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玥看完铁球后回到座位上,整个人像虚脱一般,小脸苍白,只觉得刚才心里烫得要命,有种强烈的意念要她马上把这个铁球带回去。

  任云桀赶紧抓住她的手急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去看医生吗?”

  “不,没事,这个球,我,我想要买下来。”欧阳玥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

  “好,我们买下来。”任云桀拿起纸道,“你觉得能值多少钱?”

  “等等,让我考虑一下。”欧阳玥见大家开始对这个铁球投标,连忙透视那些往投票箱里面扔的信封,这个铁球投标的人并不多,所以欧阳玥在确定之后,立刻写下一个数字,让任云桀快速去投标,看他把信封投进去,欧阳玥才松口气,靠着椅子休息,而一刹那,心头的炙热缓缓地平息下来,没那么难受了,让她感觉奇怪,看看手腕上的手珠链,那两颗转动的珠子居然停了下来。

  “小玥玥,你脸色不好,要不要休息下?”李炎贝和杨雨欣讨论问题,反正这铁球他没兴趣,所以也没太注意,等任云桀去投标才让他转身,就看到了欧阳玥那张苍白的小脸。

  “我没事。”欧阳玥微微一笑,看着走回来的任云桀,而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前面的徐闵正转头看着任云桀,让她挑眉,心想这两个人身上似乎有同一种气息,不过徐闵是成熟深沉,任云桀因为年纪轻五官阳光,所以感觉还好相处点。

  “小玥玥投了那个球?”李炎贝惊讶道。

  “嗯,只是很有熟悉感,不想错过了。”欧阳玥没法解释。

  “你投了多少?好像不到十个人投标,你别太亏了啊?”李炎贝怕她写高价格。

  “放心,我有数。”欧阳玥对他的关心露出微微一笑。

  “嗯,那就好,投不到没关系,后面还有两天的展会,总有你喜欢的。”李炎贝安慰她。

  欧阳玥看着他那张妖孽的俊脸,一双秋水凤目里是真正的关心,不禁对他好感又多了层,这个朋友似乎还不错。

  忽然场中一阵骚动,大家连忙把目光投向台面,只见一只高约五十厘米的青花罐子展现在大家面前。

  “珐琅彩?”李炎贝激动了。

  “不,这不是珐琅彩,好像是珐华彩。”杨雨欣毕竟是专业学过的,立刻就能区分两者的不同。

  “哦?我还真看不出来,有区别吗?”李炎贝皱眉道。

  杨雨欣微微一笑道:“珐琅彩创于清康熙晚期,而珐华彩则创于元代,其制作手法是在器表上用堆花立粉技法作出轮廓后填彩,而珐琅彩则是直接在器皿上彩绘。大少爷你看看那罐子表面并不是光滑的,所以是珐华彩,这要是真品,价钱可不低。”

  李炎贝也兴奋了,对欧阳玥和杨雨欣道:“这次可千万要认真,我喜欢这件东西。”

  “大少爷,这个不能触碰真的很难鉴定,要知道珐琅彩和珐华彩仿品特别多,在民国时期仿品更是多如牛毛,虽然民国的也能值点钱,但和真品相比那可是天差地别,这要是买错了?”杨雨欣面色难看。

  李炎贝额头也冒汗了,身子前倾,就看到隔壁的李利克和程庚也很紧张地谈论着。

  “玥,你怎么看?”任云桀发现四周动静都大了不少,就知道这个罐子的争议性很大,他这段时间跟这欧阳玥也学习到不少古玩的知识,所以也有点好奇。

  欧阳玥心里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看了任云桀一眼好笑道:“毛毛,我又不是神仙,要去看了才知道嘛。”

  台上第一队四个组超过了三分钟还不愿意走,个个面色有点古怪,欧阳玥则注意到前面的徐老和徐闵,两人没有再交谈,也是看着那只高大的罐子。

  很快,轮到李炎贝这一组,站起来时,两兄弟额头都见汗了,这展厅冷气很足,能见汗自然说明他们的重视和紧张度。

  欧阳玥反而淡定了,走上去看了下,她完全是学习知识,因为不管真假,都能让她多点经验。

  只见眼前的罐子上贴满的是莲池鸳鸯纹,很漂亮,堆粉线很平整,釉面光滑鲜艳,按照书中知识,这罐子若是真名应该是明朝制作的。

  “怎么样?”李利克居然当场就询问了下正在观察的程庚,引来李炎贝的抬头,欧阳玥也看了看这个英俊的男人,见他看向李炎贝尴尬地笑了笑,心里有点好笑,这两兄弟看来都很紧张这个罐子啊,但这罐子显然大家都喜欢,所以要是真品那就是天价,出价的多少直接导致成败。

  三分钟一到,大家回到座位上,这一次和之前都不同,不再是默默商议,而是声音大了很多,可以说是议论纷纷。

  “怎么样?”李炎贝回来对着杨雨欣和欧阳玥问的第一句话。

  杨雨欣面色凝重地摇摇头道:“我真不敢下结论,这太难了,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假的,因为珐华彩本来就少,高仿品又多,大少爷要慎重啊。”

  uf酷;匠j网MK唯一正qp版,其bG他}都是V盗。版qv

  李炎贝面色凝重地点点头,看场面上还是很热闹,显然还没有人投标,礼仪先生也有意让大家多讨论一下。

  “小玥玥,你觉得呢?”李炎贝转头又开始询问欧阳玥。

  “大少爷觉得呢?”欧阳玥先问他。

  李炎贝一愣道:“我是看不出来,不过实在漂亮得不像话啊,但这价钱定不了,万一假的,那得亏不少。”

  “若是真的,市场估计会有多少?”欧阳玥看向杨雨欣。

  “应该上千万了。”杨雨欣很肯定道,“上次有一只比这只小一些,成交价就达一千万,若是海外市场,那更不可估计了。”

  李炎贝急得搓搓双手,看着欧阳玥道:“小玥玥,我可全靠你了。”

  “大少爷,你也太相信我了,要亏了怎么办?”欧阳玥笑起来。

  “那你就以身相许。”李炎贝顿时嘟嘴撒娇,秋水凤目一片水波荡漾,看来还亏得起。

  “去你的!”欧阳玥被他都逗笑了,不过被人信任的感觉还是超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