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有很久没有休过假了,这次狐妖亊件后她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她准备去欣赏一下春城昆明的风彩。

  旅游最好的交通工具便是火车,既安全又可以沿途欣赏风景。

  周末的位置临窗,这让她很满意,她不是个多话的人所以一路上头总是面向窗外的。她不说但不代表别人也不说,就像现在。

  “你们信这世上有妖魔鬼怪没?”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跟坐在旁边的人聊天。

  “有吧,听别人说过但我没见过”另一个妇女接过话头“我听我们村的老人们说过我们村就曾经住过一位白蛇仙,可是后来听说有人得罪?它,它便搬离了我们那儿”。

  “那,得罪它的那家人怎么样了?是不是出了祸事家破人亡了”又一个八卦蹦出来参和道。

  “吥,我们村的蛇仙是好的,才不随便害人呢!不过那家人也稍稍受了点惩罚”妇女乙不愤的说道。

  “怎么得罪的?又是怎么个惩罚?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妇女甲好奇问道。

  “我们村的那个人中午去茅房,出屋刚一抬脚就看到门前趴着一条小孩子胳膊那么粗二米来长的一条大白长虫”妇女乙手脚并用的绘声绘色讲着“那人猛一见吓了一跳,尿在了裤子里。一气之下拿了把铁锹将长虫掘了出去,要是这样也就没事了,他千不该万不该的找了团破布堆在长虫身上点起了火直烧的大长虫翻滚儿吐信子。可是等到了晚上你猜怎么着了?”

  tj酷y匠网首gW发

  “怎么了?快说……快说”其他人也随声附合道。

  “晚上他们家小女儿就发起了烧,直烧的打滚,舌头还伸出老长也不能说话”妇女乙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

  所有人都不在说话,静静的过了一会儿有人问:“这是真的吗?真有蛇仙!”

  “谁知道,反正自从那儿以后我们村就再也没见过那长大长虫,过去是常见的。”

  妇女乙撇嘴说道。

  “还有吗?哈哈,多讲几个,我给你们发到网上去也让别人看看”一个年轻小伙儿打趣道。

  “我们邻村也有这么件事:一个老太太老早死了老汉,只守着个儿子过日子。可是儿因为穷,三十多了那儿子还没娶媳妇,老太太急呀,可她儿子却说他早有媳妇儿了”说道这妇女甲喝了点水便不作声了。

  “说呀,唉你这人……要不别说,说了还吊着个人”妇女乙豪爽的怨念着那女人道。

  “嘿嘿,老太太听儿子这样说觉得奇怪就问儿子,可是那小子就是闭上嘴怎么问也不说怎么回亊。”妇女甲得意的又接着说道“一天半夜老太太起夜听到儿子屋里有说话声,就像两口子一问一答的在说话。可是却只是听到小伙子自个一个人的声音,老太太偷偷的透过窗户看到儿子躺在床上,怀里像是抱着个人的样子在那儿自言自语。老太太这回可吓坏了也不敢跟别人说就去求了邻村的一位'大仙儿','大仙儿'说她儿子这是做了人家的'阴女婿',除非'人家'自己愿意放了她儿子或者找个比它道行大的才行。”妇女甲正了正身子倚向后边的靠背。

  “那后来呢”有人问。

  “后来我也不知道了”女人又重复了一句“真不知道了,有人说好了也有人说死了”

  “唉,这世间的事很难说的,信不信都在人心但不能说过头的话做过头的亊就是了”一位白发白须的老头儿深奥的说道。

  众人深感有礼的点头应是。

  “xx车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这时车厢里响起了下车广播声,周末拎着行礼跟众人告別下了火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梅紫雨说:

  有首歌怎么唱的?生命就是一部奇书,人生就是一段未知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