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肥佬送那个男人出门,李炎贝就跳起来喜道:“小玥玥,你说这珐琅彩瓷是真的?方老?”

  方师傅赞赏地看看小玥玥道:“小丫头,你怎么看出是真的?老夫要不是研究珐琅彩二十年,也不敢妄下结论啊。”

  “是真的!天哪,小玥玥,你是天才吗?那这三样呢?”李炎贝已经被惊喜到了。

  “嘻嘻,直觉呗,我爷爷一直说我直觉很准的,这三件我看除了鼻烟壶不真,其他两件都像真的,对了,大少爷,这珐琅彩瓷是真的能卖多少钱啊?”欧阳玥也很好奇。

  “现在珐琅彩金贵得很,那家伙还是懂点门道的,看这碗大小少说也值五百万,要是拍卖行出售极有可能超过八百万,小玥玥,你真是我的福星啊,刚才那杀价真是绝了。”李炎贝激动得就差没跳过去抱住欧阳玥了。

  “咳咳,我们小老百姓买东西都会杀价的,不像你,随随便便就摔了一万块!”欧阳玥看着地上的碎瓷片感觉心都疼了。

  方师傅因为欧阳玥的话已经在鉴定另外两件,而刚才的鼻烟壶确实是假的,他也已经看出来了。

  李炎贝看欧阳玥望着瓷片那痛心的样子笑起来道:“小玥玥,你真是可爱,我要不那么做,那家伙还下不了决心,他心里也料不准自己的东西是真是假,花一万元赚几百万,这种好生意,没理由错过的。”

  欧阳玥看着他得意忘形的样子,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几百万,妈呀,对她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小玥玥,这生意有你的功劳,按照我们店内规矩,店员收到真货,有卖出价的百分之一为报酬,我先给你五万,你可要好好给我看店啊。”李炎贝从来不是小气的人,立刻就让肥佬上来开支票,而这一举动把肥佬和欧阳玥都吓到了。

  “这,这不用了,我,我只是猜的。”欧阳玥对其他事情还是很淡定,但一听这么多钱就不淡定了,谁叫她一直是穷娃子呢?

  “要不是你猜,我也不可能这么快下决定,也不可能这么低价买入,这是你该得的,还有这两样要是真的,卖出去你还有提成。”李炎贝心情大好。

  “小玥,你可真神!”方师傅鉴定完毕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看着欧阳玥,“这两件确实是真的!”。

  欧阳玥挠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道:“方师傅,你可别这么说,我真是靠感觉的。”

  “那就是你的感觉神了,其实我有时候也靠直觉,不过也有出错的时候,你可是百分百准啊,羡慕死人了。”李炎贝还处在惊喜和惊吓中,那妖娆的模样都变得有点人性化的柔和。

  “嗯,小玥,你有这方面的天赋,不过光靠直觉还是不行,最好多学习点专业知识,以后能成专业鉴定师啊。”方师傅更加得爱才了。

  欧阳玥小脸都红了,羞涩道:“谢谢方师傅,我会好好学习的,还请您多多指教。”

  “好,好,大少爷,这回可为你的古玩店找到宝贝了。”方师傅还真怕李炎贝以后身边没人,要是能把欧阳玥培养成才,那就太好了。

  “对,对,谢谢你小玥玥,欢迎你的加入,我们合作愉快哈!”李炎贝立刻伸出手来,那模样很是真诚,让欧阳玥有点面抽,不过还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道,“谢谢大少爷,你们太看得起我了。”

  “不要叫我大少爷,叫我炎贝或者李哥哥好了,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李炎贝伸手就去搂欧阳玥的肩膀,想来个自然熟。

  “大少爷,你别吓着玥玥了。”方师傅立刻给李炎贝一个白眼,那意思是人家还是小姑娘,你要卡油找美艳女郎去,这可是他看中的人才,绝对不能让这妖孽大少爷伤了人家姑娘纯洁的心。

  原来李炎贝私生活在外界的传言还是很乱的,因为他是S市最热门的钻石单身汉之一,贴上来的女人是多如过江之鲫,拍到他和女人出入的照片自然枚不胜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正式的女朋友,那时候炒作最热的女模林雨馨,最后也不冷不热的,没人知道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欧阳玥包里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欧阳玥弯身过去拿包,正好逃过了李炎贝的狼抱,让李炎贝嘴角抽了抽,看看方师傅露出苦笑。

  “云桀,你来了吗?”欧阳玥高兴地对着电话说。

  “我在古芳斋门口。”任云桀低沉好听的声音在电话里更显冷孤,让欧阳玥没来由得心疼,这男人现在可就她一个熟人啊。

  “在门口啊,快点进来。”欧阳玥连忙挂了电话,抬头看向方师傅道:“方师傅,你们这里还招店员吗?”

  “你朋友也懂古董?”李炎贝先问。

  最/新=章节☆上c酷F匠网

  “是我朋友,不过他不懂古董,只是想找份暑假工。”欧阳玥走到楼梯口,看着修长的身影走上来。

  任云桀看到欧阳玥的笑脸,也很自然地露出笑来。

  李炎贝和方师傅看向来人,这一看,两个大男人愣住了,这少年好俊美,不过让他们吃惊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他身上冷漠孤傲的气息,一双眸子只是冷淡地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就直接看着欧阳玥道:“事情办好了吗?”

  李炎贝和方师傅直接被任云桀华丽丽地忽视了。

  欧阳玥微微有点尴尬,点点头,然后对他道:“云桀,我找到暑假工了,就在这家店里做店员,这两位是我老板,李少爷和方师傅。”

  任云桀微微皱眉,目光再次看向两个已经看自己看傻的男人,然后又忽视他们对欧阳玥道:“你高兴就好,能走了吗?”

  李炎贝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之前被欧阳玥忽视,这次更是被这个少年忽视得彻底,赤裸裸的打击啊,难道这就叫做物以类聚?

  欧阳玥见他冷淡如斯,不禁也有点尴尬,看看李炎贝那张慢慢变黑的俊脸讪笑道:“大少爷,刚才的提议如何?我看你们店里少个保镖,我朋友很能打的。”

  李炎贝秋月凤目微微眯起,散发出一种冷冽的气息,不似他之前那种慵懒妖孽之气,到是让欧阳玥吃了一惊,看来这李大少也不是个简单的男人啊,不过话说回来,这种豪门中长大的男人能简单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