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玥现在对玉有着莫名的好奇心,因为她是因为玉而重生,而任云桀算是因为玉而失忆,所以当她看到李禄这两个字时,想起了她脖子上的黄玉,李禄有专业的玉石鉴定师,也许能看出她古玉的来历。

  “想看看?”任云桀见她停下脚步张望,微微蹙眉。

  “这李禄玉石是老字号,怎么会卖假玉?我们看看。”欧阳玥走近一些,眼光凝聚在那女子身上,透过她的身体她看到了放在柜台上的一只玉镯,玉镯是绿色的,里面却什么都没有,看来是假货,而且玉镯上有个凹陷的小坑,那女子正指着那小坑冷笑。

  “你自己看看,我才戴了两天,这里就掉了一块,露出来的分明不是玉,还骗老娘是上等蓝田玉,五万八,你们这帮骗子啊!还我钱来!”那女子声音都凄厉起来,一副惨痛的样子。

  “女士!你这个手镯确实是假的,但绝对不是我们这里卖给你的!我们绝不做假货!”那位经理一看玉镯脸都青了。

  “什么?!不是你们这里的?你还能不能再无耻点,去把三天前的录像调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你们这里卖出来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那女子立刻又凶神恶煞地吼道。

  围观的客人越来越多,都在议论纷纷,目光还看向各个柜台里,似乎开始怀疑李禄玉石的真假性。

  “她身边的男人很古怪。”任云桀忽然低头对欧阳玥说了一句。

  欧阳玥一愣,看向女子身边的中年男子,他手里扛着一个黑色小包,面色很是紧张,也不帮女人说话,额头冒着薄汗,看起来确实有点怪异。

  欧阳玥心里一动,凝神向男子的小包里看去,这一看让她心里一惊,那包里分明还有一只手镯,看颜色似乎和女人手上那只差不多,而玉镯里面有一团青色雾气,显然是真品,那么这两人是来敲诈的?

  “确实有问题。”欧阳玥对任云桀轻轻地说,“这两人是一伙的,估计来敲诈骗钱。”

  “你想帮忙?”任云桀看她一张小脸表情严肃,不禁又微微蹙眉。

  “怎么帮?不过我相信李禄这个招牌。”欧阳玥相信这个招牌还因为她爷爷曾赞扬过,说李禄集团的创始人李云河是个玉痴,不可能会坑爱玉之人,口碑一直良好,要不然也不会成为国内珠宝三大家族之一了。

  这时,那女人已经大呼小叫地哭诉起来,那名经理面色难看,一再说着台面上的玉镯不是他家出售,等着保安去拿录像带,但他也知道就算有录像带也不能区别玉的真假,这女人是有心来闹事,找假的也一定和真的看上去很相像。

  那女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直接哭着就坐地上去,她身边的男人退了退,也没有去拉她,只是他的一只手却是紧紧拽住他自己的包。

  欧阳玥心急,又不能说她看到男人包里的真玉镯,脑子里快速转动着,该怎么揭穿这对骗子。

  “云桀,你看着那男人,我去去就来。”欧阳玥说完,深吸口气,心想前世自己从来不会管闲事,但这一世她不能被动,要是这次能帮上忙,自己就可以请他们专业的鉴定师帮她看看那块带来杀生之祸的黄玉,想到这里,她挺挺胸膛走向那位正焦头烂额的经理。

  “包经理,这位女士在这里闹可不行,影响商场声誉,不如这样,?”欧阳玥看着经理胸前的挂牌直接叫出来,似乎两人是认识的,不过她后面的话就变成了耳语,只有包经理听得见。

  这包经理本来就奇怪这少女是谁,但听了她的话,立刻面色惊讶,认真地看看欧阳玥,欧阳玥淡笑着点点头,其实她心里有点紧张,但她现在的火候能很好的将情绪隐藏起来。

  “这位女士,麻烦你跟我来经理室,不要影响大家的生意。”包经理见少女从容淡定,直觉相信她,连忙做出反应,同时叫店员悄悄地报警。

  大家见没热闹看了就散了,那哭泣的女人和旁边的男人都被请去经理室,而欧阳玥和任云桀自然也被请了进去,包经理还客气地请他们坐下,再一次从欧阳玥的小脸上得到确定后,他冷冷地看向到了里面更像泼妇的女人。

  女人身边的男人似乎感觉不太对,连忙去拉她道:“老婆,算了,别闹的,我们还是走吧!”

  “你有病啊,都这样了,还不让他们退钱!退钱!不退我跟他们没完!”那女人回头就狠狠地骂她老公。

  欧阳玥突兀地冷冷一笑道:“做人要厚道,要不然最后难看的还是自己。”

  那对夫妻一起转头惊讶地看向欧阳玥,欧阳玥却看着自己的新手机,越看越喜欢。

  “小姑娘,你这话什么意思?!”那女子立刻凶狠地冲过来。

  任云桀往欧阳玥面前一站,一双冷眸如冰山一般盯着那女人,让那女人没来由得后背发寒,不敢再靠近,只是惊吓地看着任云桀那双刀子般的双眼,一个少年居然有如此慑人的气势,这让在场的人都很惊异。

  这时,保安领着警察进来,那两夫妻看到警察的时候面色都变了。

  欧阳玥拉了拉身前的任云桀,让他别紧张,然后指着那男人的包道:“警察叔叔,这两人合谋诈骗,真的玉镯就在他的包里。”

  那两夫妻对看一眼,立刻面色惊恐地看向欧阳玥。

  “小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真手镯,我就只有这个假手镯!你们才是联合起来欺负顾客!”那女人还想耍赖。

  “有没有真手镯,检查一下就知道!”包经理对警察点点头,详细地说了下刚才的情况。

  欧阳玥一脸淡笑,而任云桀看着她那自信的样子皱眉,她怎么知道那包里会有真手镯?

  两夫妻显然有点害怕了,额头都是汗水,那警察听完了包经理的话,指着那黑包道:“请你把包打开,协助调查!”

  %最+新章节上z酷}匠l网n(

  “什么协助调查,现在我们是受害者,你们应该调查他们才对,你怎么做警察的!”那女人气恼地大声说道。

  “女士!就算杀人犯也会狡辩说自己不是杀人犯的!请协助调查!”那警察被气到了,强势地走过去拿包。

  那男人已经冷汗淋漓,连忙抓紧那黑包急道:“我们不退了,老婆快走吧!”说完就想拉女人走。

  “走?闹这么大就想走,我们李禄集团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警察先生,我代表公司告他们联合诈骗!”包经理冷怒地道。

  那女人到这时候才知道事情似乎超出了她预想,拉着自己老公就想跑,任云桀身体快速往门口一站,冷冰冰地看着他们两人,嘴角一勾冰冷道:“谁让你们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