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夜时间的准备,一众人等已经齐聚在严府大门口,车马也已准备妥当,严夫人正在交待一些相关事宜。

  “浩儿一路上可得好好照看你表兄和妹妹!他们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严母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娘!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你儿子的本事么,一张嘴吃遍天下,这一路上我早已派人打点好了,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白白胖胖的闺女,你就瞧好吧!”严浩有些漫不经心的言语道。

  “还有哇~芸熙现在身体还没恢复不比你们,切忌为了赶路而误了休息,还有我准备的那些补气养元的补药记得要定时吃啊,还有……”严母一说起来便没完没了,严浩无奈的只能默不作声一直忙着点头。

  刚爬上马车的严芸熙都有些受不了了,探出个头冲着自己那正喋喋不休的母亲说道:“娘!你怎么这么啰嗦啊!没看我哥在一个劲的点头么,你要在说下去他那脖子可就都要断了!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这点小事我们能应付来的,我可是一个要成为一代侠女的女子,怎能被这小小的伤痛所打倒呢!”

  “姨娘,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定能护得弟妹周全!”说着拍了拍悬挂在腰间的菜刀,这突来的言行着实把几人给吓着了,互相尴尬的看了一眼,严芸熙白眼一番,道:“表哥,你就得了吧!就你那拳脚功夫,自己还要人照顾呢!”说着小嘴一嘟,就连粉嫩的小鼻子都微微一歪甚是可爱。

  M酷匠网永久免费R《看小;E说

  一阵寒暄,北斗及严浩也已翻身上马,正当此时,不远处一顶四人大轿缓缓而来,直接停在了严府大门口。严浩一看便知那是自己的二叔回来了,自半月前说是要出趟远门,这如今才得回府。当即下马迎了过去,“二叔,你可回来了!你是不知道这本格月都发生了什么事啊!可把侄儿我害苦了!”

  轿子中下来一人正是当日那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严府的二爷严耀祖。

  这严耀祖呢打理着严府在这雍州城内最大的买卖即那望江楼,也因此结识了不少狐朋狗友,可以说上至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下至三教九流江湖侠客。有着这些狐朋狗友的帮衬这严耀祖也算得上是一方人物,不论江湖中还是官场上都有着一定的人脉。

  严浩见其归来自然想向他要个方便,借用他的一些人脉也能帮上自己一二,前路更为顺畅一点,当即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与那严耀祖叙述了一番。

  然而这大哥严光宗似乎对自己这二弟不怎么感冒,一脸的冷漠相,对他的归来显得丝毫的不在意。可当这严耀祖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眼神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杀意,当即怒道:“镇远镖局的人也太过嚣张了,竟敢伤我严家的人!我看他们这是活腻味了!小耗子你便放心好了,此去天门山我稍后便飞鸽传书安排途中的武林同道照料一二!”

  严浩听后嬉笑眉开,心想有了二叔的帮忙者一路定然顺利很多。可马背上的袁北斗却满脸的诧异,因为他方才看见了那二叔眼中一闪而过的怪异之情,一时想不明白抓了抓脑袋。

  严耀祖对严浩一番交待,直接来到了马车之前,冲着严芸熙调笑着说道:“小丫头,还记仇呢!不就上次不小心摔了你那瓷娃娃么!至于记恨二叔这么久么!要不改天二叔多买几个就算是赔你了?”整个一种商量的口吻。

  小姑娘严芸熙依旧不为所动,不搭不理,一时间严耀祖感觉到无比的羞愧尴尬,咳!咳!的咳了两声。严母见状便出声责骂道:“芸熙!你二叔同你说话呢!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啊!平日里爹娘怎么教你的!还不赶紧给你二叔道歉。”

  “偏不!他都没有给我道歉呢!”严芸熙颇为生气的拒绝道,然而这严耀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这母女两此刻的谈话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袁北斗,心中不知在盘算着什么事情。

  “二叔?你发什么呆呢?没什么事我们可就赶早上路了啊!”严浩望着自己那一言不发的二叔上前拉扯道。

  “哦!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位故人,时辰也不早了你们还是赶紧上路吧!我奔波了几天这把老骨头都散架了,我就不送你们了,我得回去补觉了!”说着便挥了挥手往府内走去,不时的还回首看看袁北斗。

  “你们三人一路上得相互扶持,如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可前去当地的商行寻求帮助,此处费时旷久,记得时时向家里报平安!”严光宗一脸严肃的交待着。一旁的严母已然泪湿满眶,泣不成声了。

  见三人齐齐点头示意,严光宗伸手将身边的泪人严母揽入怀中低声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此前往吧!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万事保重!”

  “好!爹娘那我们便就此离去了,争取早日早回!”随着“驾!”的一声响严浩领着袁北斗及那宽敞的马车朝城门口赶去,徒留下门口那严氏夫妇在门口张望。

  一场寻医求药的旅途就此展开,可谁又知道这三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后又将遭遇怎样的劫难呢,是那无尽的凶险还是那常人难寻的机遇呢!

  正当兄妹三人起早贪黑赶路的时候,望江楼中那皓月楼的地底密室之中,一道身材微胖的背影正背着书桌,望着墙上一幅被标满红点的地图不知在思虑着什么!忽视石室大门升起,一道瘦弱的灰影走了出来,单膝跪下,道:“参见尊使!”。

  “春老客气了,此番贵门四兄弟护宝前来,可是立了大功啊!”那背手的胖影皮笑肉不笑的言语道。

  “小事一桩,有劳尊使记挂了!”那被称为春老的灰影答道。

  “小事?我怎么听说那日你们被人跟踪,最后你们竟然还让人给逃了?”胖影语音一转,变得严苛起来。

  “回尊使,却有这么回事,那日见那身影却是个女子,虽说功夫不怎样,但是轻功却是少有的奇高,就连属下都不是其对手,虽说让她给跑了,但也中了老三的丧门钉,此毒就连我们自己都没有解药,想来那人已经毙命!”

  “是嘛?为何我今日又见着那女子了呢?而且还活得好好的,这都已经前往天门山寻求解毒之法了!”胖影冷哼了一声。“这怎么可能?那失魂散中之两日内必死无疑!”那春长老当即紧张的辩解道。

  “这么说你是在质疑老夫了?那女子便是严府的二小姐严芸熙,师承逍遥派妙音仙子!”

  “这……难怪她轻功如此之高!那尊使得意思是……?”话说了一半便不在继续了。

  “杀无赦~!”一声冷声冷语响起。

  “可那二小姐不是你……”

  “嗯?”胖影当即怒道。

  “属下不敢!”那人见状连忙应答道。

  “那还不快去!”一声怒吼冲着那灰影叫道,紧接着那灰影应了一声急忙退了下去。微胖的影子从昏暗之处走了出来,瘪了瘪嘴嘀咕道:“小丫头!你可别怪你二叔心狠手辣,谁叫你多管闲事了!”

  一场针对着表兄妹三人的杀机正在悄然展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