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逸泓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没有说什么,李逸泓这次被打,本来就是因为龙治铭他们打架的事,所以一会儿去让龙治铭帮忙找回场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等李逸泓清洗完脸上的血迹之后,我们俩便向教学楼走去,现在刚吃过中饭,大中午的,也没什么老师,我跟李逸泓是二班,在一层,而龙治铭他们班是八班,在二楼,等我们上去之后,我跟李逸泓就在八班外面勾着脖子往里面看,龙治铭他们班级没有多少人在,龙治铭也不在,这时候李逸泓就跟我说,走吧,龙治铭应该在宿舍呢,咱们去他宿舍找找看!

  见李逸泓这么说,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跟着李逸泓一起下楼向龙治铭他们班宿舍走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八班的宿舍,宿舍门是关着的,李逸泓这时候就敲了敲门,紧接着我就听到里面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咚咚的声响,过了几秒钟,我才听到里面有人问谁啊?

  这时候李逸泓就说,龙哥,我李逸泓,找你有点事!

  酷;4匠;e网3'永久pe免\&费:看p|小o说☆

  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没过几秒钟,龙治铭他们宿舍的门就被人给打开了。

  门刚打开,一股呛人的味道迎面扑来,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味道是香烟混合着脚丫子的味道,那种味道特别难闻。

  不过我们现在是有求于人的,当然不能因为这一点点味道而退缩,这时候李逸泓笑呵呵的走了进去,然后掏出自己五块钱一包的黄果树,开始挨个给里面龙治铭,还有龙治铭的那些兄弟发了一圈,龙治铭接过香烟看了看,然后很不屑的笑了笑,将李逸泓发的香烟夹在了耳朵上。

  等李逸泓的香烟发完了之后,龙治铭这时候懒洋洋的说道,咋了?来找我什么事啊?

  李逸泓这时候就满脸堆笑的对龙治铭说道,龙哥,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见李逸泓这么说,龙治铭来了精神,他从床上坐起来说道,哟,说说,啥事找我帮忙啊?

  李逸泓这时候就一脸悲愤的对龙治铭说道,龙哥,我今天中午不是跟你们一起揍华北那孙子了吗?就在刚刚,华北带了一大帮人来我们班,把我跟我兄弟给打了,龙哥,我是跟你混的,他打了我,其实也就是不给你面子啊,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我本来以为龙治铭肯定会拍案而起,然后让兄弟们带上家伙去干华北呢,不过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龙治铭的反应并不是很强烈,他只是骂了一句,操,这小逼崽子连我的人都敢打?真他么的活腻了!

  说完之后,龙治铭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仇嘛,肯定是要报的,不过呢。。。。。

  李逸泓这时候好奇的问不过什么?龙治铭这时候看了看李逸泓,然后才对他说道,不过呢,这打架肯定是要叫人的,叫人呢就肯定有花销,饮料啊,水啊什么的肯定要买不,哥哥我最近没什么钱啊!唉!说完之后,龙治铭还无奈的摇了摇脑袋。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就知道龙治铭想干嘛了,妈的,这不明摆着让李逸泓拿点钱出来吗?这时候我就有点生气了,我对龙治铭说道,龙哥,李逸泓今天中午的时候跟你们一起打华北,不也就抽了你一根香烟吗?怎么?现在李逸泓被华北给带人揍了,你的意思是让李逸泓买烟买水来请你们去打架吗?

  我的话说完之后,龙治铭的脸就有点挂不住了,他指着我就骂道,操,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你他么找死呢是吧?说完之后,龙治铭就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时候李逸泓连忙满脸的挡在了我们中间,然后他拉着龙治铭笑道,龙哥,别介啊,你说吧,咱要买什么香烟?我这就去买一包去!

  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龙治铭就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一包?你他么的当打发要饭的呢?老子帮你对付的可是华北那个级别的人,你不去买一条红南京过来,你也好意思请我帮你出头?

  龙治铭的话说完之后,李逸泓就愣住了,红南京是我们本地的香烟,一条要一百一呢,这龙治铭也真好意思狮子大开口。

  这时候我越想越不对劲,妈的,这是什么事儿啊,李逸泓说到底都是因为他们的事情才被华北揍的,龙治铭自己也说李逸泓是他的人了,现在倒是好了,帮李逸泓报仇,还要李逸泓去买香烟孝敬,这是哪门子的礼?不是摆明了敲诈么?

  就在我准备跟龙治铭理论的时候,李逸泓缓过了神来,他向我偷偷的使了个颜色,然后便笑着对龙治铭说道,行啊龙哥,不就是买一条红南京吗?行!我买,不过这个月我跟我兄弟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这样吧,我先去借借,等借到钱了,我就给你们把香烟送过来,你看怎么样?

  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龙治铭脸色这才由阴转晴,他哈哈一笑,然后拍着李逸泓的肩膀说道,还是你小子上路,行了,去吧,你把香烟买来了,哥哥我就帮你带人去干他,他怎么揍你的,我就帮你怎么揍他!

  龙治铭的话说完之后,李逸泓连连点头,然后他跟龙治铭还有龙治铭的那些手下打了一声招呼,这才拉着我离开了龙治铭他们的宿舍。

  在回班级的路上,我就问李逸泓,你还真买一条红南京送给他们啊?这他么不明摆着敲诈你呢?傻啊你?

  我的话说完之后,李逸泓使劲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说道,去他妈的,我买个蛋的买,老子这是缓兵之计,真他么当我是傻蛋呢?

  李逸泓的话说完之后,我苦笑了一下说,那你准备怎么办的?

  李逸泓这时候想了想,然后他笑了笑说凉拌!老子也不指望别人了,以后华北要是还跟我过不去,老子就跟他干,往死里干,谁他么都是一个脑袋两个胳膊,谁也唬不住谁!

  见李逸泓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说道,对,咱们不指望别人了,以后要是还他么的来找我们麻烦,我们就跟他往死里干,看谁能吓到谁!

  我的话说完之后,李逸泓跟我相视了一眼,接着我们两人都笑了,其实以李逸泓的背景,如果真的想混的话,他的先天条件还是很好的,李逸泓的父亲可是县公安局局长,只是李逸泓低调,一直没对外人提起过罢了,要是让龙治铭他们知道李逸泓的身份,那时候谁巴结谁还不一定呢。

  跟李逸泓回到班级之后,我们就看见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下面的学生都安静的坐在那里,等我跟李逸泓喊报告的时候,班级里的学生都齐齐看向了我们。

  这时候我心里就纳闷了,班主任这大中午的不去睡觉,怎么来班级了?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御姐范十足,平时对我们很严厉,不过人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之前她也不会让张雨斯来给我补课。

  我跟李逸泓喊了报告之后,班主任并没有让我们进来,而是皱着眉头对我们说道,刚刚你们跟其他班级的学生打架了?

  班主任的话说完之后,我心猛的一沉,妈的,这事怎么让她知道了,班主任人虽然不错,但是对我们还是很严格的,平常有个打架什么的,班主任都直接让打架的学生带家长,要是她让我带家长就完了,就我爸那火爆脾气,抽我一顿是避免不了的。

  见我们没说话,班主任这时候皱着眉头说道,我问你们话呢,都哑巴了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