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给今天的解剖者念咒抄度完,一天的工作在紧张忙碌中终于拉下了帷幕。周末觉得今天特别的累,可能是因为今天见了一名花季少女为了所谓的爱情放弃了鲜活的生命而痛惜吧!所以下班后决定去'夜来香'酒巴放松一下自己。

  喧嚣的酒吧里,周末拿着一杯'蓝色火焰'在手中摇晃着坐在角落里看着在舞池中乱舞的人们,举起手中的酒轻抿了一小口,无聊的正想着是不是该回去睡呢,明天还要工作的。一个很高大帅气的男人向她这边走过来“嗨,美女一个人?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男人很不客气的坐在末的对面。周末对这种风流的富二代不感兴趣,抬眼淡淡的扫了一下不预答理,便穿过热闹的人群离开了酒巴。

  男人自觉得无趣,他真不是来答讪的他是真头一眼觉得这女孩很眼熟而且莫名其妙的心里划过一丝疼痛,若不是因为他不是普通人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看着周末消失的方向愣了一会么才回过神摇了摇头,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周末拦了一辆出租刚要上去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人二话不说的拉开车门就要上去,被她一把揪住了胳膊,往后一拧一推按在了车门上。“大姐大饶命……唉呦……快放开……折了折了”小火子吱喳乱叫一通。

  $酷Pn匠网B永久,免9v费看小说vZ

  “臭小子,哪来的,连姑奶奶我的车也赶抢”周末狠声叱道,听见小伙喊饶命稍稍松了一下。

  “姑奶奶,我有急事”小伙见周末揪住他的又要紧连忙喊道“真的真的,我大哥家的小侄女半宿拉夜的发起了疯,两个人都按不住,打电话来叫我去想法子呢”小伙子用好不容易抽出来的胳膊擦了把汗,继续叙说着。

  周末想了下同小火子淡淡来了句“我是医生”便上了车示意小伙子也上去,小伙愣了下马上明白过来忙跟上去“姐你是医生!真是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二人很快便到了左右哥哥的家(小伙姓左名右),左右大哥左伦(他们父母真是太不负责了)夫妻正一个抱着被子一个拿着枕头等在门外只听见屋里唏哩哗啦摔砸东西的声音。

  “小右你来了?这位是……”左伦看着弟弟问道。

  “小旭怎么样啦”左右也顾不得介绍周末先是着急的问哥哥侄女的事。

  “我把她锁屋里了,这孩子好好的不知怎么就见人又抓又咬见东西又摔又砸的”左伦妻子边忧虑的说边抹眼泪“劲头大的吓人,我跟她爸拦都拦不住,我们还被咬了好儿口”。

  周末进前看了下二人被咬的胳膊,还好是人咬的,看来还不是很麻烦,“开门让我进去”周末冷淡的说。

  左伦夫妻二人对看了一眼又看向左右,左右点点头“她是医生,让她进去吧!”

  开门周末进去,左右他们也想进去被周末挡在了门外。奇怪的是周末进去刚一会屋里便没有了声音。

  咱们再回头说周末进了屋,抬头看去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披头散头散发,两只小手乱挥着扫桌子上等处的东西。

  周末上前一步呵斥道。“妖孽哪里去!”随手扔出一张符纸打在了小女孩的额头,小女孩昏倒在地。一片黑影唰的钻进了扔在地上的一个布娃娃里面,就在这时周末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针扎在了布娃娃的心脏处,屋里恢复了安静。

  周末开门叫几人进来,随口说道“你们女儿患的是'小儿暂时快大脑神经错乱癫痫'症,我绐她扎了针,静养几天就会恢复如初,你们不用担心的。”

  “谢谢你医生,我们都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夫妻二人又是鞠躬又是点头的。

  “若要谢我就把这个送我吧!”周末弯腰捡起地上的布娃娃又拍了拍上面的土很认真的说道。

  左家几人均是愣住了“嗯……啊……好……好啊!”左右的大嫂回过神来忙吞吞吐吐的答应道。

  “没事了,我先走了”周末拿着布娃娃边走边说。

  “我送你”左右跟哥嫂说了声忙追上周末,边走边不停的问“姐,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吧?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名子啊?你在哪家医院高就啊?”一连声的问了好几个问题。

  周末停下脚慢慢的回过头对左右冷漠的说“我是法医!”然后又回过头去像什么也没说似的继续向前走去。

  左右脚下一个趔趄又抬头看了看天,看啥?看天上会不会劈下个天雷来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梅紫雨说:

有时爱情来的真的很突然,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