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雨过天晴,碧空万里。

  周末坐在市刑警大队的法医办公室里写着刚完成的解剖报告。

  不错,周末是捕灵师的同时还是一名有着资深临床经验的法医,当然别人是不知道她是捕灵师的事的。法医这工作她干了四年多了,这是她名面上的工作,也是她根深立命的本钱,她总要有个正当工作的,同时也是要吃饭穿衣的不是!(大家明白的哈)

  法医是个敏感的的职业,了解这个工作的人是知道的,每天接触最多的便是形状各异的死人,有那种死不瞑目的冤死者或是死了还有心愿未了的无名者。周末选择这个工作也是有目的的,能让世间少一个冤魂多一片净地是她的职责所在也是她所渴望的,她觉得自己适合这样的工作。

  “周医生,今天看早上的新闻没?”助手小张八卦道“在xx的小巷发现里发现了一个昏迷的男人……后来有人认出来是x大学的老师俱说是晚上遇到了鬼吓昏了……”小张见周末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报告像没在听他说话便声音小了下去。

  小张是刚毕业分来的,长的不丑但满脸的青春美丽豆让人敬而远之,小男生挺爱说的,周末自己不爱说话倒是挺喜欢听小张八卦的。

  “怎么不说了,死了没?”周末清冷的问,面无表情的严肃样儿令小张一噎“那个……那个没死,疯了。”

  “噢”周末又无声低头去看她的报告了,小张无奈了,小张泪奔了,谁能告诉他,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Ta酷Q*匠U网{"唯e一\正|版V,其他0都L是@%盗C;版a

  其实吧,周末小时候也是活泼可爱的,别的小孩有的天性她都有,虽然那时她经常见到鬼怪但她们家是捕灵家族她从小就接触并不会害怕,那些鬼怪也不会伤害她反而都成了她的朋友。直到那一天……

  周末跟比她大三岁的姐姐还有小鬼丹丹小蛇精玉白在她家后山脚下捉迷藏,周末眼睛被一块黑布庶住站在一个地方等大家藏好后解开黑布去寻找他们,可是丹丹玉白都被找到了,只有姐姐还没找到,天慢慢黑下来却不见踪影,周末害怕了,她还记的那天家里人找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在一棵很粗大很茂盛的老柳树上发现了姐姐的尸体。

  姐姐的三魂七魄都不见了,周末很伤心,她在怨恨自己,如果那天不是她要闹着捉迷藏也许姐姐也就不会死了。

  事情过去了很久,有一次周末半夜起来上厕所听见父母在小声说着什么,妈妈还哭了,她偷偷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母亲哭着说“难道初儿的死真跟家族里的那个血诅咒有关吗?周家的女儿真的都要早世?那我们的末儿怎么办?难道就真的没有那有办法破了那个诅咒?”爸爸又说了什么她没听到,自己怎么回的屋也不知道,就那么愣愣的坐了一夜。

  自从那以后她怕自己死了亲朋好友会伤心便不再理会任何亲人也不交往过蜜的朋友,对人总是冷冷淡淡很难接触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