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走出车站直接坐出租去了先前订下的名为'一见倾心’的酒店。酒店座落在离市中心三百多里地的一个景点聚集的小镇上,地处小镇最繁华地段,装修考就以优雅舒适为主不似有些酒店那般金碧辉煌,豪华是豪华就是让你感觉自己是住店的,总有些不舒服。

  周末进酒店的时候感到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她还以为是刚到了个新地方自己还没适应呢,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找到管理员拿了钥匙,进到属于自己的房间洗澡准备睡下。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周末心想:在这儿自己可不认识人啊,难道是服务员!

  打开门还没见到是谁便被人来了个熊抱,“末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老眼昏花看错人了呢!”一个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激动的把住周末。

  “老妈,你们不是在国外吗?”周末无语落汗,这也太热情了吧!

  “家族里有几人来这边处理事件无故失踪,便招了我和你妈回来”周爸爸向女儿解释道。

  “咦,你来这儿不是家族派你来的吗?”

  周妈妈奇怪的询问女儿。

  “没,我是休假来旅游的”周末皱眉回道“可能家族里不想我们一家都参与到这个案件里吧!”周爸爸猜测的说。

  “我想也是这样”周末同意的点点头。

  酷J匠U网正(版\首i发‘4

  “你们玩在住哪儿”周末淡淡的向父母问。

  “我们在这住了一星期了,走,先吃饭去,边吃边说。”周妈妈也不怪周末淡淡的表情拉着她就走。

  周爸爸在后面看着前面的妻女直摇头:也不知末儿像谁,对谁都是这样冷淡,记的小时候这孩子也是个活泼可爱的性格的。

  吃过饭,周末陪着父母去那几人失踪的地方查探亊情经过。

  三人沿着几人留下的线索来到一片竹林,茂密的竹叶把林子遮的昏暗暗的,潮湿的竹藓泛着绿水滑溺溺的。

  周末又有了刚进酒店时的感觉,忽然明白了不对在哪儿,无论什么地方都会有些不能投胎的游魂的。它们有很浅的灵力,不会随便害人,靠吸食生人身上多余的幸福之光和幸运之气来积善缘才会拥有投胎的机会。可是在酒店和竹林都太干净反而是不正常的。周爸周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三人马上背挨背靠在一起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啊……哈哈……”一阵似哭似笑的怪叫声震的双耳嗡嗡作响,心情也随之闷闷的难受。

  “闭上眼睛,别听别想别看,默念静心咒”周爸爸提醒妻女。

  “啊……哈哈……没用的……呜……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呜……”一个披着黑斗篷的怪人出现在三人十来米远的地方怪叫道。

  “死丫头,我们还真有缘呢!哼……”一个半狐半人的怪物出现在了另一面“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然后喝光你的血吃光你的肉再修炼出被你截断的几条宝贝儿”怪物咬牙切齿的说道。对,你没猜错,就是上次跑掉的那只狐妖。

  “手下败将,这次定打的你永世不能再修炼”周末冷冷的说道。

  “嘻……你还是能在老祖手里保了性命再说吧!”狐妖兴灾乐祸道。

  “少啰嗦,看招……”周末口念咒语扔出净化镜迎上狐妖,同时周末爸妈也跟那个黑袍老怪站在了一起。

  双方都拿出了法宝来抵抗与攻击,一时火光四溅,轰炸不断。

  “噗……”一口鲜血吐出,周末向后退了几步。

  “末儿……”周家二老紧张唤道。

  周末擦擦嘴角“没事”说完咬破食指在镜子上快速画了个血符又扔向了狐妖。

  “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来自狐妖,只见狐妖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一只小狗趴在地上,居然被打成了一只幼狐,小狐狸含泪颤抖的趴在那一动不动,周末将小狐狸收进镜子里。

  另一道声音是周妈发出的,原因是她时髦漂亮的头发被黑袍怪发出的灵力给截断了。

  “废物……废物……”黑袍怪见狐妖被收气的哇哇直叫。

  黑袍提高灵力向三人发攻轰炸,三人只得用灵力幻化出灵盾抵制攻击。

  “啪……”的一声周末的灵盾碎裂,周末又吐出一口血并向后冲出几米摔在地上。

  “啪”“啪”连着两声,周家二老的灵盾也从中间裂开并且二人单膝跪在地上也吐了口血。

  '见你病,要你命'黑袍衬此机会又猛烈发动灵力攻击。

  周末见此忙唤出墨墨并点开金目;周家二老也忙提高最强灵力一起向黑袍攻去。

  “啊……”随着一声惨叫,黑袍也逃之妖妖。

  墨墨叼着一坏带血肉的黑布跑到周末跟前,周末强撑着身体收好黑布,才又累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家二老也累的喘着气坐在地上。休息了好大一会,周末他们才用'寻魂咒'和墨墨对黑袍气味的敏感找到失踪的几人,幸好几人虽然被黑袍吸去了灵力但生命力还在。

  周爸将亊情跟家族派来的人交接后便陪同妻女一起游山玩水。周末通过这次与父母共同面对生死之战也想清楚了一些事并与父母长谈了一次话,一家人商量好: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亊都要去勇敢面对,好好生活,让大家不管在哪儿都各自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