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花大门由两个黑衣男人打开,一名身穿白色中山装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来,老人头发花白,面带微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虽然坐在轮椅上,却是气度不凡、淡然从容,似乎生在俗世之外,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而他身后推车的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这男人跟别的保镖完全不同,因为欧阳玥只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了眼球。

  只见此男大约二十七八岁,欣长坚实的身段、深刻的五官,一双深邃的大眼静寂无边地看着大家,似没有任何情绪却又像隐隐荡漾着暴风骤雨一般,暗夜栗红色的唇抿出冷漠的线条、一丝不苟,整个人气息深沉,沉静中又透露霸气、那种蕴于内的气质让人印象深刻。

  欧阳玥此刻正抓着任云桀的一条手臂,忽然发现他臂上的肌肉一阵紧缩,不禁抬头看他,却看到任云桀一双深褐色的眸子正犀利地盯着那个男人,俊脸是前所未有的紧绷,而同一时间,那边的男人居然也朝任云桀看来,冷静的眼神在看到任云桀的时候微微地闪了闪,然后低头,继续推着徐老出来。

  “徐老!”大家都热络地打招呼,徐老挥挥手微笑道,“让大家久等了。”

  欧阳玥忙问任云桀道:“你认识他?”

  任云桀摇摇头:“不认识,不过这个男人很强,似乎受过特别训练。”任云桀微微蹙眉,这是一种直觉。

  欧阳玥转头凝目透视过去,就看到那男人身上没有手枪,却在胳膊下方绑着一把匕首,那匕首四周散发着白色的气团,被刻有龙形纹的剑鞘强行收敛在内,好锋利的匕首!

  男人的身材很有看头,蜜色肌肤、胸肌性感,腹肌紧致,蓝白相间的条纹三角裤紧紧地包裹着伟岸的‘凶器’,让欧阳玥脸上一热,她不是故意看的,不小心瞄到而已,咳咳咳,目光连忙往下,那双笔直有力的双腿似乎蓄满了暗夜的力量,给人感觉就像那只冷漠孤傲的暗夜狼王。

  目光看向他胸前暗袋里那棕色的钱包。里面有他的身份证,欧阳玥凝目定住,上面的名字叫徐闵,今年二十七,地址的字太小,欧阳玥看得吃力,就没去细看,心想他姓徐,应该是徐老的亲人,难道是孙子?

  正在她认真看的时候,任云桀则微微侧头,对他侧前方的李炎贝凑过去低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李炎贝转过头看,惊讶地看看面色凝重的任云桀,再看看眉心微皱的欧阳玥,退下来一步严肃道:“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就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欧阳玥先回答,免得任云桀和他又斗上。

  “我也不清楚,以前没见过,不过看他的气度不像是简单人物,应该是徐老的贴身保镖什么的吧?”李炎贝也皱眉,目光停留在徐闵身上,而此刻的徐闵把徐老推到台前后就站在他身侧,笔直的身材、出色的五官、深沉的气息,都让他不能被忽略,大家探究的目光自然也落在徐老的眼中。

  “跟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干孙子徐闵,刚刚从美国回来,准备在国内发展,还请在场的前辈们多多关照。”徐老抬头看看徐闵。

  徐闵走上一步,声音低沉而有力道:“各位,在下徐闵,这次回来帮爷爷打理些事物,还望前辈们多多关照。”嘴角勾起一些微笑,顿时整个人的气息改变,而欧阳玥有种错觉,感觉他不严肃的时候还挺正气,有点像军官的感觉。

  “原来是世侄啊。”人群中先有人热络地寒暄起来,大家也立刻加入客套的队伍,徐老的人自然是巴结得好,总没坏处。

  欧阳玥这边没有动静,但却引来了徐闵再一次的注视,这一次他的目光在任云桀身上停留了下,转到欧阳玥脸上,很快扫过直接到李炎贝的脸上停留了会再移开。

  “哎呀,毛毛,有人的眼光比你还犀利了,吓死本少爷了。”李炎贝拍拍胸脯低声调侃道,心想这两个家伙好像有共同之处啊。

  任云桀的目光瞬间凝聚,欧阳玥立刻抓紧他,对李炎贝没好气道:“大少爷,毛毛可不是你叫的,还有他跟毛毛什么关系!”然后很本能地把任云桀挡在她身后。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你别看死人一般看着我,我胆子小。”李炎贝看着任云桀,升起一种被野兽盯上的危险感,让他头皮发麻,赶紧转过身去,心想徐闵就像一头暗夜中行走的高傲狼王,而任云桀显然是头优雅的小豹子,但同样危险,自己小心为妙。

  任云桀拉住欧阳玥的手低头看她,欧阳玥对他展颜一笑摇摇头,任云桀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酷xg匠@o网首x发(

  “现在请管家开始发号码牌,你们中想参观的客人请拿好牌子,等下进去展厅后按照号码牌入座,大家都有机会见识精美的藏品,请保持好次序,不懂的地方可以询问你们身边这些黑西服的保全人员,谢谢。”礼仪先生在徐老开场白后开始让下人发金色的号码牌。

  李炎贝这组人的号码是第二十二号,而李利克居然是二十三号,本来不想熟稔的两兄弟只能又坐到了一起,而海娜集团是十六号,坐在他们的前面一排。

  欧阳玥已经被暗红色的豪华展厅完全吸引住了,没想到展厅比客厅还大,在二楼,古色古香的设计,电影院一般的排列座位,但宽敞得多,一个个号码位之间有一人高的暗花透明玻璃屏风挡住,正前方就是展台,靠内墙处有个看上去很厚重的大木架子,每一格里都放了五花八门的藏品,引来大家的窃窃私语。

  台前是一张白色的大方形桌子,半人高,上面用红色绒布盖着一件东西,礼仪先生走到台前微笑道:“规矩还是和往年一样的,不过有新朋友来,我还是再讲解一遍。”

  欧阳玥认真听规矩的时候,目光就已经开始透视木架子上那些古玩,真正是让她大吃一惊,这上面东西都是真品,而且最让她觉得心惊肉跳的是她进来展厅后手腕处就越来越烫,花朵中的那两颗珠子旋转似乎快了些,让她更觉得怪异,好在这种烫还是可以忍受的。

  “小玥玥,虽然这次代表公司,不过要是跟公司不冲突,你也可以自己标下来收藏。”李炎贝坐在欧阳玥右边,他的另一边是面色紧张的杨雨欣。

  欧阳玥抬眸看他,高兴地点点头,心想要是有喜欢的、价格又合理,自己到也可以试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