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隐侠山庄(二)

  一听娘亲提到二哥,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就这事啊!别人不知道二哥在哪,还能难到我啊!娘亲,你就瞧好吧,不出一盏茶的功夫我就能把二哥提到你面前来。”说着便提着裙摆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小姐!你等下我啊!”那叫嫣儿的丫鬟也急忙紧随而去。

  望着那远去的身影,妇人不禁叹息道:“要是北斗能和怜星这般一样那该有多好啊!当年要不是……哎!不说了!”

  “夫人这是在担心二少爷么?虽然二少爷智力如同十岁孩童,可是他却又天资聪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多少诗词子集功法秘籍烂熟于胸,虽说不能与大少爷及小姐般修习武艺,但如此一来他却能做些随心所欲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为人父母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过的幸福,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或许这就是二少爷最大的福气呢!”跟在妇人身后的丫鬟安慰道。

  “红玉,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这事已经成了我这么多年心里的一个结,你也别安慰我了,始终是我有愧于他!也罢,不说了,寿宴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说着便迈着步子出了房门朝宴厅而去。

  前院的宾客一片喧闹,后院东北角的厨房同样的一片嘈杂,一掌勺大厨围着围裙一手拿着自己的大勺,另一手掂着手中的的大铁锅正热火朝天的炒着今日宴会所需的菜肴呢!然而身边却站着一满脸乌黑的呆萌少年,一对圆溜溜的眼珠正盯着大厨张老头手中的铁锅,时不时的还看看那别在张老头腰间的大菜刀。

  “北斗啊!别看着了啊!赶紧的,把你给老爷准备的做长寿面的面团端过来啊!考验你刀功的时候到了……”

  “哦!”黑脸少年应了一声急忙跑了开去,看样子是拿那发酵好准备做长寿面的面团去了。这少年正是袁破天的二公子袁北斗,今年足有一十八岁,可行事方式却如同那十岁幼童一般。话说那是因十五年前的一桩旧事才使得其智力只能成长到十岁幼童的程度。在当今中州武风盛行的年代这么一个不能习武的少年几乎被宣判了死刑一般,被外人戏称为隐侠山庄的废物。

  就是这么一个被人称为废物的少年却生得一副好皮囊和一个聪明绝顶的脑袋,也正因如此府中所有下人对这孩童般的二少爷格外亲近。整天嘻嘻哈哈,所有人都乐于与他亲近,除了当家的袁破天。

  每当见到这“傻子”或是说“神童”众人无乱心中有多少烦心事都会瞬间变得开心起来。

  自袁北斗识字以来,整日的日常生活除了呆在山庄的藏书阁外便是与厨房这正在掂勺的大厨呆在一起;不为别的只为了学习张大厨那神乎其技的刀功。

  任何瓜果蔬菜,鸡鸭鱼肉经大厨腰间的菜刀一顿挥舞在下锅一阵翻炒便能发出那诱人的香气及肥美的味道。当第一次看见张大厨使刀切菜便深深的吸引住了这天才少年。近十年的学习袁北斗已然掌握了大厨师傅一些基本功,可因为身体的原因终究少了那份气势。

  “师傅,面来了!”在最后一道菜肴出锅的时候,袁北斗已然将面团取了过来。

  将手中事宜忙完的的张大厨看了一眼,道:“好了!剩下的交给你了,记住师傅说的屏气凝神、专心于手,将所有的心神集中到手中的刀上面,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面团剔成条状,一气呵成,切记不可分神!”

  “呵呵……”用那小脏手摸了一下那本就被烟熏火燎成乌黑的脸庞傻笑道:“张伯,你就放心吧!这刀功我都不知道练了多少年了,你就看好吧!”

  说着话人却已站到了灶台边,双目紧闭,双手故作提气凝神状,左手按着面团右手抄起砧板上的菜刀;手起刀落左右来回剔了起来,只看见一条细如米线般的面条弹了起来,在空中飞舞起来形成那弓形的波浪状然后落入那已烧沸的汤锅中。远远望去只见一条舞动的白龙朝水中落去,从头至尾一气呵成不曾断绝。

  这一幕恰巧被前来寻人的袁怜星看见,小嘴成O形状张的大大的愣在了当场。

  直到最后一点面条入水,站在身边的张伯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不错,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能继承你师傅我的衣钵了。”看着眼前的少年张伯心中无限感慨。

  “哼……张伯!你偏心,这么厉害的刀法你居然不教我!”一声明显带着些情绪的话语传了过来,打断了感慨中的张伯以及那还未回过神来的袁北斗。

  两人循声望去,正是那刚才愣神的袁怜星小跑了过来。还未等到厨房一众人等反应过来,一声仿若发现了什么宝贝般的尖笑声又传了出来“哈哈哈哈……!”袁怜星笑着摸着肚子,指着眼前那满脸乌黑的袁北斗,道:“二哥?你是钻到火炕里去了么,这个脸……哈哈,不行了,笑的我肚子疼!”

  “小姐!你怎么过来了?二公子这正给老爷准备长寿面呢!”张伯见状急忙打断道。

  “哦!娘亲说前厅的宴会快开始了,叫我过来带二哥过去呢!”袁怜星顿了顿回答到,“对了!张伯刚才二哥使得那叫什么功夫啊?以前怎么没见他用过啊?你什么时候教下我啊!”

  “小姐见笑了,那哪是什么功夫啊,不过孰能生巧罢了,你要有兴趣以后教你便是。”

  ……

  更*z新最#4快上酷M匠(!网{)

  二人一来一往的聊了起来,可这却似乎不关袁北斗什么事情,他两眼紧紧的盯着锅里那正翻滚着的面条,“好!世间到!出锅!”言毕双手立马动了起来将锅里那面条小心的捞了起来盛到准备好的碗里。

  一句惊呼将正在聊天的二人啦回现实,“死二哥!一惊一乍的想吓死谁啊!刚才又跟个闷葫芦一样不吭声!”

  “咦!小妹你怎么在这啊!”袁北斗摸了摸头嘻嘻笑道。

  “啊……你……气死我了!”说着双脚往地卖上使劲一跺,头一扭转身离去。

  看着袁怜星离去张伯笑了笑说道:“好了!面条已经煮好了,你回去洗把脸换身衣服等下随我一同去前厅给老爷祝寿吧!”

  袁北斗将目光从那远去的背影身上收了回来百思不得其解的“哦!”了一声算是作为回应。

  前院的宴厅各桌均已上齐了各色菜肴,就等主人出现了,宴厅正中央摆着一张特制的圆桌,同样的桌面上摆满了各种吃食,圆桌的周边坐满了当今中州武林的各位名宿,有的是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也有江湖中的各前辈高人,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名剑山庄的洛家父子。众人各自寒暄客套起来。

  “袁庄主到!”一声响亮的声音传出,宴厅侧门的帘子一掀,一身着暗红色绸缎秀有祥云图案寿袍的老者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风韵犹存的妇人。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这老者正是此次寿宴的主人袁破天。精神矍铄,满脸尽显刚毅之色,一双透着凌厉之气的双眼令人不寒而栗。

  若不是熟知这袁庄主的人,早已被那浑身透着的霸气给吓瘫了。整个宴厅瞬间陷入一种尴尬的气氛当中。忽的一声笑声传出,“袁兄多年不见,依然风采依旧啊!光是这出场的气场便……不得了啊!难怪当年能率领我中州同道一举荡平西域邪宗啊!”出声的便是那洛无极洛庄主。

  “哈哈!各位见笑了。今日小老儿六十大寿还劳烦各位武林同道远道而来,真是羞愧万分。”袁破天一出声便是中气十足,语震四座。“各位远道而来,今日本应早些出来同各位喝个痛快,奈何最近西域邪宗又蠢蠢欲动,这不刚收到消息邪宗已经在边境集结人马准备再次图谋我中州武林!”

  一语震惊四座,“什么?你说邪教又死灰复燃了?”众人纷纷表示惊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