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林子枫在苗疆已然待了半年有余,身上的伤势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只要稍加调养便能恢复如常。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唐琴与这林子枫从相遇到相识、相知、相爱。

  林子枫原是中州阵法大师陆逊的弟子,此番外出办事遭神秘人的袭杀,最后凭借着那神秘的阵法之道将来人困与阵中,自己方得以逃脱,但也因受伤过重才昏倒在这苗疆之地,恰巧被上山采药的唐琴给救了回去。苗疆之地自古少有外人前来,这唐琴自小便在山中长大,很少见到外面的人与事,对外面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之心。尤其是在林子枫苏醒之后与其的闲聊之中更是憧憬着苗疆之外的花花世界,再加上林子枫那俊朗秀逸的外表,一双勾人心神的眼眸,唐琴便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让她痛苦了一生的男人。

  苗疆女子性格大方活泼直白,有什么说什么,只要是自己认定了的事情,便会不顾一切的坚持下去。唐琴不顾族中长老及父亲的反对,与那林子枫私定终生,未婚先孕。眼见生米煮成熟饭,族人别无他法只能要求林子枫当下娶了唐琴为妻。

  中州之地自古男婚女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林子枫原就是出来办事的,这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都未曾回去复命,在加上他乃父母双亡的孤儿,是自己的师傅一手养大的,这婚姻大事自然需要回去回禀师傅在做安排,当下便许下唐琴三月之期,言明三个月后定然回来迎娶唐琴过门。然而这一等不是三个月而是五年!

  当年那林子枫离开苗疆之后,再次回来却是五年之后了,无人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可这五年的时间内那原本的苗疆圣女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温婉贤淑、落落大方的圣女却变成了一个铁石心肠脾气暴虐之人。这苗疆女子对爱情忠贞不已,一生只许一人而已,是故每个苗疆女子在出生之时便会被种下那痴情之蛊,如若自己所爱之人背叛自己,便会将隐藏在体内的蛊虫引爆开来,把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以示对自己惩罚。

  每每蛊虫发作便如万蚁噬心般的痛苦,而且多在晚上才会发作,那钻心般的痛苦,痛彻心扉,时时提醒那背叛自己的人,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然而要接触这蛊毒的唯一方法却是要那心上人的心头血一碗,几乎就是以命换命。

  早在最开始的一年里,头三个月倒也还罢,思念之情不甚浓烈,心想他很快就会回来,可谁知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那每日守在村口的唐琴始终不曾等到林子枫的归来,身型也渐渐消瘦下来,最后还是出于对肚子里孩子的考虑才慢慢的将那思念之情放下,专心于刚出生的孩子身上。对于这样一个未婚生孕的女子,族中之人免不了不少风言风语、冷嘲热讽。刚开始倒也觉得自己能够忍受,不相信自己所爱的林子枫是那薄情寡性、忘恩负义之人,可随着孩子的一点点长大,受到的冷言冷语越发多了起来。终于在第三年孩子近三岁的时候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声音,“那个男人背叛了自己”。体内的蛊毒瞬间爆发开来,将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每晚忍受着这非人的折磨,心里想的却都是那负心的男人,因此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来弥补自己所受到的伤害,也正因此那原本天真无邪与世无争的苗疆圣女突出江湖成为了那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蛇蝎魔女。

  kx酷匠c…网正Z版首发m

  唐琴本身功力并不怎样,奈何那一身恐怖的毒术巫术以及那神秘的苗疆蛊毒却是让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唐琴将每晚蛊虫折磨自己的痛苦尽数发泄到那些被她认定的负心汉身上,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快感。每一个被她折磨的人最后基本上都是面目全非就好似被野狼啃过一般。就这样她在江湖之中一边寻找着负了自己的林子枫的下落,一边大肆的发泄自己那怨愤的情绪。终于她的所作所为惹怒了整个中州武林,最后隐侠山庄出面号召武林群雄围剿于她。迫于她那防不胜防的蛊毒最后也只能将她围困在幽州地界的一片枫树林之中。

  从那遥远的回忆之中拉回思绪的红叶公子轻喝了一杯酒水,眼中尽是苦涩。严浩见状嘀咕了一声,“枫树林?难道就是这庄外的红枫林?”

  红叶公子微微一颔首以示肯定,道:“只不过那时这还只是一片普通的枫树林,并不是现在的红枫林!”几人一脸的疑惑,桌边刚放下酒壶的范鸿却突然说道:“哎~造化弄人啊~!情字误人啊!”丝毫不在意旁人那奇异的目光,自顾自的说道:“当年一战我也是参与其中!谁曾料想这其中有着那般曲折的故事,说到底那唐琴不过是个可怜的女人,不过好在结局是美好的!”

  一直对范鸿有着看法的严芸熙再次嗔怒道:“哼!明明那林子枫就是个负心汉,还将所有的责任推给一个弱女子,我呸!枉你们自称武林正道,这么多人追杀那么一个小女子!”

  这话一说或许在外人听来没什么,可是听到袁北斗耳中却显得有些刺耳,不是说围剿唐琴乃是隐侠山庄出面促成的么,这一骂可不是将自己的父亲都给骂了么!当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严浩那八面玲珑之人自然知晓其中缘由,也不插话,而是追问道:“后来!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范鸿接过话语开始回忆到。

  那日一众武林同道将唐琴围困在这枫树林中,几天的消耗下来,唐琴已然身心俱疲,根本无力挣逃,只能束手就擒。就当众人欲上前擒拿唐琴的时刻,唐琴终日念念不忘的林子枫突然出现了,此刻他却是坐在一副轮椅之上,满脸的沧桑,明明只有而立不到的年纪却是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但脸上棱角分明能看出此人便是失踪了近五年的林子枫。望着眼前之人,唐琴那颗破碎了的心再次疼了起来,双手捧着那被身后少年推到眼前的林子枫那张干枯的老脸,泪水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无人知道这五年的时间内在那林子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他当年的失约是否与这有关系,然而此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在重要了,两人相依相偎,细声的说着什么,唐琴那绝美煞白的脸上时而浮现丝丝笑容似在回忆着什么,时而又冷面如霜满眼的杀机。一众人便这样望着那相偎的两人,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唐琴在林子枫怀中细声言语了一阵最后竟然站起身来自刎于当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