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风起雍州城(四)

  严浩,名震大虞首富严府公子,方年二十,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当朝为拉拢严府被当今威王册封为永安侯,师承隐世仙宗逍遥派。习得逍遥派一身上乘轻功身法逍遥游,要论轻功在当今武林也算数一数二的,只是逍遥派隐断依旧,生性恬淡,不喜世间争斗,便也没有传授其什么攻杀绝技。用其师傅的话说就是,“一身逍遥游,天下谁人能及!”说白了就是逃跑功夫天下第一呗,严浩轻轻啐了一口,轻轻运转轻功急急的朝家里赶去,还不时的嘀咕道,这逍遥游还挺实用的,想及此处不由得一股得意之情浮现于脸,可一想到家里的大麻烦不由得脸色又沉了下去。

  A8更0z新最快K"上v酷J匠网

  一路飞奔,回到家门口,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行去。后面小厮及袁北斗紧随其后。当袁北斗来到门前,看着那整齐的两列官兵,头脑一愣,“难怪这小子这么嚣张,原来是官宦之家啊!感情门口这两排的官兵全是守门的啊!”可看了看那小厮低头闷声的从大门走了进去,袁北斗见状也抬着头吹着口哨大摇大摆的朝严府大门走了过去,好一股滑稽的样子,期间还不时的回头看了看那些一动不动的官兵,见他们并无阻拦,便加紧步伐,小跑了起来,一股脑的往府内冲。可却被门口的另几位看门的家仆拦了下来。“哪来的浑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斗大的严府两个字不认识么,竟敢就这样擅闯府门,真是活腻味了!”几人急忙上前把袁北斗架了开来。

  这一架可不得了了,袁北斗初出茅庐,哪里知道什么人情世故,破口就大骂道:“门口当兵的都不管,你还敢管我!小心我把你剁了做菜!”说着摸了摸腰间的菜刀。

  “哎呀!你还敢动武,不想活了!”几人见状急忙就欲上前动武将袁北斗轰开,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我倒要看看何人敢到我严府闹事!”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绝色美妇紧锁着眉头,一脸怒容的从刚压下的轿子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丫鬟。虽一眼看去淡白梨花面,绰约多逸态,轻盈而不自持,但从眉宇间那股英气,脸颊上那凌人的盛气还是能看出这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妇人。妇人看了看两旁的官兵冲着正和北斗交织在一起的小厮道:“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官兵?”

  小厮急忙迎了上去,恭敬的答道:“回夫人的话,这些官兵都是吴丞相带来的,说是要找少爷算账呢!得亏福伯将这一众官兵拦了下来,不然他就带兵冲进去了!”

  那妇人即严夫人闻言瞬间勃然大怒道:“姓吴的还反了不成,居然抓人抓到我严府来了,我看他是嫌现在的饭菜太可口了吧!”大袖一挥直向大门而去。可刚上两台阶还未到门口便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眼睛一眨不眨的正看着自己的那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厮见状急忙道:“回夫人,这也不知道哪来的浑人,紧跟在少爷的身后,见门就往里面冲,这不还打算动刀呢!”说着指了指北斗腰间的菜刀。

  严夫人盯着袁北斗上下打量了片刻,心中涌出一丝奇怪的熟悉的感觉,道“这位公子,不知擅闯我严府所谓何事?”说着用手在袁北斗面前挥了挥。可是此刻的袁北斗并没有丝毫的表示,紧紧的盯着严夫人,眼眶慢慢的湿润,泪水在其中不住的打转,眼神中充满了那久别重逢,他乡遇亲人的喜悦神色,激动地泪水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嘴中还喊道“娘!”。袁北斗直接跪了下去,双手抱着夫人的腰身嚎啕大哭了起来。

  “大胆浑人,尽敢亵渎夫人,真是罪无可赦,来人赶紧给我轰开去!”妇人随行的丫鬟见状大吼道。那三五小厮急忙冲上前去就要架起北斗往外轰去。

  莫名其妙的的冒出这么个大儿子,严夫人心神一晃,心中方才那丝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当即出手阻止,道:“孩子,你娘是谁啊!怎么凭的喊我娘亲呢?”一脸慈爱的模样。

  然而此刻的袁北斗完全沉醉在母亲那浓浓的情怀之中,一直哭喊着“娘亲!娘亲!”丝毫没有注意严夫人的声音。如此一来倒使得严夫人手足无措起来了,绝美的脸上透露出丝丝无奈与尴尬。若是寻常小孩借此来骗吃骗喝倒也算了,这眼下却是一年过二十的年轻后生抱着自己的大腿鬼哭狼嚎。无奈之下只得蹲下抚摸着袁北斗的头,顺着他的话语接下去:“乖孩子,娘亲在这呢!别哭了,快告诉娘亲是不是肚子饿了,还是发生了什么?”

  似乎严夫人这下蹲摸头或是那句“娘亲在这呢”起了作用,袁北斗听下哭声,看了看眼前的“娘亲”,道:“娘亲!爹爹、大哥、小妹都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都不要北斗了!”一句情真意切的话语从其口中传出。可这话传到严夫人的耳中却如同全身遭了雷击一般,全身一颤,脑海中浮现出数个熟悉的人物,无数熟悉的画面。一阵紧张无措,赶忙推开北斗那埋在自己胸前的头,双手抓着北斗的双肩不断地摇晃,焦急的问道:“孩子!告诉娘亲,你叫什么名字?你爹娘叫什么?家住哪呢?”

  “娘!我叫北斗啊,袁北斗!你不认识我了么?”袁北斗停下抽泣,抹了抹眼泪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娘亲”.严夫人听后,浑身颤抖的更加剧烈,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受了刺激,接着问道:“那你爹娘都叫什么啊?”

  袁北斗不解的问道:“娘!你是不是失忆了啊,我爹叫袁破天,你叫江如烟啊!怎么你都不记得了嘛”

  “果然,没错!你是我的北斗孩儿!”双手再次将袁北斗拥在怀里,激动万分满脸喜悦的说道:“孩子,我是你姨娘啊!快给姨娘说说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说着又拉着袁北斗站了起来,还不待那发愣的袁北斗回过神来,又冲着身边的丫鬟喊道:“快!快去告诉老爷,就说我的北斗孩儿来了,我那苦命姐姐的孩子找到了!”说完便拉着北斗的手往院内行去,看的门口的一众人等一愣一愣的,他们何曾见过那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夫人这幅模样过。

  “姨娘?你真是我姨娘?怎么跟我娘亲长得一模一样啊!”慢慢回过神的袁北斗突然出声道。原来只是知道自己母亲的妹妹嫁到了雍州的一户姓严的大户人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寻这严姓人家,可当看见那长得跟自己母亲一模一样的严夫人时不由得思念之情涌上心头,都来不及思考便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亲娘。这会回过神细细一想,恍然大悟道:“哦!忘了姨娘与娘亲乃是双胞胎姐妹,难怪长得一模一样呢!”

  沉静在喜悦之中的严夫人此刻所想就是赶快与老爷分享着天大的好消息,要知道这可是这五年以来自己所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然而这一切此刻正在厅堂与那吴丞相争辩的严老爷严光宗却并不知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