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破天看了一眼,一脸的嫌弃。结果还是袁怜星打破了僵局,道:“二哥!怎么换个衣服换了这么久!爹爹这都等着急了,你看脸上都不高兴了!还不快过来给爹爹祝寿!”

  袁北斗见状,急忙上前,道:“爹爹,这是孩儿给你准备的长寿面,祝爹爹春秋不老,松鹤长青!”说着便将那热气腾腾的长寿面条端上了桌。虽说这袁破天从小就不怎么喜欢这智障二儿子,认为自己乃堂堂武林世家怎么能有这样一个不能修习武艺的废材儿子,但是这公众场合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漫不经心的道了句:“哦!这是你亲自下厨准备的?”

  “可不是嘛!刚才我见二哥那削面的刀工怕是江湖上无人能及啊!弄得我都心痒痒的想跟张伯学习了!”袁怜星急忙接话替袁北斗回答道。

  nA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S!

  “哦!看来我北斗孩儿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啊!”明显的带有讽刺意味的说着。

  “爹爹!你怎么能这么说二哥呢!虽说二哥只有十岁孩童智商,可那也胜过江湖中众多酒囊饭袋,不说别的,光我二哥这脑子,一目十行的记忆力谁人能比,天下多少武功秘籍烂熟于心。”

  “好了!怜星还不把你二哥带下去!”一直在旁没有出声的袁大公子袁天罡出声了。

  袁怜星眼珠一转,朝大哥袁天罡吐了吐舌头,“哼!”嘴巴一嘟便拉着袁北斗朝后厅退了下去。

  “让众位见笑了,刚才那正是在下二子,可因年少的一场意外致使无法向正常孩子一样成长,如今已年十八却依旧如同十岁孩童一般,唉……罢了!”一声长叹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唉!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说好了今天是来喝酒的,怎么又提这么不高兴的事情呢!”方才那出声的司徒老酒鬼再次打断道。

  “对!今日我们不醉不归!”一时众人纷纷响应。这场宴会从晌午开始足足喝到了傍晚才算结束。

  一天的热闹终归平静,众宾客也纷纷退去或住客栈亦或是下榻在山庄给安排的前朝王爷的别院之中。夕阳西下,天边一抹金黄色的晚霞,在这昏暗的傍晚显得异常艳丽。清风徐来,给这在这初夏的时节感到炎热的人们总是一种那发自心底的清凉。

  那刚散宴的前院一片狼藉,三五下人正在收拾当中;后院那巨大的榕树上此刻却坐着一少年,抬着头远远的眺望着天边那渐渐消失的晚霞。嘴中呢喃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嘴中还叼啃这一片碧绿的榕树叶,背靠着树杈,翘着二郎腿,整一个二世祖吊儿郎当的样子。

  “二哥!你给我下来!”树底下一白裙少女正双手叉着小蛮腰,嘟囔着嘴巴冲树上的少年喊道。“你要是在不下来我就去告诉大哥,看他等下过来怎么收拾你!”

  树上的少年正是袁北斗,扭过头看了看树下的袁怜星,伸手将嘴中的树叶拿了出来,“呸!呸!”吐了两下,道:“我就不下来,我看你八成又是受了大哥的气来找我出气来了!”

  “哼!还不是因为你,害我今天又被大哥教训了!等什么时候我将七星剑诀修炼到爹爹一样的境界,我才不怕他呢!”

  “哈哈,又被我猜到了,果然是被大哥训了,这会又想找我训回去,门都没有!”树上的袁北斗突然笑道。

  “……真是个傻子!”袁怜星小声的嘀咕了一下,道:“二哥!我说你呆在树上干嘛,现在又没有星星!不会又要数星星吧!”话刚说完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二哥,我说你能一目十行,你倒给我说说这天上有多少星星啊!”

  树上的袁北斗蓦的坐了起来冲树下看了看,满脸的惊奇之色,道:“小妹,我说你是不是傻!这星星都还没出来,我怎么知道有多少颗啊!还一天到晚说我傻呢!”

  “二哥你才傻呢!天上的星星本就无数,就你还每天在这数!”少女被气的满脸通红开口大骂道。

  可这时树上的袁北斗却没有出声,直到袁怜星飞身来到树上坐在其身边才缓缓开口道:“世人只道知难而退,却不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做人真理,人要没有一点锲而不舍的追求精神与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呢!”

  这话落在身边的袁怜星耳中,娇躯一颤,扭过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身边的这个问题儿童,心想:“二哥这是真的傻么!其实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明!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

  “唉!我说小妹你怎么也上来了?还不下去等下大哥来了我们可跑都跑不赢!”袁北斗冷不丁的说到“……”感情说了这么久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呢!“哼!不理你了!”说着就跳了下去。可就在这时候不远的回廊里正站着一人朝这边看了过来,却是大哥袁天罡。

  这大哥袁天罡年约三十左右,乃是袁破天大公子,从小便受父母严苛的教育,对弟弟妹妹的要求便也很严厉。因此从小这兄妹两人只要看见大哥来了便会变得老老实实,后来长大了点就知道拔腿就跑了。这不袁怜星刚从树上蹦了下来就被他逮了个正着。

  “妈呀!大哥来了,快跑!”袁怜星几欲拔腿就跑。

  袁天罡一声高喝:“站住!”吓得袁怜星立马站在那一动不动浑身发抖,她到还好,只是这声高喝却把树上的袁北斗吓了一跳一个身形不稳直接从树上翻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袁天罡丹田之气一提,身影一展如同那离玄之箭,几乎一个呼吸便来到了树下,双手一捞将那就要坠地的袁北斗接住。

  这一幕将两个小家伙吓了个够呛。被平稳放地上的袁北斗赶紧用手顺了顺气,道:“大哥!你吓死我了……”,在一看身边的袁怜星小脸惨白,大气都不敢喘。

  袁天罡气不打一处来:“谁让你带你二哥爬树上去的!你不知道他不会武功的嘛!要是摔下来怎么办?是不是刚才的教训还不够!”

  慢慢缓过神来的袁怜星双手食指互相戳了戳,低着头道:“大哥!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带二哥玩了!”

  “嗯!你说什么?”

  “……我说以后要是二哥在爬树我就亲自把他抓到大哥面前来!再也不让大哥担心了!”

  “这还差不多,世间不早了,赶紧带你二哥去给父亲母亲请安,早些休息了!”说着看了看那已安稳下来的袁北斗。

  “哦!”说着拉着自己二哥的小手飞一样的奔走了,嘴中不时还嘀咕道:“大哥真可怕,以后我们在上去玩一定要避开他了!”

  “怜星!你在说什么?”一声怒吼从身后传了过来。

  “快跑啊!大哥要吃人了!”

  “这丫头!”袁天罡原地叹了口气,脑中尽是刚才从自己那傻二弟嘴中听到的那句话“知其不可而为之”,心中充满无限感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