?”周末看向左右跟马岳。

  “我们也没问题”二人点头答应。

  从B市去周末的老家D市开车也要一天一夜。丁峻开车,左右二人很有眼力劲儿的先占了后面的位置,周末无奈只能坐到副架驶位置上。

  一路上马岳和左右见前面二人都不说话只得找了话题来说,东一句西一句的。

  他们到目的地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傍晚。这时候的天气已到了十月份,傍晚是有点冷的,几个人先找了住处安顿下来准备休息一晚明天去了周末她们家老宅子。

  当年周末的姐姐出事后没多久,父母便匆匆忙忙的带着还没从周初的死里解脱出来的周末去了B市,他们怕再晚走一步这个女儿也保不住。

  当周末带着几人来到老宅子看到的是满院儿杂草,四处可见的蜘蛛网挂在墙上窗上,屋顶也塌陷了,有的地方还露了天,周末处景生情,心里又酸又涩,调整好心态对其他三人说道“我先找我的朋友打听下最近几年有没有陌生人来过这里”说完率先走出院门向屋后走去,几人趣紧跟上。

  咦,这也不像有人住的地方呀!三人心里疑问但也没说出来只是在周末身后跟着。

  周末先是来道了一棵大柳树下默站了一会又向山里走去,三人跟上。他们若是现在回头定会看到刚才还静止不动的老柳树此刻正狂摇乱舞着。

  周末带着几人来到一个山洞前向里面说道“玉白,你再吗?我是周末,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过了一会在山洞里伸出一个蛇头来,还张口说了人话“你是末末?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现在骗人的可多!”

  这回左右和马岳倒没吃惊,因为干他们这行的对妖魔鬼怪实在是太熟悉了。

  周末在脖子里拉出一个红绳,上面穿了一片白色发光的亮片。

  “你真的是末末?末末你可回来了,人家差点再也见不到你了!呜……”蛇妖玉白张着大蛇嘴哇哇大哭。

  “玉白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能变成人形了”周末紧张的跑到玉白身边轻抚蛇身。

  “丹……丹丹……也……也死了,为了救……救我,是……是晓初姐……姐……呜……”玉白语无论次的把事情告诉了周末。

  周末听后愣在了原地:姐姐?姐姐不是已经死了吗?连魂魄都没找到呀!

  “好玉白,别哭了!你再仔细的说说。”

  “好……那是半年前……”玉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x最新章b节;上酷匠网l

  半年前的一天,丹丹和玉白在大柳树旁切磋法力,忽然大柳树的枝条变得长长的缠住了二人,树身里冒出一股黑气化作了人形,开始丹丹和玉白只顾着争扎并没发现那人形长得像死去的周初,直到'周初’唤她们俩的名字她们才发现。

  “丹丹、玉白,你们想不想离开这里获得自由?你们想不想争服人类,让他们坐我们的奴力?”'周初'引诱着二人。

  “你……你不是初姐姐,她才不会这样对我们呢!”小鬼丹丹气愤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周初连魂魄都没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玉白以事实向'周初'分辩道。

  “哈哈……算你们聪明,臣服我就饶了你们性命,不然我吸光你们的灵力毁掉你们的灵基!”'周初'变成了一个黑袍怪物怪叫着挥动双手。

  丹丹和玉白顿时感觉到全身的灵力在消失,丹丹将所有能聚集的灵力全部聚在一起将缠在玉白身上的柳条截断,玉白衬此逃离而丹丹灰飞烟灭。

  玉白说完已泣不成声,刚要张口说什么一阵怪笑声响起同时黑袍怪物出现。

  众人赶紧严待以阵,冷冷注视着黑袍怪严防它偷袭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梅紫雨说:

  人生一世甚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遇事莫强求,无愧于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