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的比试依旧正常的继续当中,现阶段上台比试的无非就是一些小门小派的弟子,真正有能耐的高手都是在最后才出场的,这是亘古至今不变的法则。除了擂台下稀稀落落的几声唏嘘之声并无太多出彩的地方,更多人的注意则是在目前还未出场的几位武林盟主的角逐者。

  放下手中的葫芦,眼睛微微一睁,朝擂台上瞅了一眼,出声说道:“看来这些年各武林门派都没闲着啊,比其五年前的大会这些年轻人都进步不少啊!”说话的正是昨天在宴会上的司徒老酒鬼。

  “不错,这些年中州武林风平浪静,休养生息,年轻一辈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其中最为出众的莫过于现今声名大噪的四公子了。想来袁大公子贵为四大公子之首,此次武林盟主之位定是其囊中之物了吧!”刚才那看玉龙剑派的岳掌门急忙附和着说到。

  袁破天听后脸上忽得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急忙笑着说道:“岳掌门真是见笑了,小儿手下都多少功夫,我还能不知道么,什么狗屁四大公子,不过一群小孩子过家家玩,江湖人客气才给了个四公子之首,真是抬举他了!”

  这话一出口眼神余光一扫,发现身边那名剑山庄的洛无极父子脸上那难看的紧,便急忙又说道:“不过你还真别说,这四个年轻人还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互相之间又未有那生死搏斗,到底谁强孰弱还真难说,洛庄主你说是吧?”满脸笑意的看向洛无极。

  “年轻后辈无稽之谈岂可当真,不过这四公子却是现今武林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我倒是对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着实有些兴趣,也想知道这四位无限接近地阶的高手到底实力如何!”洛无极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应答着。

  “这还不简单,四公子星、剑、血、寒其中的三位可都在这现场,不如就让他们三位比试比试,也好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开开眼界……”那司徒老酒鬼依旧懒洋洋的道。

  “司徒老酒鬼,这星、剑两公子在这我等自然知道,不知剩下的两位公子还有谁在现场啊?”出声的依旧是那岳掌门。

  LW酷匠,网BW首发。-

  可这话一出,那司徒老酒鬼却不乐意了,当即跳了起来骂道:“我说老岳你是不是瞎啊?那桅杆上一身血色长袍的的血公子你没看到啊?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手指还指着擂台不远出一根桅杆。

  一众人闻声皆顺着司徒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桅杆之上的确有一单脚站着怀中抱剑,身穿一身血红色长袍的年轻人,正眯这眼睛似闭目养神呢。

  不知道是听到了司徒老酒鬼的声音还是感觉到众人朝这边看来的眼光,那血袍男子蓦地睁开双眼,单脚轻轻发力直接腾空,双手展开如同雄鹰展翅,径直朝刚结束比试的擂台飞去,如同大雁回巢一般平稳的洛在了擂台上。不管是那草棚中方才已然注意到他的一众人等还是擂台之下喧闹不已的观众们瞬间被眼前这血红色的身影所吸引。

  擂台上的血袍男子轻轻转过身子,一脸麻木,没有丝毫表情,只有额头上一朵血红色的火云印记分外引人瞩目。远一看去也是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肩头披散着那仅用头上那玉冠略束的黑发在风中飘散显得好不潇洒俊逸。

  突得有人叫了起来:“天呐!那不是传说中的血公子嘛,额头上那红云和那破布包裹的血剑就是他的标志。”

  瞬间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原来血公子就长这样啊!”

  “传闻中血公子一向神秘,今天出现在这大会现场想来是为了四大公子的排名前来,只是可惜那塞北从不出门的寒公子不在,不然的话能够一睹这四公子的风采也是不虚此行啊!”

  冷眼扫了一下擂台上另一头方才的胜出者及台下的众人,血公子出声道:“你不是对手!还是下去吧!免得丢了性命在此。”

  前来参加擂台比武的哪个不是个门派的精英,哪个不是一腔热血,如何能受得了别人的这般轻视侮辱。对面的那“精英”怒吼一声:“小儿欺人太盛!士可杀不可辱!我今天便要领教领教你这血公子的厉害!”言毕便提了手中的银枪攻了上去。

  能够在进行了小半天比赛的擂台上还站着的人想来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两人之间的几尺距离不过转瞬之间。银枪已经逼近那一动不动的血公子,“呔!”的一声,那使枪的“高手”大吼一声,双手猛的一用力向着血公子刺了过去。就在众人以为血公子无法躲闪就要命归黄泉的时候,“嘭”的一声响传出,在看去便看见那“高手”已然倒地毙命,脖颈处不断地向外喷着鲜血。

  一阵沉静,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人看见是怎么回事,只是知道现在那血公子已然站到了原本那“高手”位置的一侧,左手横握着那柄正淌着血的血剑。而地上那人双目圆睁,满脸的不可思议,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只是可惜他在也看不见了。

  “……他怎么能杀人呢!这可是比武大会,又不是生死决斗!”台下已经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了。

  顺手抓起还在剑柄上的破布擦了擦剑上的血渍,嘴里说道:“都说了他不是我的对手,偏偏还要以身试法!”转身朝擂台下看了看继续说道:“我血无情剑下从不留人,今日前来不为杀人,只为挑战你!”手指一指擂台不远处的大赛主持人。

  “袁天罡!都传四大公子唯你与那寒公子功力最为精湛。上月血某塞北归来,那寒公子在与我大战两百回合,最后重伤在某人的血剑之下,今日特来请星公子赐教!不知你能在我剑下走上多少招。”说着右手不断抚摸着手中那笨重无锋的血剑。

  江湖之中这血公子及血剑历来神秘,人至少还有人知道是这么一身装扮,可是那血剑真正见过的人屈指可数,今日一见现场的一众高手眼中瞳孔紧缩,心底感到一阵阵的煞气。只为这漆黑无锋的血剑,如此一柄笨重的剑,而且是没有剑锋的,竟然能一招之下将人抹了脖子,鲜血直淌,由此可见方才血公子随手那一剑的力道。

  方才的这切都被大槐树上的袁北斗看在眼里,“这人功力深不可测,大哥这会算是遇上对手了!这比赛才算开始有点意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