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_匠网y…永J)久mQ免费看%小2说}g

  一袭粉红色的衣袍,绣染着片片红艳的枫叶,在这皓月的银辉下更显娇艳。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枫叶妆,一颦一笑动人心魂,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暗红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少女轻移莲步缓缓来到众人身边。一双清水似的凤眼淡淡的看向众人,周身散发着那江南女子的温柔清秀、含蓄委婉,可眼神眉宇中却又能看出那独属苗疆少女的不羁、傲然与自信。

  眼前正躬身道万安福的少女正是那林子枫唐琴夫妇留下来的遗孤,林子枫唐琴各取一字名为林枫琴。红叶公子起身介绍道:“这便是我家小姐林枫琴!”说完冲着来人微一行礼又道:“小姐,这便是今日庄内前来的客人,也是当年师傅……”还未来得及说完便被林枫琴举手打断了。

  “贵客临门,小女子有失远迎,还望众位见谅!”一声道歉落落大方却丝毫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娇羞状,这不禁让几人眼前一亮。范鸿眨巴眨巴嘴巴说道:“像!真像!真像当年的魔~……唐姑娘!”此刻的林枫琴比起当年的唐琴少了一份邪魅却更多了几分温婉清秀,饶是这久经江湖的范鸿也不时的点头称赞。然而袁北斗及严浩兄妹却并无太多的感叹,这严芸熙遗传自母亲江如画,本就是那数一数二的美女,林枫琴也就是身上散发的那与众不同的气质让其有点惊艳的感觉。至于那严浩及袁北斗那都是有着倾国倾城的母亲与妹妹,面对着这与众不同的美女自然也没显现什么失礼的地方。

  严芸熙小嘴一嘟,冷哼一声,显然那是冲着范鸿而去的。这红叶山庄建庄二十年来从未有外人踏入其中,这林枫琴除了庄内的屈指可数的家仆及红叶公子外就在无见过外人。面对着眼前几人的表现倒也没有过多的思量,莞尔一笑道:“山庄久不来外人,几位贵客机缘巧合来到庄中定是上天的安排,几位便安心在这住上几天,也让小女子一尽地主之谊。”

  袁北斗自小便被称为神童,不仅因他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本事,更也因他那入耳不忘的本领,无论什么声音只要传入他耳中便能牢记于心,甚至连同种鸟声他能分辨出是哪知鸟所发出的,方才红叶公子未曾说完的话语当下便引起了他那强烈的求知欲:“想来公子小姐是早就知晓我等会路过此处,便用琴声相引吧!不知两位是从何得知我等的行踪的?”袁北斗想到这便脱口问道,丝毫不在意他人那尴尬的神色。

  林枫琴与那红叶公子相视片刻,一脸的尴尬。严浩苦笑一声道:“两位千万别见怪,我这表哥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还请别往心里去啊!”

  林枫琴干咳了一声,露出一丝微笑,道:“这位公子直言直语,实乃性情中人,既然公子问到了,小女子便也不扭捏做作了。”当即说起了其中缘由。

  这林子枫师承中州阵法大师陆逊,传承上古奇书《阵图》,堪为陆逊之下第一阵法大师。然陆逊的作为并不只限于阵法之道,更是精通占卦卜算奇术,自然对那拥有天纵之才的徒弟林子枫也是倾囊相授。直到十五年前领着自己那年仅四岁半的女儿迁居这红叶山庄。

  除却布置山庄及红枫林的阵法之外便是将自己所学倾囊教予自己的女儿及那阵童红叶公子。后知自己时日无多,更是放心不下当年所探知的阴谋之事,最后不惜耗尽自身最后的精血卜出一卦:“十年之期,后人随来人而去,方能了却自身业障!”大概意思就是说十年之后有贵人前来,自己需得随他而去,方能了却自身的业障。

  不过至于到底是什么业障也不曾言明。不过林子枫阵图一门相信人来到这世间是有着他自己的业,只有了却自身业障方能修成正果,弥留之际林子枫死前想后那业障估计也就是当年自己偶然探听到的阴谋之事,只是这些年整个中州却是一片安宁祥和之貌,久而久之便也忘却了那么回事。卦象这般显示方才想起那骇人的阴谋,故而最后将卦象之事说与自己的女儿兼传人知晓,嘱咐她在这红叶山庄等待贵人来临。

  一番解说之下,众人当下便明白过来,袁北斗手一扬不经意的说道:“早说嘛!原来就是要跟我们一起上路啊!搞这么多名堂,又是弹琴又是说故事还请吃饭,我还以为你们别有其它什么心思呢!”

  这话一出再次惊呆众人,红叶公子额头都沁出滴滴汗珠,苦笑了一声道:“公子快人快语,在下实在佩服!”双手抱拳。倒是严浩这深谙人情世故之人笑着说道:“林前辈既有此所托,我等定然不负使命!只是我们此番前往天门台还有要事要办,不知小姐是否就此随我等一起前往还是在此等我等归来?”说着又冲袁北斗挤眉弄眼似在说着“人家一个大姑娘宗不可能自我们一进门就说要随我们一同上路吧!”

  林枫琴一见严浩替自己缓解了那尴尬的场面,也羞涩笑道:“公子客气了,叫我枫琴便好,叫小姐太见外了,只是还不知几位贵客高姓大名。”

  听人家姑娘这么一问严浩倒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当即给自己这几人作了一番简单的介绍。林枫琴听后也在此向着几人一一见礼。范鸿此刻却出声了道:“你们方才说要前往天门山?可是要上那天门台?”

  这话落在袁北斗等三人耳中,一阵惊讶的齐齐扭头看向范鸿,道:“你一路随我们行了一个多月竟然不知道我们前往何处?”范鸿原就本因身上没有酒钱才随行的,此刻怎么可能说出来呢,当即咳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只是那天门山的上山之路设有迷踪大阵,怕是一般人都上不去的!”

  众人听完这话齐齐看向那有点呆滞的林枫琴,眼前不就一阵法大师么,那可是《阵图》的传人啊!只要有她在那什么狗屁迷踪大阵便不在是事了。想到此处,从那雍州城严府出来的袁北斗三人不禁互相看了看,想起那日包打听所讲的:此去西南数千里之遥有座红叶山庄,得贵人相助定能心想事成。看来一切尽在这包打听的算计之中,那十万两银子还真没白花。

  阵图传人是靠着前辈那玄妙的占卜之术算到自己一行人的来到,然这看似一个江湖神棍的包打听又是如何知晓自己要前往那天门山,更是奉上山上之法预告自己前来这红叶山庄寻贵人相助。难道他也懂那卜卦之术,他与这红叶山庄又有何关系呢。袁北斗沉下心思思虑片刻无果后,便也不在想它,而是起身伸了个懒腰,冲着红叶公子,道:“吃饱喝足,睡觉去了!……”

  众人一阵尴尬无语,这袁北斗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刻做出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红叶公子赶紧安排下人领着袁北斗前往早已备好的厢房休息,留下一众人在那面面相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