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光宗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将那隐藏在心底近二十年的一桩旧事托出。

  话说二十年前一片祥和的中州武林,因西域邪宗在中州猖獗的活动而致使武林上下一片肃杀,各门各派也都人心惶惶,时年隐侠山庄庄主袁破天力挽狂澜大显神威将邪宗逼退至雁门关外,才使得邪宗有些收敛。恰逢杭城江府江老太爷六十大寿,袁破天率一家老小前往祝寿,而此刻也是那江家二小姐夫妇新婚不久,那新婚姑爷严光宗在生意场上已小有成就,但也知晓自己那姐夫袁破天乃威震武林的不世英雄,奈何自己商人身份社会地位低下,相比之下却也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于是乎就想着送份足够分量的寿礼以示自己的能力。

  杭城江家乃是苏杭两地首富,在整个大虞王朝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庶之家。江家掌控着整个江南之地的粮油、茶盐生意,在外人眼中不可谓眼红不已啊。今日这江老太爷六十大寿前来祝寿的宾客那可是络绎不绝,江家长子江云龙正忙前忙后的招呼着各亲朋好友,袁破天正陪着岳父大人聊着中州时事,江大小姐江如烟与自家大嫂江陈氏正拉着身边的两三四岁的小孩有说有笑,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声礼炮声响起,门口传来一声呼叫,“新姑爷、二小姐到!”所有人脸上均是一喜,这江二小姐自上月远嫁雍州严府都还未曾回娘家,今日借祝寿为名其实也算是新婚回门归宁。听闻动静江夫人江李氏眉开眼笑道:“是画儿回来了!也不知道远嫁那北方之地过的是否还习惯!”说着就欲起身往外迎去,却被一边的江老爷按了下来,笑着道:“你呀!这都道门口了还差这会么!”

  “姑爷小姐回门了!”伴随着一阵热闹的鞭炮声响传了过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对新人在亲朋好友的欢声笑语中微笑着走了进来。迎着微笑拜见了父母兄嫂、姐姐姐夫,一大家子一阵寒暄,脸上洋溢着幸福美满的神情。正当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畅聊家常的时候一场没有任何人预知的灾难已悄然逼近。也正是这场灾难才致使袁、严两家长达二十年的老死不相往来。

  o酷`匠网永久n免k“费Hf看#小}说4(

  这新婚女婿严光宗乃是这江府在北方生意场的合作伙伴,平日里素有生意来往,也正这一来二往,江老爷发现这年轻人的才华方江自己那待字闺中的笑女儿下嫁于他。这如今虽说是归宁祝寿,但是聚在一起难免还是聊起了生意场上的事情:“光宗啊!最近北方外族犯境外加西域邪宗骚扰不断,那边的生意不好做吧?”酒喝几分的老寿星突然开口问道。

  严光宗听言当即站了起来,双手抱拳躬身行礼道:“回岳父大人的话,这胡人犯境甚至那邪宗教派骚扰对于一般的生意人来说或许是天大的劫难,可对小婿来说却是那难得的机遇!”

  这话似引起了江老爷子的兴趣,当即酒便醒了几分,道:“且说来听听!”。严光宗也是兴致勃然的回答道:“是这样的,不管那胡人还是邪宗人士他都得生活吧!小婿前两月已疏通关系拿下了开放西域外贸的经商权,今后只有我严氏商行才可与那西域进行通商,这其中的利益啊……”说着一脸得意的神情。

  江老爷子听着点了点头,正欲开口,却被那突然出声的袁破天打断了:“这塞北胡人及西域邪宗均那虎狼之辈,与他们通商岂不是与虎谋皮,在说了通商一开,将有大量的胡商进入中州腹地,如若混入一些不轨之徒岂不是我中州的大难!”

  一语瞬间打破那原本欢笑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一阵无语。大姐江如烟推了一下袁破天打趣道:“你干什么呢!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呢!一天到晚就知道惦记着你那点武林大事!”也正是因为这袁夫人的打断才使得严光宗脸上的难看之色稍有好转。片刻之后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岳父,值此大寿之际小婿仅献上微薄寿礼,还请笑纳!”说着从身后站着的随从手中接过一个檀木匣子递了过来,顺手打开却是一通体带着红色脉络的如意。众人一阵惊呼,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血如意!不过据传闻所讲这乃是西域雷家堡的震堡之物,怎么会落在严府之手呢”

  “不错,这正是血如意,传闻只要将它带在身边便能驱邪治病延年益寿!”严光宗傲然的说道,“这可是我花了不少力气才从雷家堡的手中分得其中一枚。”

  “雷家堡?大逆不道,你居然与那邪宗之人勾结在一起!”袁破天突然大声叫嚷道。

  这一声怒吼可把现场众人吓得浑身一颤,严光宗一头雾水道:“姐夫你瞎说什么呢!那雷家堡只是我生意场的伙伴,如何能与邪宗扯在一起了!”

  “混账,你可知这雷家堡堡主便是邪宗雷云使!你竟然与其有所勾结,还说不是大逆不道!”袁破天勃然大怒甚至带着一丝真气威严的骂道。“你可知这血如意乃一对,若如相互离开不知会发生何等可怕的事情!”

  话音刚落,一阵“哈哈哈……”的笑声即传了过来,“袁庄主果然是见多识广啊!竟然连这都知道,只是不知袁庄主是否知晓我催动下手中的这玉之心会发生什么?”一片片公子扇着把纸扇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令一只手还握着一碧绿的小石块,便是他嘴中所说的玉之心了吧。

  见对方肆无忌惮的走了进来,袁破天心知不妙,当即喊了声:“快走!”急忙招呼着家人往后门撤去。可终究还是晚了,随着那公子催动,那盒子中的血如意骤然爆裂了开来,一阵浓郁的红雾瞬间弥漫开来,刚一呼吸到这红雾的人,便倒地不起,七窍流血径直死去。

  “给我杀!我倒要看看你能救多少人!”随着那公子一声命令门外冲进数十商人打扮的杀手,进门就杀,片刻整个庄院便血流成河。袁破天护送着一家大小离开,虽说最后在路过的江湖侠客的帮助下逃了出来,但是自己那仅三岁的孩儿却被毒镖打中。

  一场灾祸下来,江家满门尽遭屠戮,反倒是那严光宗夫妇平安离开,虽说那严光宗也是被奸佞之人利用,但是袁破天却也因此与那严府断绝来往,明令府中任何人与其来往。就连那已有身孕的江如画也好几年不待见严光宗,埋怨他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直到后来腹中的严浩慢慢长大。虽说两家就此断绝了来往,但毕竟血浓于水,那双胞胎姐妹情深,无奈之下只能思念化作相思泪,终日以泪洗面,默默地关注着对方,这也就是为何明明相思却不又不互相来往的原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