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府客厅。

  “严老头你赶紧把你家那宝贝儿子给我交出来,不然的话可别怪我发飙了!”吴有才吴丞相义正言辞的说道。

  “唉!我说吴丞相,我都说多少遍了!正所谓捉贼拿脏,捉奸拿双,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说吴公子是小儿所打可要拿出证据啊,不可血口喷人啊!”说话的正是名震天下的首富严光宗。

  一旁的猪头脸吴公子忍不住了大声嚷道:“还要什么证据,本公子就是最好的证据,整个望江楼的食客都是证人,都把我打成这猪头样了还问我要证据,我乃当朝贵妃的亲哥哥,名副其实的国舅爷,难道我还能诬陷他区区永安侯不成!”

  “哦!我还忘了,我儿乃是当今圣上亲封的永安侯,别说没证据,就算是有怎么你们还想用强的不成?”

  酷)匠|{网?唯d一-正2i版,e其k;他K!都v,是^盗版8

  “严老头,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儿殴打堂堂的皇亲国戚,如何不能拿他!我也不想与你做这口舌之争,你还是赶紧将那永安侯请出来与吾儿对证,事情自然一清二楚。”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看书了!”一声急切的叫骂声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客厅中三人转身看去,门口正站着一身着蓝白色丝衣的翩翩公子,发髻高束,衣带飘飘,一脸的倦容,打了个哈欠道:“呦!吴丞相吴公子大驾光临,不知所谓何事啊?唉!大志兄弟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告诉兄弟,我帮你出气!”来人正是刚回家换好装的严浩。

  可这还不待吴家父子开口,那一直和蔼可亲,客客气气同吴家父子商谈的严光宗突然破口大骂道:“你个兔崽子,让你呆在书房看书,怎么?又趴那偷懒睡觉了!……”直接一阵劈头盖脸的冲着严浩骂了起来。

  听得自己老爹这般叫骂,心中暗自一爽,“哈哈!今天这事算是遮过去了!”急忙又道:“爹!哪有,我看困了,打了个盹,谁知道你们这这么吵把我吵醒了!不信你可以考考我,今天我看的可多了,什么三字经,弟子规啊!”

  听得自己儿子这般圆滑,严光宗也是掩嘴一笑,道:“好了!刚好你来了,方才相爷及吴公子都一口咬定今日你到望江楼将人家吴公子打了一顿,结果就成这般模样了!”说着指了指那猪头样的吴公子。

  严浩一听急忙张大个嘴巴,道:“吴伯父,冤枉啊!小侄今日一天都呆在书房中学文习字,都未曾出门,何谈前往望江楼爆揍了大志兄呢!”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将那个“爆”字加重了口音。

  这么一说那吴大志可不乐意了,急怒道:“你……你个死耗子,臭不要脸,男扮女装带着一群叫花子把我给打了,整个望江楼的人都看见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吴胖子!你骂谁耗子呢!我不是惹事的人!你别逼我啊!我不介意当着你爹的面揍你一顿!”严浩也是怒气冲冲的威胁道。

  “小子莫要猖狂,竟敢当着我的面如此放肆!真当我吴家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吗?”见自己儿子受了欺负,吴有才忍不住出声嚷道。

  那吴有才虽说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样子,但是这句话还是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到隔远都听得见。就在这时那惊喜万分的严夫人江如画拉着袁北斗的手朝客厅走了过来。当吴有才这话传到严夫人耳中时,脸色瞬间一边,整个脸变得漆黑无比,怒道:“谁这么大口气?竟然敢说动我严家,我倒要看看你想拿我严家怎么样!”人还未到声先到。

  听到声音传来,吴家父子不由得一颤,两人都明白说话的这女人才是真正的严府掌门人,她的话说一不二,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见严夫人领着袁北斗跨步进了客厅。严夫人美目一扫,看向不远处那正咧嘴苦笑的吴家父子,道:“刚才是谁想拿我严家怎么样啊!”

  “哦!严夫人听错了吧!我是说看看谁敢拿严府怎么样!谁人都知道,你严夫人跺跺脚整个雍州城都得跟着颤一颤,谁敢拿严府怎么样啊!”吴有才急忙解释道,暗道:“我这丞相做的也够憋屈的了,竟然要向一个商人之妇低声下气。”

  “是嘛?怎的,我听下人讲门口的两队官兵都是丞相大人带来的,不知道意欲何为啊?难道是相爷想查抄了我严府!”严夫人继续责问道。

  “夫人说笑了,今日小儿遭人暗算,与贵公子有些纠葛特地领人前来开解一番。至于那门口的列兵不过是怕那恶人再次行凶跟来保护小儿的。”

  “哦!既然如此,不知道开解的怎么样了呢?”说着看向吴有才身后的吴大志,眼见一张猪头脸浮现于前,忍俊不禁道:“什么恶人竟然将神功盖世的吴公子给打成这样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见严夫人脸色恢复正常,吴有才松了口气,道:“欺侮小儿之人乃是一男扮女装的男子,据望江楼食客而言那人便是贵公子所扮。”

  这么一说严夫人脸上爬满一股回味的笑容,道:“相爷确定那群人眼神没有问题?谁都知道令公子师承龙虎宗张天师,练就一身碎骨分金的拳力,我儿怎么可能说令公子的对手呢!我看相爷还是调查清楚在说吧!”

  “夫人言之有理,想来定是小儿两眼昏花认错了人!老夫这就告辞离去,回去将那望江楼的一干人等带回去好好查问一番!”吴有才无奈之下恶狠狠地说道。

  “爹!明明就是他!还一直说着他那恶心的口头禅,我不是惹事的人,那就是他没事找儿子的晦气!”吴大志是在气不过出声嚷道。

  “啪!”的一声响,吴有才一巴掌扇到了吴大志脸上,“闭嘴!亏得练了那么久的功夫,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欺负了,真是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回头又转向严夫人道:“老夫这就领他回去好好教育,免得以后又被哪来的野小子揍了!出来丢人现眼。”说这转身就欲离去。

  可还未等他踏出客厅,又传来了严光宗的声音,“相爷这气冲冲的上门兴师问罪,诬陷小儿不成,这就走了啊?刚才不是还说要发飙的么!”说着端起桌上的一杯热茶喝了一口,看向那已到门口的吴有才。

  这么一说使得吴有才老脸一红,浑身不自在,自严夫人出现就知道此事只能不了了之了,可偏偏开始又夸下海口,如今可真是骑虎难下,当机立断道:“不就是发飙么!相爷我就发给你们看!”说着从怀里抓出一大把银票,朝厅内的众人摔了过去,“怎么样!老爷我就是有钱,拿钱砸死你们!”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严浩冲门外喊了句:“吴伯父,这钱你还是拿着给大志兄看伤吧!我严府可不缺这钱!”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刻满脸怒气,脸色一片乌黑的吴有才出得严府,回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道:“总有一天这笔账我要算回来!”。紧随身边的吴大志看了看父亲那铁青的脸,失望道:“爹!你这当朝丞相太窝囊了,居然怕一个女人!”

  “混账!你知道你刚才那句话差点害死我们么!你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能量,只要她一句话整个大虞王朝就会陷入瘫痪!”吴有才怒道。

  “不就是个商人之妇嘛!怕她干什么!”

  “你知道这严府有多少生意么,我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严家开的商铺,惹急了那个女人,她一句“休市”,真个大虞王朝所有的货物就都将不再流通,到时候我们连吃的喝的都不会有,我们就只能活活饿死!……”

  一句话说的吴大志一愣一愣的。心中暗道以后还是少惹这严府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