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看口和食道里都有药物而胃里没有,这说明什么?”周末很严肃的指导着助手。

  “说明死者是在死后,药物才入口,也就是说死者不是自杀有可能是他杀。”小张紧张的说道。

  “来,再看这里”周末指着死者的指甲面无表情的讲给助手“指甲有明显磨擦痕迹,指甲缝隙里有纤维碎屑”用摄子将碎屑全部收进透明的档案袋子里。

  小张在一旁边认真听细心的记在笔记本上。

  “腹部平坦但内有硬块,初步怀疑是怀孕八至九周”周末口述完,操起手术刀剖开死者腹部子宫“胚胎还未长四肢,五观不全说明已怀孕七至八周”周末检查完子宫又仔细向下检查了一番继续口述道“下身内外无明显伤痕,腿部无明显伤痕”说完又从头到脚将死者被剖开的几处细细缝合然后给死者盖上白色单子“手术完毕归档”。

  “嗯,周医生休息一下吧!我去将报告送去给郑队,他正等的着急呢。”小张边整理着手里的工作边同周末说道。

  “周末,能下班了吗?”丁峻敲了敲办公室敞开的门很熟络的问道。

  “哈,你们还真是有特权,在哪都能随便进吗!”周末语气不善的讽了句。

  “是啊,要不怎么叫特殊部门呢!”丁峻用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很酷的挑了下额前的几根流海儿。

  “姐,一起去吃晚饭吧,今儿可是师兄的生日,咱宰他一顿去!”左右在丁峻身后伸出头冲周末又是挤眉又是皱鼻子的很是可笑。

  周末看着这二人的动作,眼角抽动了一下,对小张道“我先下班了,你送报告也早点回去吧。”

  小张很八卦的凑近周末小声问道“周医生,你男朋友?挺帅的!”

  “我们不熟”周末慢慢的淡淡的很无辜的回了一句。

  小张终于体会到了被雷劈的感觉:周末居然也会开玩笑!

  丁俊的生日晚宴除了周末和左右还有他其它的同事和朋友。

  “丁峻,这回是要玩真的呀,都把我们介绍给她认识了?”一个打扮很前卫的男人搂着丁峻肩膀调侃道。

  “这个够正点,就是冷了点,你要不是玩真的让绐我怎么样?喜欢什么随便挑。”

  另一个流着黄头发穿花衬衣的男人向丁峻殷勤的说。

  “臭小子,想都別想!”丁峻拍了花衬衣头一下“你们这群人都给我离她远点,不然可别兄弟不讲情面”又郑重警告二人。

  “我去,重色轻友的家伙!”

  “走……走,不理他,咱喝酒”

  “唉,你未来女朋友叫什么名子?以前从来没见过的说”前卫男人又八卦了句。

  “周末”丁峻慵懒的慢慢说道。

  “咳……咳咳……鬼……鬼见愁!”花衬衣正拿了酒喝,听到周末的名子一下被呛到。

  “你……你小子……可真有你的,这都能让你把到”很前卫的那个羡慕嫉妒恨的白了丁峻一眼。

  “这不还正想办法追着呢吗!”丁俊傲娇的显摆。

  丁峻一边跟二人说话,眼睛时不时的注意着周末的一举一动。

  周末跟这些人不熟悉,若不是丁峻今天生日不好拒绝以她清冷的性格根本就不会参加这样的聚会。

  “是不是很无聊,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丁峻终于抓住跟周末独处的机会。

  “这样好吗?会不会太失礼!”周末不好意的说,她真的很不喜欢这里。

  “不会,走吧!”丁峻面上一本正经的,心里却乐翻了天:他跟周末终于又近了一步。

  丁峻跟众人说了声便先送周末回去,车上周末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丁俊从后视镜中看着周末预言又止:不行,不能冲动,若是自己说了她不接受怎么办?以后恐怕再没机会了吧!还是再等等,争取一次就让她接受自己做她男朋友。

  “丁先生,丁先生”周末无奈的扯了下丁俊的衣服。

  “噢,到了哈……”丁峻傻笑着,倒是更真实了些。

  “嗯,谢谢你送我回来”说着话周末下了车“很晚了,就不请你上去了,回去开车小心”

  “那个,周末,以后能不这么客气吗?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丁俊顿了下又说道“还有,以后直接叫我名子,就像我叫你那样”

  周末垂下眼,轻轻的应道“好,那晚安。”

  “我走了,自己小心”丁峻说完又深深看了一眼周末发动车子离开。

  周末直到车子离开了很久才回过头上楼去。

  周末不是感情白痴,她察觉到了丁俊对她的好感也听到了他们几人的对话,可是她过不了自己这一观。

  酷$B匠?网w%永…久免yJ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