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雨欣很快把自己定位好,心想欧阳玥年纪虽小但被方老看中一定有过人之处,自己一定要好好和她拉好关系,这样也许有机会跟方老亲近些。

  欧阳玥只知道方师傅是国家级的高级鉴定师,熟悉了也就这样,但在杨雨欣这种学专业鉴定的人眼里,方老就是界内泰山级的人物,在他手中鉴定过的国宝玉器无数,从来都没出错,那简直就是神话的存在。国内像方老这样的大人物只有五人,要是能得到他的指点和赞扬,那在界内也会水涨船高,所以李禄公司里年青的鉴定师都对方老极其敬佩和崇拜。

  机场外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接他们直接到了珠市的一个五星级酒店‘皇冠大酒店’,欧阳玥要不是给任云桀牵着,她就觉得在做梦一样。

  每人都有独立的房间,欧阳玥和任云桀的房间正好是对面,两人都很高兴,放下行李梳洗一下后一起来到八楼的宴会厅,李炎贝订了包房用晚餐。

  杨雨欣已经换下了职业套装,换上一条奶白色的薄纱裙,看上去到是柔媚了很多。

  “小玥,云桀,快点坐下。”杨雨欣笑着招呼,对任云桀的冷淡也已经习惯了。

  “潘大哥不在吗?”欧阳玥看看只有四人位不禁奇怪道。

  “他去办事了,明天徐老的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李炎贝轻笑道,“现在我就和你们说说明天的事情,大家需要注意什么。”李炎贝收敛起平日的妖孽气息,到是有了几分威严,让欧阳玥有点紧张。

  “大少爷,你说吧。”杨雨欣对欧阳玥笑笑后看向李炎贝。

  “徐老这个人在收藏界是很出名的,起码我三年前刚开始接触古玩这一行时,徐老的名声已经很大了,他人脉极广、朋友也多,每年很多人都会带着他们收来的藏品到徐老这里来卖,但徐老这边不是拍卖公司,东西也就不一定是真品,所以就要看大家的鉴定能力了,要是能收到真正的宝贝,那也是相当可观的,去年一个家伙用三十万收了一只神农鼎,结果鉴定出来是周朝的,一转手就是上千万,靠得就是眼力和魄力,这些藏友的东西基本都是盗墓或者乡下收来,所以很多都是国家文物,不过在徐老这边交易完全没有问题,这次董事长也就是我爸对这场淘宝会也很重视,所以我们更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我不想输给那只笑面虎。”李炎贝说到最后又开始随意了。

  “大少爷,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杨雨欣立刻表态道。

  “那是真品都要收吗?”欧阳玥皱皱眉问道。

  “当然不是,谁有这么大胃口,自然是挑最值钱的收,他们不是拍卖,而是投标,每一件物品只能给你观察三分钟,你想要就自己估价,然后把写了价钱的纸条投入标价箱内,最后当场就能知道是谁得去,听说这次广市的海娜珠宝集团也来了人,要注意,他们可是强敌。”李炎贝解释道,“海娜珠宝和我们李禄珠宝,还有京市的云翔珠宝是全国三大珠宝家族,现在古玩市场很火,特别是古玉、瓷器,相信他们也都有觉悟,这可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但绝对是吃人不吐骨头,小玥玥,你害怕不?”李炎贝看欧阳玥面色沉重,又开起玩笑道。

  “害怕什么?吃得又不是我。”欧阳玥身体松了松,看着他耸耸肩,一脸无辜。

  “哎呀,你个小丫头,一点也没良心,亏我对你这么好。”李炎贝再次受伤了。

  “吃吧,别饿着了。”任云桀忽然往欧阳玥碗里加了一块鸡肉,打断欧阳玥对李炎贝这只妖孽的注意。

  “嗯,你也吃。”欧阳玥看着任云桀温柔地笑了笑。

  李炎贝那张俊脸是青白交错,目光狠瞪任云桀,可惜人家鸟都不鸟他,只能看向正笑的杨雨欣,没好气地翻了白眼道:“还不吃,本少爷都饿扁了。”说完完全没有吃相地大快朵颐起来。

  任云桀立刻鄙视李炎贝,但欧阳玥急啊,她可饿得慌,刚才在飞机上她还偷偷地用异能看透飞机了,能不饿吗?想到这里也顾不得什么优雅地吃起来,任云桀见她真饿了,时不时把最好的菜尖夹进她碗里,让李炎贝是敢怒不敢言,谁叫这小子身上阴气太重,他可不想触霉头。

  当然最重要一点是李炎贝让人查了任云桀的资料,结果是一无所有,这个男人似乎是凭空出现在地球上一样,但其实他知道,任云桀的所有资料不知道为何被重重保护、封锁起来,这个男人是个大秘密,不过他相信这秘密总有解开的一天。只是他怎么会认识欧阳玥呢?欧阳玥的资料上显示这小姑娘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为何两个人会有交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有更郁闷的是他真的感觉自己见过任云桀,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真是见鬼了。

  “小玥,三分钟鉴定一件古玩,你有多少把握?”杨雨欣到是关心起明天的淘宝会来。

  欧阳玥一愣后想了想道:“这个,我可说不准。”

  “小丫头,明日看准后记得脸上不要露声色,看完后我们一起讨论才开始投标懂吗?”李炎贝连忙补上一句。

  “我懂。”欧阳玥认真地点点头。

  ^酷匠*网7l唯f一√正_版f,$其_q他F都^是盗版WN

  “程庚在古玩这方面很有天赋,在学校的时候就受到导师的表扬,大少爷,我怕不如他。”杨雨欣觉得担子很重。

  “杨姐姐,你别担心,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欧阳玥安慰她,她觉得这个女人还算不错,起码不会自命清高。

  “小玥玥说得对,我知道你实践还是缺少些,但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一个好的鉴定师自信是很重要的,以后大把机会让你磨练。”李炎贝看着杨雨欣教导道。

  “是,大少爷,我知道了。”杨雨欣立刻坐直身子,脸上也露出自信的笑容。

  欧阳玥看了李炎贝一眼,嘴角微微勾笑,这妖孽还真是变化多端,这话有可取之处。

  饭后,大家各自回房,任云桀本来想找欧阳玥出去逛逛,结果欧阳玥想看书补充知识,任云桀只好玩电脑陪她到晚上十点,才乖乖地回房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