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三人出得城门一路朝西南狂奔,如今已然出了雍州地界,正处于这雍州与青州清河郡的交界之处。天色沉晚,人困马乏的三人一路打听之下匆匆的赶到了一间客栈门口。骑马的两人一路颠簸早已饥肠辘辘,才一下马便匆匆收拾马背上的行李,就欲招呼马车上的严芸熙下车。严芸熙探出个脑袋小手揉了揉朦胧的美目,抬头看了看,欣然道:“咦!有间客栈!”。忙着收拾行李栓好马匹的严浩却漫不经心的言语道:“我知道有间客栈,不然我停马干嘛!难不成我们要露宿荒野不成!”话音刚落耳边又想起了袁北斗的声音:“还真是有间客栈啊!”。

  一听之下有点气急的严浩嗔怒道:“哎~我说你两是不是有病,都说知道有间客栈了,用得着你们一个个……诶~还真是有间客栈啊!真是巧啊!”正巧抬头望见客栈门口门梁上悬挂的“有间客栈”的四个黑漆大字,一时间没忍住轻笑了起来。

  中州之大,天下共分九州一百零八郡,更有西域塞北荒漠、南疆沼泽、东面无尽之海四相环绕。正当每州每郡相交之地便有一名为“有间客栈”的客栈坐落以供过往行人暂歇留宿。无人知其缘何而来,只是知道凡外出行走江湖之人,每每走到哪了无人烟的州郡交界之地便会有座“有间客栈”的存在。“有间客栈”的存在为行走江湖之人提供了莫大的方便,也正因此这“有间客栈”便慢慢的成为了江湖中各类情报消息的集散之地,每天都有无数的江湖人士、三教九流汇集于此,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有间客栈”方圆十里范围之内禁止械斗闹事,否则整个江湖之人将会群起而攻之。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有间客栈”也算得上是绝佳的逃命藏身之所,只不过“有间客栈”也有它独自的规矩,那便是在这客栈停留的时间不得超过半月。也就是说如有人追杀的目标躲入这“有间客栈”,他便不能进入寻人,只能乖乖的在外等待半个月在作打算。

  三人一阵忙活,提着随身携带的包袱便入了这“有间客栈”的大门。眼见两俊男带着一美女走了进来,整个喧闹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尤其是看到那紧跟在两男子身后的女子时,一个个的眼睛都似被勾去了魂儿一般,直勾勾的盯着,有些定力差的甚至连口水都流了出来。眼见一众人的反应严浩苦笑了一声,道:“你看吧!我早就说了叫你拿块面纱将你那祸国殃民的脸庞遮起来,这下好了,今晚不知又有多少人要失眠了!”然而这当事人严芸熙却莞尔一笑道:“这关我什么事,我江湖儿女哪顾得了那么多!再说了我表哥怎么就没像他们一般,哼!一群好色之徒!”

  ◎&酷,^匠U6网首)发

  这可把严浩给噎住了,当即冲着严芸熙点了点头道:“你厉害!”之后也不在说话。最后还是袁北斗一声吼叫道:“来人啊!人都死哪去了!”这一声吼可把众人吓了个够呛,当即回过神来,不敢在看严芸熙。就连严芸熙也眯着个眼睛上下打量着袁北斗。这与平时那看似文弱的表哥完全是两个人一般。正当心底涌出一丝崇拜之情的时候,袁北斗却低下头一手遮住半边嘴轻声说道:“怎么?刚才那下够不够威风,有没有震住他们啊!”“扑哧”的一声娇笑瞬间从严芸熙的嘴里传了出来,由心的感到一阵无语……

  突闻这么一声怒吼,一身着海蓝色服饰的胖掌柜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三位客官远道而来,不知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

  严浩瞥了一眼那胖掌柜不耐烦的说道:“天色这么晚了当然是住店了,你这问的都什么废话!”四周看了看接着又说道:“赶紧安排人将我门外的马匹照料好,另外在来上一桌好酒好菜!”随手从怀里摸出一锭金子重重的拍在了柜台之上。胖掌柜见对方出手阔绰当即大声喊道:“小二,上好酒菜一桌,在备上三间上房供客官休息!”一看起来颇为精明灵活的店小二小步跑了起来嘴中应答道“得嘞!上好酒菜一桌,上房三间!”。

  三人四下张望了一会,径直来到了一角仅剩的一张桌子边坐下。整个大堂之中一眼望去便能看见各门各派的弟子,眼前可及的便有崆峒、伏牛、武当、青城各派的弟子。细细观望便发现他们都在低头议论着什么,当然也有偶尔转头看向这边的武林人士。

  “想来阁下也是打算前往天下盟一探究竟的啊!”附近的一张桌子上传来了一人的说话声,紧接着同桌的另一人急忙应和道:“没错!此次天下盟突然放出消息说三个月后召开武林大会,如今已经前往各门各派派发英雄帖!相约九九重阳日在那落云之巅以武会友推举新任的武林盟主。”

  “可不是嘛!据说这天下盟还拿出了失传几年的七星剑作为奖励,这不我奉师命前往幽州一探究竟!”最先发话的那汉子接话道。

  “看来阁下与在下此番同路了,我也是奉了师门的命令前往幽州,一路上就还请兄台多多照料了!”另一人也展笑道。

  在一细听发现整个大堂所有人议论的事情都差不多,三人回过头互相看了看,袁北斗脸上的肌肉一阵痉挛,现如今只要一想到自家的家传宝物居然被拿出来作为奖品,甚至还有可能沦为众人相互争抢之物,心中便是一阵刺痛。

  严浩见袁北斗脸色越来越难看,伸手轻拍了下北斗,轻声说道:“据小妹所述,那日却是这五毒门的春夏秋冬四长老亲自护送这七星剑至这镇远镖局,委托他们押送至这天下盟。想来就是不让别人知晓这天下盟从何而得的七星剑。如此看来这其中定有些不为人知的阴谋,莫不是这天下盟表面上属我中州正道联盟实际上乃是那西域邪宗所打的幌子!”

  稍事平静的袁北斗闻言出声道:“依当年的情况那七星剑便是落入了邪宗御风使的手中,然这五毒门是那邪宗御毒使所在。定是这邪宗授意将这七星剑由五毒门转而送来天下盟,为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才选择了镇远镖局送来天下盟,这天下盟定然与邪宗有着密切的关系!”

  严浩略一沉思道:“这天下盟乃近几年方才兴起,隐约有着盖过名剑山庄的势头,当年豫州一事之后这邪宗迅速退离了中州,并没有对其他门派采取任何手段,只是偶尔的前去打压骚扰名剑山庄,之后这天下盟便开始崛起,想来这邪宗并不是大发善心放过中州武林,而是利用这天下盟采取怀柔政策进而控制中州武林呢!”一番分析后三人一脸的吃惊状。

  “这其中果然有猫腻,看来我们势必是要往幽州一行了!”袁北斗拳头紧握一脸的刚毅之色。

  “如今距这大会之期还有三月时间,我们还要前往这天门山,也不知是否来得及!”严浩略有担心的说道。

  “此去天门山想来一月时间足够,在加上寻医时间算上一月,我们还有一月的时间足够赶往幽州了!”袁北斗掐着手指算了算。

  “但愿如此吧!”严浩叹了口气道。转而又四周看了看大声嚷道:“我说,掌柜的,我们的酒菜怎么还没来啊!”可那掌柜的还未来得及答,后厨便传来一声急切大叫:“掌柜的!我们酒窖的酒……酒全被人喝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