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李炎贝惊讶于方师傅请欧阳玥来店里打暑假工的时候,楼下响起了说话声。

  “老板,我这里有批货,你看看收不收?”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声,接着就是东西放柜台的声音。

  “你这些都是哪来的?”肥佬的声音。

  “都是我去乡下收来的,这只可是清朝的珐琅彩瓷,你看看这花纹光泽度,美吧,嘿嘿,还有这只鼻烟壶,我请人看过说是明朝的好东西,还有这两样,可都是好货色。”男子解释的声音。

  “哪有这么多真品,我不是老板,不过老板正在上面,可以让他看看,要是真品我们再谈价钱。”肥佬小眼睛眯了眯,发现这四件东西看着还真不错,但他可不敢确定,特别现在的珐琅彩瓷那可是炙手可热的收藏大热门,那价钱可真吓人,他可不敢随便收,好在今日方师傅和大少爷都在。

  “可以可以,不过我有点急,能不能快点?”男子看上去很急,额头见汗。

  “你跟我上来吧。”肥佬收拾下桌面的四件东西,让那男人抱着跟上二楼。

  欧阳玥见他们要做生意,自动识趣地坐到一边去,同时目光看向男人怀里抱着的麻袋子。

  “大少爷,方师傅,这位先生有四件东西,你们看看收不收。”肥佬让男人把东西一件件放上茶几。

  李炎贝本来是慵懒的姿势,这会似乎来了兴趣,直接坐起来,正儿八经地看起茶几上的四件东西来。

  方师傅那边的黄玉才刚开始动手除包层,不过做生意要紧,只能对欧阳玥说句抱歉,先看男人的物品,欧阳玥到是一点不在意,反而很好奇这种收卖古玩的生意,也很好奇他们是怎么鉴定的,她要来打工,自然也要学习点经验。

  她知道古玩生意最怕不是亏本,而是怕丢人现眼,把假货当作真货收了,还当成真货卖了,传了出去对名声有极大的伤害,严重的甚至会让人因此关门大吉,所以收古玩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拿不定时就不要逞能,请鉴定师看过方能决定,千万别意气用事。

  嘴角微微勾笑,用眼睛认真地扫射了四件物品,出乎她意料之外,这里面居然有三件是真品,就那只鼻烟壶是假的。

  “方老,这珐琅彩到真像是康熙年间的,你看看。”李炎贝的声音很是认真慎重,要知道现在珐琅彩瓷的价格一直高居不下,前几年拍卖行一只清朝乾隆年间御制的珐琅彩的双耳瓶拍出上亿元的天价,这只要是真的,怎么样都赚钱。

  “哦?”方老本来在看鼻烟壶,一听李炎贝的口气如此慎重,立刻随意地放下鼻烟壶接过了珐琅彩碗,这一动作显然说明他也很看重李炎贝的能力。

  “我这只碗绝对是真的珐琅彩!我请人看过了,现在珐琅彩可是热门,少爷,你可真是好眼光。”男子兴奋道。

  “本少爷可没说这是真的,你也知道珐琅彩这么热门,仿制品有多少了,随随便便就能是真的吗?”李炎贝一盆冷水泼下去。

  “是真的,肯定是真的!我乡下一个老婆子手中收的,她说是她家的传家之宝呢。”男子一急,连忙说道。

  “真的你怎么到现在没脱手?”李炎贝料定这男人自己也不知道真假,珐琅彩这东西仿品太多,要不是专业的这方面的鉴定师,绝对不敢轻易下结论,这H市应该没这方面的专家,好在方师傅在鉴定方面可是泰斗,多方面涉及,要不然他也成不了李禄集团的首席鉴定师之一,更不会让他死皮懒脸收刮到自己阵营里来。

  “这个,我等着用钱,人家一下子给不出来,我也没功夫跑去大城市,听说你这里是李禄集团的,所以才过来试试。”男子面色涨红。

  李炎贝看看方师傅,方师傅已经再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他眼角又看到正在微笑的欧阳玥,心里一动询问道:“小玥玥,你觉得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欧阳玥翻白眼,自己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悉了,小玥玥?还能不能再恶心一点?

  “我可不是专家,不过不管真假,我看大少爷要是喜欢,可以买下来,就算做工艺品摆放也挺吸引人的不是吗?”欧阳玥自然不会直接说出来,让那男人坐地起价,不过眼睛却对李炎贝暗暗地连眨了两下。

  “小姑娘,你这话怎么说的,我肯定是真的。”男子对欧阳玥瞪了一眼。

  “那你觉得值多少钱?”欧阳玥好笑道。

  “这个,这个,造行情,拍卖行起码也能拍出五百万,我就要一百万!”男子忽然大声道。

  “一百万?你不如去抢!你还真当是真货啊,也不想想现在珐琅彩多难得,你随随便便就能找个真得出来?”欧阳玥冷笑道,“我看这碗虽然真假有点悬乎,不过你若一万元肯卖,我们少爷就买下来做装饰好了,毕竟能仿得如此精美也难得的。”欧阳玥端起香茶喝了一口。

  “一万元?”男人的面色难看,目光又看向李炎贝,最后看看方师傅道,“师傅,你看出来没有,这可真的是真货啊。”

  方师傅目光朝欧阳玥看了眼,摘下自己的金边眼镜揉了揉眉心道:“珐琅彩确实很难得,我也不敢妄下结论,不如你让我拿回去再研究几天?要是真的,你一百万也亏了。”

  “那怎么行,我急着用钱,不如这样,你先给点,要是真的就算一百万,你把余款补给我如何?”男子急切道。

  “先生,本少爷还没听说过古玩生意能像你这么做的。”李炎贝哑然失笑,“既然一万元不卖,算了,我也不想买了,你看看我之前买的这只青花瓷,说是元青花真品,像不像?本少爷信了,买来一万块,结果是假货!”李炎贝拿起自己买回来的青花碗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你个败家子,一万元啊,假得也还能装饭吃啊!”欧阳玥要吐血了。

  李炎贝嘴角直抽,秋水凤目傲娇地瞥向她,这女人居然骂他败家子啊,天理何在?

  U:酷J!匠◇网首gZ发

  那名男子被李炎贝这动作吓得半死,额头汗水淋漓,考虑良久咬咬牙道:“十万!少了不卖。”其实他也真说不准是不是真的,能骗多少是多少。

  “三万,高了不要!”李炎贝也不知道为何,居然没来由的相信欧阳玥,她刚才那意思分明是叫他买下来,那这碗必定是真的,说完他看了看方师傅,而方师傅居然看着欧阳玥在笑。

  “那,那这些呢,一共二十万,你要我就卖,不然我一件不卖!”男子似乎真得很等钱用,额头汗水更多了。

  “小玥玥,你说呢?”李炎贝询问欧阳玥。

  “你不怕亏就买下吧,我觉得都还不错,哎,也不知道我最近是不是眼花,什么都看着挺好的,先说好,亏了不能怪我。”欧阳玥笑起来,心想就一只珐琅彩碗真品就远远超过二十万了,何况那三件里有两件还是真品,不要就是傻子,看在李炎贝这妖孽马上就是自己老板的份上,自己也得好好表现表现。

  “二十万我还亏得起,就给小玥玥面子。”李炎贝也笑了,“肥佬,开支票给他吧。”

  “是,大少爷。”肥佬古怪地看了欧阳玥一眼,带着欣喜得松口气的男人下楼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