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程庚面色不佳地下来时,那边的徐闵带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进来,老人手中拿着一个放大镜,气度温和亲切,一看就有大师风范。

  李炎贝立刻对欧阳玥低声道:“这位就是和方老齐名的鉴定界泰斗人物洪长兴。”

  “洪老。”场中很多大人物都认识洪老,立刻抱拳寒暄,洪老也抬手打招呼,最后站在台前笑道:“不知哪位小姑娘正在跟方老学习呢?”

  欧阳玥被吓一跳,连忙站起身,实在有点受宠若惊,心里很是紧张,她也想镇定,但有点控制不了。

  “洪老,就是这位欧阳玥小姐。”李炎贝见她紧张,连忙也跟着站起来笑道。

  “洪老好!”欧阳玥连忙弯腰道,面色通红。

  “好,好,小丫头多少岁了?跟方老多久了啊?”洪老笑呵呵地道,很是亲切。

  “我十八岁了,跟方老学习了还不到一个月,其实我,我只是去打暑期工的,方老看我喜欢古玩,就教了我一些。”欧阳玥怕大家误会自己是方老的徒弟什么的,要被方老知道可能会不高兴。

  “哦?好好,坐下吧。”洪老笑着上台,拿出口袋里的老花镜戴上,开始看那碧玉瓶子,直接看得就是底座的四个字。

  …最新{@章节Gs上¤酷KZ匠网w0

  程庚已经回到李利克身边,一张脸像死尸,坐着一动不动,显然已经同意了欧阳玥的说词,李利克看了他一眼,双拳紧握,浑身发抖,却没有说半句话。

  台上的洪老已经放下瓶子,摘下眼镜抬头看大家道:“这碧玉瓶确实不是乾坤年间的真品,而是现代高仿品,小姑娘能在短短三分钟内看出来,实在难得,方老的眼光真是好啊,哈哈。”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他们可以说欧阳玥乱说,但绝对不会去否认洪老的结论,所以变成了大部分鉴定师面色难看,程庚显然成为众中之最,而李利克则成了冤大头,场面沸腾,就像炸了锅似的。

  前面的秦小姐自然不会错失这种时机,立刻转头娇笑道:“李二少也莫伤心,李家有得是钱,买回去当摆饰也是极好的,一千两百万的摆饰,可要小心宝贝呢。”

  “秦小姐,你还真喜欢伤口上撒盐,好在你这话说对了,李家确实还不缺钱,这玉器就算假的也是精美的艺术品,千金难买心头好这话想必秦小姐不会不知道吧?”李炎贝立刻冷笑反击,虽然和李利克不对盘,但也轮不到外人欺负弟弟,何况还是和他们同行竞争很大的海娜集团。

  秦小姐笑容僵在脸上,笑得虚伪道:“李大少这话确实不错,到是我多心了,谁不知道李禄最不缺的就是钱,一千两百万小意思而已,呵呵。”说完就转身不理会。

  这时,张董忽然转过来道:“李大少,趁洪老在,你那只珐华彩罐何不让洪老鉴定下,也解下大家的好奇心。”

  欧阳玥目光一暗,这些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勾心斗角呢,好像不给对方难看这生活都没法过似的,实在很无语。

  “对哦,大哥,你的珐华彩让洪老鉴定鉴定,要是真的,张董少一万的价钱可真要睡不着了。”李利克忽然站起来,面上居然已经恢复了笑容,让欧阳玥暗暗佩服,他这计可谓阴,要是珐华彩是真的,那他就是让张董难看,要是假的,李炎贝丢面子,对他来说都有好处。

  隔壁的人听到这话也纷纷赞同,毕竟大家对那件珐华彩还是很有兴趣的,很多人都投了高价,只是没有李炎贝那么高而已。

  “好啊,我不介意,就是怕张董会为一万捶胸顿足呢。”李炎贝爽朗一笑。

  前面有人已经和洪老说了,洪老正在徐老面前笑着说什么,一听后看向这边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想看看欧阳玥是不是真那么厉害,两件物品能那么清楚地分辨出来,而且在三分钟之内,他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这方老的眼光可谓毒辣。

  洪老这么注重欧阳玥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国内鉴别界的五位大师之间本来就在相互切磋,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年轻的时候就相互争斗上位,这中间方老方世情和他洪长兴算是五人之间交情最好的,但两位老朋友之间也有玩心,当年一句笑话到了今日却让两人上了心,原来当初两人刚过四十,在界内已经有了名气,却手下没有出色的徒弟,所以两人那时就说他们老了,比来比去没意思,以后就看后辈的了。

  之后两人分别收徒,方老收了两人,一男一女,男徒弟学了一半却放弃去了国外管理家族生意,让方老气得好一阵子都没缓过来,而女徒弟楚洁更让他伤心,居然嫁给了他的死对头钱无忌的徒弟肖刚,直接为别人做了嫁衣裳,从此之后方老就没有再收徒。遇到欧阳玥,虽然觉得她有天赋,但也不敢断然收徒,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一点不错。

  而洪老也收了两位徒弟,都是男的,一人发生车祸早早去世,另一位则专心跟了他五年学习国内古玩鉴定,发现自己教得也差不多,就让他去英国博物馆里历练西方收藏鉴定,名叫付海涛,今年才三十岁,在国内鉴定界也已经有了一定名气。

  洪老因为方老收徒失败的事情一直替他难过,这次听到他又开始教导年轻人,自然很欣慰,就想多了解一下欧阳玥,帮他把把关,免得到头来又养了只白眼狼。

  不过那老顽固,居然没打电话告诉他,让他心里有点不爽,回头一定要好好说说这老朋友。

  洪老这一答应,让大家又热闹起来,李炎贝看看欧阳玥那张淡笑的小脸,心里一定,大方地点头,他现在对欧阳玥是完全没道理的信任。

  洪老很快就鉴定完毕,抬头对大家道:“这珐华彩罐确实为真品,李少爷眼光不错。”

  李炎贝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对欧阳玥更是笑得人神共愤,一双秋水凤目完全是星星眼,看得欧阳玥直接往任云桀身边靠了靠,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恶心,自己可不是神。

  而隔壁的李利克尽量维持着笑容,张董和秦小姐则面色无比尴尬难看,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今日就到此结束,明后日还将有精品呈现,大家明日见。”礼仪先生开始做结束语。

  众人热闹地散场,欧阳玥四人准备离开时,一名黑衣先生走了过来恭敬道:“李先生,徐老和洪老想留几位一同用午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