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看了一眼擂台上还未收势的血公子,“哼!”便急忙招呼着随从将自己的宝贝儿子洛天成抬了下去。“小子!这笔账留待以后再来讨还!”勃然大怒的洛无极大袖一甩也随着随从离去。

  “这洛老头,年纪这么大了火气也还是这么大!”司徒笑道。

  擂台上方才那精彩的一幕自然被远远地趴在树上的袁家兄妹尽收眼底。“这人好厉害啊!竟然能一招就把那讨厌的洛天成打的不省人事,有机会一定要找他好好讨教一番。”袁怜星笑呵呵的说道。

  “怕是你不是此人的对手啊!”方才便一直紧盯擂台的袁北斗突然出声道,“方才两人之间虽然只是拼了一招,却足以说明这血公子的不凡,看似他仅凭一股蛮力破了洛无极的意念剑,但我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感觉?怎么,二哥你还懂功夫了?”袁怜星打趣道。

  听得自己的小妹这么一说,袁北斗脸上一下挂不住了,愤愤的道,“哼!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你二哥我看这么多功法秘籍那也不是白看的啊!”

  GS最-新g章节f;上酷eW匠IS网QO

  “哦!原来我们的二哥这么厉害啊!那你倒是说说等下他与大哥争斗谁能更胜一筹啊!”袁怜星见自己问题儿童的二哥有点发脾气的的症状急忙似安慰小孩一般的问道。

  “这还差不多!如果他刚才没有与那洛公子拼那一招与大哥之间的胜负或许在五五之间,可如今嘛……呵呵!”

  “如今怎么样嘛!”这会轮到袁怜星撒娇了。

  袁北斗正了正声回道:“这洛天成同样位列四大公子,岂能是泛泛之辈,刚才那一招看他似有保留,但是却也是威力无比,这血公子强接那一招已然受伤了,虽说此时强行压制了下来,待到与大哥争斗必然会引发出来,到时候他必败无疑!”

  一只小手在北斗面前晃来晃去,袁怜星那小脸凑了过来冲着袁北斗仔细端详了起来,道“二哥,你眼睛没坏吧?那血公子无非是被震退了两步,你何曾看到了受伤了?”

  “你小孩子懂什么,等着看下去你自然就知道了!”

  “哼!你才是小孩子呢!你是问题儿童!……”

  ……

  擂台之上的血公子此时已然收回那争斗时的姿势,静静地站在那,双眼紧闭。此刻他的状态正如那远在树上的袁北斗所讲的一样,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方才那一击所产生的气浪直入心脉,瞬间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几欲喷涌而出,还在自己提神运气将其压制了下来,这样一来血气无法出涌便将满脸憋的通红,就似那刚经人事的少女一般一脸潮红。“没想到这小子还有点本事,虽说我只用了五层功力,但毕竟也伤了心神,看来以后不能如此轻敌了!”

  稍作调息的血公子,望了一眼台下倒得乱七八糟的众人,缓缓地出声道:“剑招不错,只是可惜功力不足,能将某人逼退两步的确有资格入四大公子的排名!”说着又转头看向此刻正一脸严峻之色的袁天罡,道“现在该你了!星公子!”没有丝毫多余的没有多余的词藻直指袁天罡。

  今日那袁天罡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在身,腰间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飘逸的乌发依旧同平常一般只用了一个白玉冠束了起来,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搭配着那有着几分英挺和潇洒的脸庞,也是显得意气风发,英气逼人,一代大侠的风范尽显于身。

  听得那血公子直指自己,袁天罡微微一笑,如同散步般的信步走到了擂台之上。冲着对面那神色自若的血公子微笑道:“血兄远道而来,又经一场大战,不知是否需要休息片刻再决胜负?”

  听得对方此般言语,血公子淡淡地一挥手,道“不必了!战场之上敌人可是不会让你休息好了再决生死的,再说了方才的比试也能算是大战么?充其量不过赛前的开胃小菜,给某人热身罢了!”

  “既然如此,远来是客,那就请公子赐教了!”袁天罡见对方推辞便拉开架势说到。

  “怎么?传说中的星公子纠打算如此赤手空拳的与我决斗?还是请公子亮兵器吧!我可是来见识贵庄的七星剑法的”见袁天罡双手张开的架势并无手握兵器急忙嘲笑到。

  “哦!既如此……”说着四周看了看,收了架势朝擂台边的兵器架随手选了一柄利剑,继续道:“那就这样吧!”

  “怎么,公子不用七星剑么?传闻中只有用七星剑方能尽现七星剑诀的功效。”

  “不用!用此剑足够了。”

  “袁公子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吧!想凭你手中这破剑胜我的血煞剑不成!怕是撑不上两个回合便会被我这血剑震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袁天罡本想继续辩解,那远在草棚中的袁破天出声了,道“天罡,既然人家血公子都说了,如果你再推诿岂不是太不尊重人家了,今日你便用着七星剑与血公子的血煞剑过上几招!”说着便随手将那身边的七星剑甩向了擂台。

  眼见七星见径直飞来,袁天罡脚尖轻点,直接一个翻身人已腾空接住了七星剑。那是一柄长约三尺七寸,通体呈青色的宝剑,剑身饰有云纹图案,一掌之长的剑柄下的剑体上刻有七星两个小篆文,顺着两字下去便会发现两指宽的剑身中间有着象征天上北斗七星的七个星星一样的小坑,同样的呈北斗七星的排列开来。这七星剑乃是出自数两百年前的铸剑山庄,乃是袁氏先祖偶然所得,后在其手中大放异彩,道如今终铸就了隐侠山庄的辉煌。

  传闻七星剑一入手,便会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感觉,仿若自己能与那浩瀚宇宙中的星空融为一体,沟通那神秘的星辰之力一般。可是在这骄阳当头的大中午自然是感受不到星空的,在袁天罡手里也就显得不是那么显眼。眼睛轻眯,看了一下在太阳光下散发着凛冽寒光的七星剑,血无情呵呵一笑,道“传闻这七星剑乃天外陨铁所铸,功力达到极致便能沟通星辰激发北斗七星之力,不知这星辰之力可否击败我血剑中的血煞之力!”

  袁天罡听后也是呵呵一笑,道“既然公子如此期待,那袁某必定不遗余力满足公子的愿望!”两人相视而立,剑拔弩张,手中的宝剑均是颤抖不已,仿若那旷世独侠遇到棋逢对手一般的兴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