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冒牌山贼面对着眼前那镇定自若,甚至还有些坏笑的三人,不觉心里都虚了起来。现今正是六月三伏天,此刻正烈日当空,空气在灼人的阳光下都显得闷热,额头上斗大的汗滴正缓缓淌下,咽了咽口水,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都不怕强盗的!”为首那黝黑的大汉忍不住开口问道。

  严浩见状顿时玩心打起,从马背上突然站了起来,高高在上的感觉,坏笑道:“你们在此拦路打劫有没有向我三宝寨报备过啊,竟敢在我的地盘上抢起我的营生了,而且还抢到老子头上来了!也不去打听打听本寨主是谁!”严浩欺负这群老实的假山贼张口一阵胡诌。

  那为首大汉剑眼前之人器宇不凡,而且说出这么一番话语,当即被吓的惊慌失措,暗道:“完了!这三人多半是这山头真正的山大王,这下真是李鬼撞上李逵……”心里好一阵子嘀咕,头上的沁出的汗水更加多了。冷汗涔涔的说道:“大王饶命啊!俺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啊,我要知道给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哀求道:“俺们也是被逼无奈啊!东南沿海之地连年倭寇作乱,弄得民不聊生,俺们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逃难来到这大青州,干起了拦路打劫的勾当,我们这真是第一次,还请大山手下饶命啊!”

  一番说辞之下袁北斗等三人已然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心中也便生同情之心,就欲放下姿态,准备打发他们一笔钱,让其自力谋生去。可却被突然出声的严芸熙打断了,“刚才不是还说要把我绑回去作压寨夫人的么?怎么这久认怂了呢!我可还想试试这作压寨夫人是什么滋味呢!”严芸熙言语里充满了不满。

  闻得这女大王如此言语,那大汉当即自己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吱吱呜呜的说道:“俺~俺……俺是看你长得比俺家年画上的仙女还要漂亮,这才动了坏心思,还请仙女姐姐饶命啊!”

  这芸熙听得这大汉夸她比仙女还漂亮,还称呼自己为仙女姐姐可让她好生得意了一番。正当欲再次张嘴说话的时候一直默默摇头的袁北斗出声了:“芸熙!好了,不要再取笑人家了,我看他们也着实可怜,就打发些碎银子随他们去了吧!”说这话的时候袁北斗眼神里更多的却是一丝担忧。自小阅尽山庄藏书,自然也知道这倭寇的情况,传闻他们乃来自东海之上东瀛之岛,在我中州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虽说朝廷有派兵围剿但却基本都是武功而返,按那大汉所言看来近些年倭寇更是日益猖獗,怕是就算给了他们银子回去之后还是难逃一劫,心里这才油生一丝担忧。

  严芸熙闻言吐了吐舌头,便不在吭声。严浩也明白袁北斗的意思,随即从怀里摸出一把银票交于那为首的汉子手上,道:“刚才是跟你们逗着玩的,这是我们的一点意思,你们回去便分了吧,我看你们也别回那扬州了,不如就在这青州或前去雍州帝都谋份差事,便在这边安个家吧!”

  前一刻还提心吊胆的一众“山贼”在此刻却是热泪盈眶,那黝黑大汉当即表示感谢,道:“俺们此番逃生出来实属无奈,那家人亲朋都还在老家,俺们怎能离弃他们呢!在说了倭寇不灭何以为家,此番俺们回去便去参加那乡勇民兵,积极打倭寇,定要将他们驱除我中州大地!”一番慷慨激昂的誓词紧紧的触动了袁北斗三人,就这么普通的百姓都有着这么高尚的志气,或许在他们心里仅仅只是想守护自己的家园而已。

  众人一番千言万语的感谢,辞别三人就要离开,然而正当这时十几“山贼”及袁北斗三人却又被另一群黑衣蒙面的“强盗”团团包围,各各露出一双凶神恶煞的目光。严浩及袁北斗都是瞳孔一缩,知道这绝不是一伙普通的强盗,爽朗一笑道:“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刚送走一批山贼,又来了一伙强盗,说吧!这会你们又要打劫什么!”严浩说这话的时候已然一副严阵以待准备出手的摸样,就连袁北斗也紧紧的按着腰间那挎着的菜刀,虽然北斗平日里也有练剑,甚至那家传的七星剑招也练得不错了可毕竟没有实战过,下意识的还是觉得自己平日里一直用的菜刀更有安全感。

  }酷V~匠z'网1唯一正版cN,其《‘他F{都是9盗版N

  现场一副肃杀的气氛,寂静无声,就连偶尔树梢上那被风吹下的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那黝黑大汉见状当即站直身子挺了挺肚子装着趾高气扬的样子,道:“兄弟哪条道上的,这伙人已经是俺们的货了!你们要想的话,还请改日请早……”话还没说完,对面那群黑衣蒙面人的头领便下令了:“杀无赦!”

  一声令下数十黑衣人直奔北斗三人而来,那黝黑大汉见状大声呼喊道:“恩公快走!俺们帮你们拖住他们!”说着便领着自己手下那群歪瓜裂枣扛着锄头、镰刀与那群黑衣人缠在了一起。可那群平日里只干农活的平头百姓哪里是这群刀口舔血惯了的杀手的对手呢,当判立下几人瞬间被黑衣杀手毙于刀剑之下。为防意外严芸熙周身大穴尽数被封,无法调用真气,只得老老实实的躲在被袁北斗紧护的马上之上,严浩那三脚猫的功夫虽说不行,但却凭借那高深的轻功耍的三五几人团团转,倒也不必担心其自身的安全问题。袁北斗手持大菜刀左劈右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平淡无奇的菜刀此刻却在情急之下强催真气的北斗的控制下挥出阵阵刀气,那靠近的贼人均被那荡出的刀气所伤进不得身来。可那群假冒的山贼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片刻之间已经到底近十人,只留下几个身强力壮的靠着手中那长长地木棒在支撑着。眼看便要不行了,这时凌空传来一声吼叫。

  “哈哈~!客栈醉迷半月,未曾想一出来便见得此般热闹!打架怎么能少了我呢!”一道暗青色的身影凌空荡了过来,稳稳的落在了不远的一颗树上,手中还提了个小酒瓶。四下看了看呵呵笑道:“唉~怎么强盗遇上山贼了?这下可有热闹看了”说着边往那树杈上一靠,眯着小眼喝起酒来了。

  再说那五毒门春长老领头的一群黑衣人自听见那声吼叫便脸色齐齐一变,待到那身穿暗青色长衫之人落在树杈之上之时看清来人面目之时更是神色骇然。在看看他正冲着那手持菜刀的袁北斗微笑示好之时,眼珠一转似发现了什么,轻吹一声暗哨,急召那群黑衣杀手急忙撤了开去,转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黑衣人撤去,那树上之人轻轻一点,凌空跃下,平平稳稳的落在了袁北斗面前,严芸熙看在眼里暗道,没想到这醉汉的轻功竟不在自己之下啊!袁北斗也冲着眼前之人微微一笑,道:“怎么兄台让那店掌柜赶出来了?”

  那人哈哈一笑,可不正是昨夜袁北斗打肿脸充胖子要给他出头结账的醉汉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