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师傅看她紧张地望着自己,哑然失笑道:“小玥,你说得不错,非常好,看来这一个星期很努力啊,不过还是要多学习啊。”

  欧阳玥受到肯定顿时露出个灿烂的笑容,自己这些天算是没白学习,得到肯定对她来说是最大的鼓舞了。

  “这三件东西我粗略估价一下,这小摆件应该在五十万到八十万之间,而这酒樽应该会受到收藏家的追捧,估计在一百万左右,而这小方鼎,图案精美,造型庄重,三百万左右差不多。”方师傅深深地佩服欧阳玥的爷爷,这等国家级宝物都能被他淘回家了,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运气呢?

  欧阳玥听了这个价钱小嘴张成鸡蛋,她可没想到这么值钱的,只是之前看到参考的青铜器价格都不是很高,所以才被惊吓到。

  “不过你这东西要进拍卖行拍卖可能有点难度,一时半会很难过审核,出具鉴定书也麻烦,但若你要真想卖,我可以介绍我几个老藏友,私下交易如何?这样速度就快点,可能价格会比拍卖行低些,但你要信得过我的话,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方老笑盈盈地问她。

  “太好了,谢谢方老,就卖给你的老藏友好了。”欧阳玥连忙点头,她暑假一过完就要去S市上中医大,她希望可以让父母过好点。

  “好,那我回头就叫他们来看东西,其实放在他们手中也好,你想看的时候还能去看看。”方师傅也是有私心的,这种国家级文物可不是随便就能见的。

  “嗯嗯。”欧阳玥笑着点头,见方师傅眼镜后面那双开心的眼睛,就知道是他自己想多看了,对于一个鉴定师来说,能见到好的东西那可是比什么都开心的。

  三天后,要出发去珠市的前一天,方师傅打电话给她,说钱已经到她卡上,让她去查一查,欧阳玥一激动,连忙拿出手机一看,原来信息已经来了,只是她放在包里没听到,看着手机上的四百二十万的数字,欧阳玥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

  “毛毛,你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欧阳玥还是不敢相信。

  任云桀看着她笑,伸手在她脸上掐一把。

  “哎呀,好疼!”欧阳玥连忙打掉他的手,然后兴奋地跳起来道,“是真的,是真的!毛毛,你快看,我有好多好多钱了,呜呜,我这辈子还没看见过这么多钱。”欧阳玥是高兴过头,又哭了,让任云桀哭笑不得,早知道他就给她看看他的卡了。

  “毛毛,走,姐给你买名牌去!”欧阳玥拉着任云桀就走。

  “姐?”任云桀被这个称呼雷到了,然后浑身的气息下降了,她十八岁,凭什么是姐,自己身份证上已经二十一岁了,她不是没见过啊。

  “呃,嘿嘿,不好意思,把你当小杰了,而且你这么可爱,确实像我弟弟,嘻嘻。”欧阳玥伸手就揉乱他的卷发,这已经成为她每日必做的事情了。

  任云桀不知道为何心里闷闷的,不过见她这么高兴也没说什么,被她拉着去商场。

  “玥,有钱了你就乱花啊?”任云桀看她带他来到名城店,有点好笑。

  “不是,上次我见你看这里的东西很喜欢,不过我没钱给你买,这次有了,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欧阳玥转头笑看他。

  任云桀一愣,看着她那张清纯真诚的小脸,内心一阵酸涩,然后是满满的幸福感。

  “不用,我自己有钱,只是不想你说我乱花钱。”任云桀也揉了揉她的脑袋,虽然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但他感觉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幸福过。

  “买嘛,你穿这些可好看了,来都来了,你总得让我有种大款的感觉嘛。”欧阳玥拉着他进去,任云桀在她后面笑,那阳光的笑容立刻引来了无数女人爱慕的眼光。

  “咳咳咳,不准笑了。”欧阳玥见那些名牌柜台里的女服务员都盯着任云桀冒绿光,连忙转头瞪瞪任云桀。

  任云桀非常无辜地耸耸肩,被欧阳玥拉进了范思哲的店铺里。

  服务员无比热情,不因为两人年纪小而看不起,因为此刻的两人身上都背着LV,而且打扮都很清爽干净,有点像有钱人家的孩子,欧阳玥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她一直很注重自己的气质,当然任云桀更为出色,让欧阳玥与有荣焉。

  欧阳玥给他买了两套衣服,任云桀也不含糊,给她买了三套裙子、还有鞋子、包,让欧阳玥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们这是算有钱人了?”

  “以后会更有钱,有钱就要享受,别亏待自己。”任云桀静静地看着她,两手中提满了袋袋。

  “说得也是,但你需要换个好一点的宾馆住吗?”欧阳玥想到那小招待所不是很方便不禁询问道。

  “不用,那里离你最近。”任云桀也考虑过,但想到离她近,就不考虑换了。

  “好吧,对了,明天就要去珠市了,我知道你对大少爷看不惯,不够那家伙其实也不坏,就是嘴毒点,你别跟他计较好吗?”

  “他是我老板。”任云桀一本正经道,这女人真以为自己一点都不懂吗?

  “就知道毛毛聪明。”欧阳玥又揉他头发,可怜的任云桀双手都没空,只能顶着卷毛头跟着她,一张俊脸还在抽搐中。

  欧阳玥还给爸妈、欧阳杰买了衣服、礼物等等,打电话叫欧阳杰来门口帮忙拎回家。

  欧阳杰先把东西拎上去,欧阳玥和任云桀站在小区大门口不远处说下明天要带的东西,正在这时,对面一帮小青年拿着木棒朝他们快速走来。

  “玥,你快回去,我走了。”任云桀不躲不闪,直接朝他们走去,那帮人大约有十人,个个穿着黑背心,面容蛮横,不像是学生,中间那人赫然就是那日被任云桀踹趴下的三哥。

  欧阳玥一看,面色大变,立刻抢上前去拉住任云桀就跑道:“你傻啊,一个打十个,不要命了!”

  “给我追!堵住他们!打断那小子的腿!”后面的三哥残暴地大喊道,一帮人顿时分散追来。

  这里本来就是老社区,房子与房子之间很近,都是纵横交错的巷子,欧阳玥拉着任云桀跑进巷子里,拿出电话来。

  “你干什么?”任云桀询问道。

  “报警!”欧阳玥急道。

  O酷匠(网《首L发~|

  “不行,你明天不想去珠市了吗?”任云桀阻止道。

  “啊,那怎么办?”欧阳玥急道,看到一边已经有人追进来,“我不要打架。”

  “那就躲吧!”任云桀知道她害怕,握紧她的手,他也不放心,怕打起来她受到波及。

  欧阳玥心急道:“怎么躲?他们这么多人。”忽然脑子里一动,顿时双目凝聚起来,一下子四周十米内的房屋直接被透视,两边巷子都有人拿着棒子追过来,她连忙拉着任云桀转左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