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很快过去,周末胡乱吃了点东西便去上班了。到了单位刚进办公室,只见郑直早以等在了那里。

  “早,吃饭了吗?”郑直关心的问道。

  “今天我们去哪?”周末点了点头。

  “先去第一个死者那里吧!按顺序容易发现几者的不同之处”郑直说到工作,脸色立刻就严肃了。

  “那好,我去跟小张交待下,我们这就走”周末边说边去找小张去。

  等周末他们开车到死者所在的幸福小区警察分局的时候已是过去了大半个上午,便直接找了此案的负责人了解情况。

  “你好,我们是总局的。希望你能配合我们了解一下死者的情况”郑直跟负责人柳青队长握手并直接说出要求。

  “没问题,你们想让我做什么尽管说”柳青很豪爽的说道。

  “你先带我们去看下尸体吧”周末直接了当的冷漠言道。

  “最H新》@章#节v上Fm酷_匠}{网

  “呃,好,跟我来吧!”柳青一愣很快回应道。

  郑直咧了咧嘴,有些尴尬的小声跟柳青介绍“这位是周法医,很有精验的”特别加重了'精验'二字。

  柳青哈哈一笑拍了拍郑直的肩膀“理解,理解,干这行的都不太正常”柳青直言。

  郑直咬了咬牙,瞪了柳青一眼又偷看了下周末,见她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什么但心里骂了句:特么的真二!

  三人来到太平间换了白大袿进去,郑柳二人走到尸体储存柜前拉开大抽屉,然后拉开装尸袋上的拉链,周末这才上前检查尸体。

  死者是一中年男性,穿戴整洁,头发也一丝不苟,面容安祥。周末又解开死者衣服检查里面,身体无外伤,出现正常尸斑。周末闭上眼睛用灵力想测一下死者生前最后的记忆却发现记忆、灵魂什么都没有。

  “郑科,我们去看一下另两个死者吧!这事恐怕有点麻烦。”周末皱了下眉头跟郑直直接说道。

  “麻烦!当然了,要不还用我们调查什么”柳青有些不明白的反驳道。

  周末并不打算理他仍是看着郑直听他怎么说。

  “这案子不正常?”郑直有些紧张的问周末。

  “看了再说,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的!”周末仍然坚持原则。

  “你们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柳青咋呼起来。

  “你最好是少说,多听多看。否则就别负责这个案子了”周末冷冷的对柳青说到。

  “唉……你……”柳青刚张嘴,就听郑直说道“她是为你好,我也劝你最好申请退出这个案子,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郑直语重心肠的跟柳青解释。

  。“我去,小看人!”柳青不以为然。

  郑直无奈摇头“不管他了,我们只。”

  “唉,你们等等我!”柳青赶紧跟上去。

  “三人的死法相同,都是在昏迷中被人吸去了魂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是非正常亊件。还是上报吧!”周末检查过三位死者后肯定的说道。

  “那好,我回去连夜申请报告”郑直停了下继续道“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成”周末摆了摆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姐……不要……不要过去……快……快回来,姐……”周末被恶梦惊醒,满头的汗瑟瑟发抖,双手抱肩倚在床头发呆。

  几天之后'非正常事件处理所'安排了人协助郑直他们破案。

  “是你啊,丁俊的未来女朋友。噢,原来你还是个法医呢!”一个有点流气的男人围着周末转了个圈调侃道。

  周末咪了咪眼,冷言道“花衬衣!生日宴会!”

  马岳眼角抽动“我讨厌花衬衣!”咬牙切齿的说道。

  “马岳宝耍够了吧,该说正事了。”另一个男人沉声说道。

  “你好,马衡!他叫马岳,我们跟丁俊都是很好的朋友”叫马衡的男人介绍了一下自己又指了下'花衬衣'说道。

  “周末,这是邢科的郑直科长”周末介绍完郑直又继续说道“我现在给你们说一下几个死者们的情况……”

  “我们想找凶手看来得主动出击了,得想个万权之策”马衡听完分析道。

  “我道是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你们的本事如何?”周末看着二人直言。

  “我的异能是水技攻击三级”马衡谦虚的说道。

  “我是千面,随便换不同面孔”马岳甩了下被染成酒红色的头发又撇了下嘴说“只是攻击力不太强!”

  周末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一花架子,眼睛惊光一闪,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办法是这样……”

  深夜,一个留着酒红色短发身着花色衬衫的男人流里流气的吹着口哨在幽暗无人的街上闲逛。

  “臭周末,坏周末居然敢黑哥哥我,哼,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马岳心里怨愤着“此仇不报,我就不姓马”。

  马岳真是恨透了周末,办法竟然是让他花枝招展的在深夜的大街上勾引狐狸精,虽然她给了他灵符护身,虽然他们就在不远处守着可他真的有点怕的说最可气的是还在他身上弄了点'狐臭'味,说什么那几个死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狐臭',我靠……

  不知何时出现了雾,这时在马岳背后出现了个单纯温润的漂亮女孩。

  “帅哥哥,我迷路了,你能帮帮我吗?”女孩眨着眼晴弱弱的问道。

  “呃……好……好啊!”马岳心想:这是狐妖?不像啊!即使是,嘿嘿,也值了。

  到了此时马岳都还没意识到,在这样漆黑无人的深夜里一个普通女子又怎么会出现,他不知不觉间已陷入了狐妖布下的迷障。

  “狐妖还要害人,看我今日不收了你还世间一份清静”周末抱着墨墨出现在马岳身边。

  “臭丫头少管本仙的事,不然休怪本仙无情”女孩现出本容:银白毛发,双耳尖尖,细长的一双狐眼闪着绿光,尖尖的牙齿发出‘咯吱'的声音。

  “唉呀妈妈咪呀!这是什么玩意”马岳怪叫道。

  “出息!周末给了你符怎么还是被迷了?”马衡气愤的骂弟弟。

  “仙,哼……你也配,仙者救人于危难,解困于逆境。而你又做了什么?惑人迷情,伤害无辜性命不说,还吸食灵魂练习邪术使之不能再投胎转世为人。何为仙何为妖你可还有话说!”周末冷冷的反斥道。

  “臭丫头话那么多,动手吧!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说着话狐妖就先动起手来。

  马衡一步当先挡在周末前面接下了狐妖的攻击。

  “水之灵化,水——剑去……”随着马衡的咒语只见一柄'水剑'直冲狐妖要害而去。

  狐妖面前出现了一面火墙,剑与火相撞变成一股水气消失。

  “水之灵化,箭——羽去……”马衡立刻又提升灵力与狐妖撞上。

  “小帅哥还有两下子”狐妖被击的退了一步,向马衡飞了个媚眼儿。

  “火之盾,还之”狐妖手里多出个火焰盾,同时一窜火箭羽回击马衡。

  马衡忙招出用灵力幻化的水盾挡住,怎奈马衡跟狐妖比实在是功力悬殊,几十回合下来便被打的口吐鲜血爬在地上。

  “净化镜,射……”一道强光罩向狐妖,同时墨墨冲上去咬住狐尾。

  “啊……”狐妖发出惨叫声“你居然能伤了我,老娘拼了”狐妖双手舞动,满天火羽落下。

  周末眼急手快将镜子抛向空中,口念咒语,一面足够大的镜子挡在众人头上,紧接着周末咬破食指点在眉心,令人惊奇的亊发生了,只见周末眉心多出了一个金色的眼睛,金目发出一束光击向狐妖。

  “啊……”狐妖经过几百年修炼出的七尾齐根截断,狐妖吐出一股烟雾。

  等到众人从迷障中挣脱出来早已不见了狐妖的踪迹。

  “哥,怎么样?”马岳跑到马衡身边关心道。

  “我没事,快去看看周末。”马衡歪斜着站起来对弟弟急道。

  “周末……周末,醒醒!”郑直轻轻拍打着周末的脸紧张喊着。

  马家兄弟赶紧跑过去,马衡捏了周末的手腕一会儿才道“没事,只是累昏过去了,我已经给她输了灵力,马上就会醒了”

  “我没事,休息会就好”周末醒来先安慰大家。

  “还是被那狐妖跑了!”马岳气愤的捶了下地。

  “它受了重伤,最近怕是不会出来了”郑直皱眉说道。

  “我们只能再找机会了!”周末面无表情的从郑直怀里出来站直身体。

  “也只能这样了!”马衡抬头看了看天“天快亮了,大家回去休息会儿吧!”

  “哥,我们送周末回去”马岳看了一眼郑直向哥哥使眼色:这可是哥们儿的女人,可得看好了。

  郑直无奈的耸了耸肩,周末向天翻了个白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